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红斗篷>第十集 酒心巧克力(上部)

第十集 酒心巧克力(上部)

作品名称:红斗篷      作者:张馨心      发布时间:2015-12-08 06:19:51      字数:5126

  呼啸的北风卷着飘雪凤舞银蛇般地降临,圣诞节快到了。
  又是一个周日,碗儿无聊地趴在晨曦办公室的窗台上向外张望,盼着今冬的第一场大雪来临,每年圣诞节只要下雪晨曦都会堆个雪人打扮一番送给孤僻的碗儿做朋友。从小到大好像没有什么人能接近碗儿,同学们都觉得碗儿举止太清高不好接近,只有碗儿自己知道是自己的身世怕被人揭穿而宁愿孤独,妈妈在世时还好,时不时给碗儿做新衣服穿把她打扮得像个小公主,公主不好接近是不难理解的,宁愿孤独也不愿让人知晓她的身世。
  庆幸的是有晨曦的陪伴让她的人生看见了一抹朝霞。
  长大一点时来了刘丽娟,让她感到妈妈走后把她抛在这个世上,重新又遇到了说知心话的人。
  上了大学遇上陈翀他们三人,彼此都很谈得来让碗儿很满足。
  大门口驶进一辆汽车,碗儿定睛观看是朱枭天的坐骑。
  “哥,朱先生来了。”
  晨曦正忙着查看面料商送过来的面料样卡,准备让碗儿过来筛选一下需要的面料,碗儿筛选面料的本事晨曦觉得比自己有见解,不愧对“天才”的称号。听见碗儿说朱先生到了,放下手里的活儿,若有所思,又是星期日,哪有客户总是星期日拜访的。
  晨曦的目光落在碗儿的身上。
  瞬间,朱先生和张秘书到了门口,晨曦拉开门过去迎接。
  “请进朱先生,外面很冷吧。”
  “是啊,到时候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暴雪。真是下了暴雪恐怕要个十天八天交通不便出不来呐。”
  “哎呀,太好了。”碗儿一听见要下雪高兴的不得了。
  几个人的目光一起射向碗儿。
  话一出口碗儿忽然觉得接的不是时候。
  “不是,不是,我是说堆雪人太好了。”
  “可爱的碗儿姑娘,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不用解释了。”朱枭天觉得跟这个女孩子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来来请坐,这孩子从小让我妈宠的,已经没救了。”
  “听你的意思我还是个小孩呗。”
  “你觉得呢?”
  碗儿撇撇嘴,不削地看了晨曦一眼。
  晨曦观察到朱枭天自打进了屋,眼睛就没离开过碗儿的身上,阴云笼罩在他的脸上。
  朱枭天把手伸向张秘书,张秘书迅速递过手里的东西。
  “碗儿姑娘,送你的圣诞礼物,这是我托朋友从德国邮过来的酒心巧克力,只有冬天才能吃到这种东西啊。”
  “酒心巧克力?”碗儿看了一眼晨曦。
  “不用看你哥,他不点头你就不敢拿吗?”
  “还不谢谢朱先生。”晨曦怜爱地嘱咐道。
  “谢谢朱先生。”
  碗儿双手接过来,这是一个系着精美褐色蝴蝶结丝带的金色包装盒。
  “装潢很漂亮。”碗儿含着笑柔声细语地说。
  “这个你懂,不过不能一次全吃掉,巧克力里面装的可是真酒,会醉的。”
  “哦,我倒想试试会醉成什么样?”
  几个人都被碗儿的童真逗笑了。
  晨曦清楚朱枭天来的原因。
  “朱先生,我们上楼看看吧,已经有成品出来了。”
  “好。上去看看。碗儿姑娘等着我,一会办完事我请你海鲜酒楼吃龙虾。”
  “不行,我刚收了您的礼物又请我去吃龙虾,让我们穷人怎能承受得起呢?”
  一阵爆笑,这次连晨曦都自惭形秽了,自从上了大学,碗儿的性格比以前开朗多了。
  三个人上楼查看产品去了。
  碗儿忽然觉得朱先生这次来,对她的称呼有所改变,把碗儿小姐改成了碗儿姑娘,显得比以前更亲切了。
  朱枭天这次进车间,感觉和上次确实有所不同,首次碰撞初见成效了。车间墙壁上规整地贴着各项规章制度及横幅,工人们干活时几乎没了说笑声音,再看机台下面杂物几乎找不到了。穿过车间进了裁断,裁片一摞摞有规律地摆放一齐,不再是各种颜色堆放在一起。
  看来这个苏晨曦是个有心的人,很善于揣摩客户的心理。
  老远看见刘丽娟穿着背带围裙,带着套袖在忙着指挥工人搬运刚刚剪下来的裁片,不时地做着记号。
  发现有外人进入,刘丽娟迅速转过身来,看见朱枭天和张秘书非常高兴地打招呼:“朱先生,星期日您怎么也不休息,看来您还是对我不放心。”
  “哪里,你不休我也不敢休啊,我的单子交到你手里一千个放心,我是闲着没事出来转转。”
  “您这样的大老板要是闲着没事干,那我们就要整天关在屋子里睡大觉了。”
  “这伶牙俐齿一点不让份。”
  晨曦走上前:“带朱先生看看成品吧。”
  “没问题。”
  刘丽娟把几个人领进成品库,一箱箱已经包装好的衬衫成品摆满了一面墙。
  “过来个人。”刘丽娟向正在打包的两个工人喊了一声,马上跑过来一个男工。
  “麻烦你打开一箱。”
  男工在最顶上搬下一箱,剪开打包带,划开胶带。
  刘丽娟随便抽出两件递给张秘书,又递给他一根儿皮尺。
  “量量尺。”
  张秘书非常认真地前后里外查看,拿尺量了一下针数,又量了一下各项数据,双眼笑得快眯成一条缝了。
  看见张秘书满意的神情,朱枭天向刘丽娟伸出手:“丽娟啊,我要好好谢谢你。”
  “您谢我什么?为客户把关这是我的工作,我应该做的。”
  “不对,你承受的是老板和客户的双重压力,哪方不满意都是你的错。小苏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百分百的正确。”
  刘丽娟做事几乎没让晨曦挑出过毛病,从建厂到现在一步步走上轨道,和刘丽娟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一点是晨曦对刘丽娟一生都忘不了的事实。
  这也是刘丽娟在将来的某一天发出的感慨,同样的女人出生在同样的阳光下,苏碗儿因为有爱的庇护,能顺理成章地躲进温柔乡里,享受她的理想梦境。自己因为缺少爱就要一步一泪地付出璀璨的青春,刘丽娟根本不相信命,老天把她送到这个世上必然有她的用处,命运关上你的门必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同命运抗争是她一生的追求,少了爱一样能创造出辉煌的人生。
  几个人回到办公室,看到碗儿正聚精会神地比对面料,朱枭天心里挺踏实,有这两个女孩子如此认真地工作,苏晨曦的事业会很快发展到日中天。
  “碗儿姑娘中午了,我们的龙虾这会正闹心那。”
  “您说说,它是怎么个闹心法?”
  “说好了中午过去吃它,干等不到你说它能不闹心吗?”
  “我看您说的不是龙虾而是我,我现在正饿的闹心那。”
  “哈,那还不赶紧走?”
  “好吧。”
  碗儿穿好红色半大羽绒服,看一眼刘丽娟:“娟姐,快去穿衣服。”
  “你们去吧,昨天刚上的新款,我不敢离开车间,过两天就好了。”
  “那怎么行,缺谁都不成席啊。”朱枭天恳切地说。
  “纠正一下,应该是缺哪道菜都不成席。”
  碗儿话一出口又觉得冒失了,以朱先生的学识怎么会让个孩子挑出语病,赶紧用手捂上嘴。
  “哈哈,你这个小开心果懂的还不少,丽娟既然你已经成盘菜了,那缺你怎么开席啊?碗儿那里饿得不行了。”
  晨曦督促碗儿:“你去把娟姐的衣服取来。”
  “嗯。”碗儿抬腿出了门。
  丽娟穿好了外衣,请朱先生和张秘书先出门,她紧跟着走了出去,晨曦和碗儿最后走出,晨曦右手带门左手扶着碗儿的腰,手很自然地动了一下,此刻朱枭天正好回头,这一切都被朱枭天看在眼里,直觉告诉他这两个孩子绝不可能是兄妹。
  
  漫天飞雪迎来了圣诞节,学校小礼堂门口贴着文学社“王子复仇记”话剧的公演海报,上面画着主要人物的画像及剧的名称,注明“仅演三天”的字样。
  今天学校安排了半天课,下午自由活动。来观看话剧的人还真不少,碗儿特意准备了一束鲜花捧在手里,准备演出结束送给陈翀和约翰。她非常认真地从头看到尾,中间几次为陈翀和约翰鼓掌,手都快拍肿了。演出结束,同学们都散了,剧场里只剩下碗儿一个人,看来他们三个都从后门走了,碗儿起身向门口走去。
  “碗儿。”是约翰的声音。
  回过头,约翰和原野从台上走下来,没有陈翀的影子。
  碗儿上前把鲜花送给约翰:“祝贺你演出成功。”
  “谢谢。我演的怎么样?”
  “太精彩了,我都被你感动的掉泪了。”
  约翰非常满意地笑了:“明后天你还来看吗?”
  “当然,我不来就少了一个鼓掌的人。”
  “我可不来了,我的时间紧张着那。”原野毫不客气地脱口而出。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来了也没起什么好作用,从来都不鼓掌。”
  “那我喝倒彩了吗?”
  约翰被气笑了。
  “碗儿你先回宿舍吧,我们回系里还有事,陈三先去了。”
  “哦。”
  三个人一起向门口走去。
  分手时碗儿想起来给他们三个带的巧克力,掏出两颗:“你们两个一人一颗。”
  约翰兴奋地接了过去:“酒心巧克力,好吃。”
  原野打开包装将巧克力放进嘴里:“哎呦,怎么是真酒?”
  约翰趁机取笑他:“没见过世面。”
  碗儿一个人往宿舍走,心想今年的圣诞节特没意思。每年圣诞节也是碗儿庆祝生日的日子,四岁那年遇到苏珊和晨曦正是12月25日,从此这一天作为碗儿重生的日子,每年苏珊和晨曦都会为碗儿隆重地庆祝生日,苏珊走后是晨曦和刘丽娟为她庆祝生日,今年生日为了不让晨曦分心耽误他工作,也为了让晨曦放心她在学校是用功念书,碗儿告诉晨曦星期日回家再补生日。
  回宿舍绕道小树林已经成为习惯,碗儿走了进去。这条小路被零散的脚印踩出明显的痕迹,看来不只有自己才有穿小树林的习惯,还有和自己一样爱好的人走这条路。路过老地方,长椅已经被飞雪盖了厚厚的一层被子,天空还在不停地撒着晶莹的雪花,抬头往上看树木的枝杈真是美极了,画一样的树挂形成人间仙境。碗儿闭上眼睛,仿佛能听见雪花飘落的声音,向前伸出手能觉出雪花的融化,难得的寂静,自己的呼吸声都显得那么多余。
  陈翀从对面走来,看到碗儿自我陶醉的样子有点感动,立刻掏出笔和本子,迅速勾勒着。每当冬天大雪纷飞的日子,碗儿都很伤感,幼年时被冻在冰天雪地中的情景让她终身难忘,这种记忆刻骨铭心。洁白的画面中碗儿火一样的羽绒服颜色,给小树林增添不少生气,白色毛线帽子和围巾跟雪花交织在一起,形成朦胧的美感。
  雪好像是停了,碗儿收回伸出的手掏出手绢,擦干脸上已经化了的雪水,眸子里映出陈三公子的脸。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到了几分钟了,看见你痴迷在雪中的样子我给你做了一份生日礼物。”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我早晨整理文学社入社表儿格的时候发现的,那次你给我表儿的时候,我真马虎居然没仔细看,刚刚我去宿舍找你,你没在,还有一件重要事我得告诉你。”
  “什么?”
  陈翀顿了一下:“天晓得我俩这么有缘……”
  碗儿睁大了双眼好奇地等着下文。
  “我和你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日。”
  “哇,真的吗?”
  陈翀用力地点下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过生日。”
  碗儿兴奋了:“你是什么时间出生的?”
  “早晨九点二十。你那?”
  碗儿的眼神忽地黯淡了,这不是自己真实的生日,恐怕这一生都难以知道自己真实的出生时间:“我妈没来得及告诉我。”
  陈翀看出碗儿的伤心,连忙撕下那张速写递给碗儿:“送你的。”
  “谢谢。”笑意回到了碗儿的脸上。拿过速写纸,画纸中线条简练笔笔刻画到位,短短的几分钟勾勒就把看到的主题表达清楚了。
  “好有才。”碗儿不知不觉说了出来。
  拉开羽绒服拉链将速写纸折好放进里怀兜。
  “你也不差呀,搞设计我不如你,各有所长。”
  “对了,差点忘了,原野和约翰我都给了,你的还在我这。”
  “什么?”
  “酒心巧克力,是朱先生托人从德国给我邮过来的。”
  碗儿从兜里掏出两颗巧克力,递给陈翀一颗:“这是最后的两颗,一人一个。”
  两个人分别剥开包装纸,碗儿将巧克力放进嘴里。陈翀手里拿着本子和笔一时没注意巧克力掉在了雪地里,碗儿看到有点着急,急忙将自己嘴里的巧克力吐在手心里,忽地反应过来进到自己嘴里了不能在给别人了,一抬手又放进嘴里。
  看到碗儿那张冻得发红的醉人的脸,纯纯的举动,陈翀感觉自己的心脏咚咚急速跳了起来,脉搏随之加速,呼吸也跟着加快,大脑短路一片空白。
  瞬间向前迈了两步两手扶住碗儿的头,碗儿来不及反应就被陈翀炙热的唇盖住,陈翀用力吸允着,香甜的味道让他停不下来,反复碾压吸允,女孩子诱人的气息让他流连忘返……。
  苏碗儿你是迷幻剂吗?还是故意来诱惑我?让我陈三公子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还没出生呢,不管是什么先把你办了再说。
  碗儿被陈翀吻得喘不上气,眼睛瞪得溜圆,使劲全身力气将陈翀推开。咳了两声感觉唇有点痛用手摸了一下一点血迹沾在手指上,顿时双眼蓄满了泪水,睫毛一动大颗的眼泪流出眼眶。
  见碗儿一串串的泪珠顺流而下,陈翀有点手忙脚乱了,不知怎样做才能让碗儿停止流泪,拍拍脑袋黔驴技穷。
  “第一次被男人吻吧?”心想天哪原来是张白纸,这下捅篓子了。
  碗儿心想别自作多情了,我四岁的时候就被晨曦吻过了。
  陈翀上前伸出手去给碗儿擦泪,被碗儿给挡了回去。
  “好吃吗?”
  “什么?”
  “巧克力啊?”
  “嗯,这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巧克力。”
  “那就好。”
  说完碗儿向宿舍方向走去。
  陈翀站在原地忽然奇怪自己的智商哪去了?有点被苏碗儿弄晕了头了。
  “哎,今晚在我家过生日,晚上六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陈三向着碗儿走的方向喊着。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