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红斗篷>第八章 同学(上部)

第八章 同学(上部)

作品名称:红斗篷      作者:张馨心      发布时间:2015-12-06 12:47:11      字数:4734

  又是周日,碗儿在会客室帮晨曦整理图纸。
  电话响起:“您好,我找苏碗儿,请问她在吗?”
  是约翰的声音,碗儿捏着嗓子:“她不在,有什么事我能转告她吗?”
  “恐怕你说不清楚,她什么时候能在?”
  “那可不好说,听说她去上海了,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
  “不对啊?她怎么没跟我说最近她去上海,什么事能让她耽误课。”
  “她哥在,让他接电话吗?”
  “不用了,谢谢。”
  碗儿没等约翰说完话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约翰听出碗儿的声音也忍不住笑了:“诶呀碗儿,你现在怎么跟原野学的一肚子坏水呀。”
  碗儿从初识约翰那天起就觉得两人挺投缘,说起话来比跟陈翀和原野随便得多,时不时的互相开个玩笑觉得挺有意思。
  “你在哪呢?找我一定有事。”
  “是,要不然大礼拜天的怎么会打扰你,我和原野都在陈翀家,是这样,过几天校庆到了,校庆那天有个舞会,我和陈翀准备穿哈姆莱特和欧菲莉亚的演出服装去参加舞会,可是我租的那套欧菲莉亚的裙子有点瘦,后背拉链拉不上……”
  碗儿想起陈翀说过,原野家在黑龙江的最北部,约翰家在美国,不是寒暑假是回不去家的。
  “这点小事直接过来就行了,还用事先打个电话问?”
  “怕你不在嘛。”
  “我不再也没关系,直接找我哥和丽娟姐都行,那你们现在就过来吧,我给你解决。”
  “那好了,我们马上就走。”
  “能找到吗?”
  “陈翀说他知道你家的工厂在哪。”
  “那好嘞,我洗好水果等你们来。”
  “一会见。”
  “一会见。”
  碗儿洗了满满一大盘子水果放在桌子上等他们几个来,刘丽娟进来看到如此大的一盘子水果不禁疑惑地看着碗儿。
  “那个,陈翀他们几个一会过来要改演出服。”
  “碗儿,晨曦哥不是跟你表示过不希望你跟那个陈三公子走的太近吗?”
  “娟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晨曦哥脑子里的机关太复杂,总是把人往歪处想,我们是同学,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怎么能不走动?”
  “知道了,一会我会安排人给他们改衣服。”
  “不用麻烦别人耽误人家干活,我这个天才自己能解决,你给我安排个机台就行。”
  “那好吧。一会他们来了你叫我,我跟晨曦哥研究一下生产的问题。”
  “嗯。”
  刘丽娟走向里间晨曦的办公室。
  听见有汽车开进来的声音,碗儿知道陈翀他们到了,走出楼门把三个人迎进来,招待几位落座。
  外间的说话声音把晨曦和刘丽娟的思绪打断,晨曦站起身。刘丽娟赶紧说:“是碗儿同学,他们来改衣服。”
  晨曦看了一眼刘丽娟走向门口,拉开门看见陈翀等三人与碗儿说说笑笑在谈论着什么,尽管对这位陈三公子有着强烈的防范心理,可晨曦的面部看不出丝毫的内心波动,这是晨曦在商场练就的金刚不换铁面基本功。
  几个人听到门响目光一起射过来,看到晨曦高大的身躯站到门口,几个人站了起来:“大哥好。”
  晨曦点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陈翀回话:“没有,晨曦哥,我们来改衣服,你忙你的,这里有碗儿就行。”
  “那好,有什么需要叫我。”
  “好的,晨曦哥,谢谢。”
  看到陈翀儒雅的形象,浓烈的艺术家气质,有礼貌的谈吐,想到陈翀富裕的家庭,晨曦暗自佩服对方是个难得的好对手。面前站着的这位应该是此生遇到的最难攻克的情敌,自己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正在受到摧残,稍有闪失就会出现另一个结局,尽管碗儿还没有意识到陈翀的出现给她依赖和准备托付终身的晨曦哥带来的威胁,尽管陈翀不知晓晨曦和碗儿的真实关系,晨曦已经意识到这场角逐的号角已经吹响。
  关上门,晨曦人站在门里思绪还留在门外。
  “晨曦哥,我去给碗儿安排机台,碗儿说她自己上不用别人。”
  刘丽娟站在晨曦身后,晨曦的身躯像塔一样挡住门她没法出去。
  “晨曦哥……”刘丽娟用手推了推晨曦的手臂。
  “嗯?”晨曦猛地醒过神儿来。
  “我去给碗儿安排机台,她说她自己来不用别人。”
  “你看看这几个人的形象,他们进了车间工人们还能干活吗?看文明戏还差不多。”
  “那怎么办?”
  “样品室闲着没?”
  “都在忙。”
  “搬台机器来,让他们几个就在会客室弄吧,今天是周日没有客户来。”
  “好吧。”刘丽娟趁晨曦闪身走了出去。
  “你们好。”刘丽娟向三位同学问好。
  “丽娟姐好。”陈翀回复。
  “老板娘好。”原野回复。
  刘丽娟心中暗自欢喜,冲着原野甜甜一笑。
  “丽娟姐一起来吃水果吧。”还是约翰贴心会说话。
  “不了。碗儿我让他们搬台机器过来,你们就在这里改吧,车间太闹说话都听不清楚。”
  “好啊,好啊,这里有吃有喝还有电视看,最好不过了。”碗儿很高兴娟姐的安排。
  不一会两个男工抬着一台机器进来,碗儿找个墙面能插电的地方让他们把机器放下,接过刘丽娟递过来的一盒子轴线。
  “丽娟姐,你去忙吧,这里我负责。”碗儿督促刘丽娟进去,怕耽误晨曦的工作。
  “好,需要什么你喊我。”
  “没问题。”碗儿边说边用手向里间比划着。
  碗儿把电视打开,遥控器递给陈翀:“你们两个看电视,我跟约翰改衣服。”
  “好。”陈翀接过遥控器忙着换台去了。
  约翰从包里取出一条浅藕荷色的欧式礼服裙装递给碗儿:“这个剧的服装太难找,话剧团的衣服都被我翻遍了也没找到太满意的,只好将就一下喽。”
  碗儿把衣裙展开,大泡泡袖笼细袖身,上身缝着同色的蕾丝花边,下裙肥大向外展开,典型的欧式古典长裙。
  “还可以。中世纪的英国服装色彩灰暗款式单调,如果照搬到舞台上真是没什么效果,可以适当地做些调整,让服装更好地把人物衬托出来。”
  “上身瘦多少?”
  “两寸吧。”
  “这样,我把裙腰处的收褶放出两寸,上衣拉链两边各拼上一条布条,然后用蕾丝花边挡住布条就看不出是修改过的裙子了,等你用完了我在给你改回来你就可以还回去了。”
  “嗯,非常好。”
  “陈翀的服装是什么样的?”
  约翰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中陈翀穿着白色领口袖口都带菲子的欧式衬衫,衬衫外面罩着一件系绳的黑马甲,下身合体牛仔裤配高腰皮靴。
  “原来陈翀穿的是一条弹力舞蹈裤,他说太性感有点不好意思穿出去就换成牛仔裤了。”
  “嗯,我知道那种舞蹈裤,真是没法穿。”
  “圣诞节演出穿好像有点单薄。”
  “没关系,我给他做一件黑丝绒斗篷吧,配上剑就有王子的威严了。”
  “那我出去买料吧。”
  “还用麻烦你出去吗,我妈当年就是做戏装的,这些东西在我家库房里都能找得到,以后在用什么到我这里来找免得乱花钱。”
  “太好了,认识你这么个同学真实用。”约翰挤挤眼睛表示对碗儿的感谢。
  两个人开始忙起来。
  好像有敲门的声音,碗儿抬起脚,机器停止了轰鸣,果然是敲门声。
  “请进。”
  门被推开,朱枭天和张秘书出现在门口。
  没等碗儿反应过来,朱枭天开口了:“久违了碗儿小姐。”
  “呀,是朱先生,您好,朱先生,上次一别您就没再来过。”
  “上次我说过还有合作的机会,这不我又来了。”
  “欢迎。”
  “碗儿小姐,你这是……”
  “我在给同学改演出服,我们学校有活动。”
  “没想到碗儿小姐也会踩电机?”
  “我从小跟着妈妈耳濡目染踩平缝机自然不是什么大问题。”
  “原来你们兄妹的母亲也是干这行的?”
  “她是做演出服的。”
  “哦,家母的名讳是……”
  “朱先生您来了,您可真不禁念叨,昨晚我们还说起您,想去看您那。”
  “哈哈……丽娟,你这丫头这张嘴说起话来比抹了蜜还甜,下次就是有事我也不来了,我等着你来看我再说。”
  “好哇,好哇,那今天我们只叙旧不谈事,您二位请进,我给你们沏茶。”说着刘丽娟跨着朱枭天的胳膊走进里间。
  刘丽娟的聪明有余热情有度让碗儿很是佩服,斗智斗勇的阿庆嫂,就是跟在丽娟身后恐怕也学不来。
  朱枭天的到来让晨曦接到时机成熟的信号,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早几天,能稳住这个大客户就等于稳住了一座金山。要想把这个金牌客户紧紧抓在手里光靠嘴皮子不行,要靠东盛的整体技术实力和一颗真诚的心,质量才是套住客户的试金石。
  “丽娟,今天喝我带来的茶。”朱枭天说着递给刘丽娟一个不大的古色古香精致的茶盒。
  刘丽娟接过茶盒定睛看去:“大红袍。哇塞,这茶在市场可是买不到的。”
  “这可是我在武夷山茶农手里买的,只一两。”
  看到朱枭天把这么贵重的茶叶都拿来了,刘丽娟心里明白朱枭天这个客户总算回头了。
  “朱先生,您把这么贵重的礼物拿来招待您的供应商,不心疼吗?”
  “心疼?我最重要的客人就是我的供应商,我的根基在这里,根基不稳固如何能结出好果实?”
  “说得精辟,朱先生您能做到今天的辉煌,就是已经捋清了树和果的关系,疾风暴雨能打落果实,可雨过天晴之后又会长出更坚固更味美的果实来。”晨曦插言道。
  
  “就这意思,还是小苏更懂我。”
  “那自然,人家当初可是考上清华园的大才子。”
  “噢?是真的?”朱枭天向陈曦投去佩服的目光。
  “不值一提,现在还不是在做代工工厂。”晨曦很谦虚。
  “那可不一样,就像裁缝和制版师的区别,没文化没创新永远成不了高水准的制版师,丽娟这个你懂。还有,就像丽娟你这块好钢如果不用在老板娘的位置而用在旁处,那结局就会大相径庭了。”
  刘丽娟的心弦绷得快断了,周身的血液在沸腾,这个男人住在她心里有五年了,在她心里就是可望不可及的顶级奢侈品。牌桌上可以重新洗牌,但晨曦的那颗心可以重新归属吗?如果历史可以重来但愿那个在大风雪中冻僵的孩子是我。
  命运是什么?命运是在对的时间里仅仅扼住机遇的咽喉,
  “瞧您说的,我哪有资格做东盛的老板娘?”
  晨曦的内心也被拽回到十五年前那个风雪交加的冬日,那个披着红斗篷的小人,在岁月的长河中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是怎样偷走了他火热的心,让他心甘情愿做一辈子她心灵的奴隶。该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碗儿订婚,昭告天下,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苏晨曦爱苏碗儿,苏碗儿是苏晨曦的女人,铁定的事实不容改变。
  “茶来喽……”刘丽娟端着茶壶挨个茶碗里倒进茶。
  “这丫头的麻利劲还真难得,丽娟那,如果小苏不把老板娘的位子给你,你就来找我,我带你去朱氏美国总公司,我那里缺的就是你这样能干的助手。”
  “那您可要把位置给我留好,说不定哪天我还真去了。”
  “一言为定。”朱枭天将茶碗嘭地一声放到茶几上。
  张秘书不失时机地插言道:“差点把正事忘了。”
  说完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晨曦:“苏厂长,这次没有样衣,只有这图纸,要求按图纸打样,样衣通过后还要按要求定制相应颜色成分的面料,面料要有质检报告。上次因为特殊情况没合作成深表遗憾,这次我们董事长发话,只要苏厂长的报价不偏离市场,我们会优先考虑东盛。”
  不偏离市场,优先考虑。看来上次拒绝朱氏在价格上的无理要求奏效了,这次主动说出这番话是做好了价格战的让步,是带着诚意来的,既然这样那么就紧紧抓住这机会就是了。
  晨曦接过文件夹打开来,刘丽娟也起身站在晨曦身后观看。
  “丽娟,一会通知有关人员明天早晨9点钟准时开会,做成本预算,好报价给朱先生。”
  “好,没问题。”刘丽娟干脆地答道。
  “朱先生,我会给您个满意的合理价格……我们现在端的不应该是茶应该是酒啊?”晨曦边说边看了刘丽娟一眼。
  “那好办,我马上在海鲜楼订个包房。”机灵的刘丽娟说着走向电话。
  “不用了,我们董事长来之前就定好了,双方合作要的就是有个好的开头。”张秘书态度很诚恳。
  “不好吧,朱先生,怎么都应该我们请,您说您又请喝茶又请吃饭,怎么也得给个机会让我们乙方表表决心吧。”刘丽娟感到朱枭天怎么一下子变了个人儿。
  “认真完成我的订单就是最好的表决心。外面那几个碗儿的同学都叫上,要的就是热闹,我在美国都孤独怕了,缺的就是谈天说地的有缘人。”
  “是啊,董事长特意订个带卡拉ok的包房,选择周日来就知道碗儿小姐能在,大家一起唱唱歌很快就熟悉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