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红斗篷>第七章 校园(下部)

第七章 校园(下部)

作品名称:红斗篷      作者:张馨心      发布时间:2015-12-05 20:51:52      字数:4770

  陈翀在美院一向是引人瞩目,不但人风流倜傥,气质儒雅,家世还好,据说他父亲是学术界的专家,后来去了国外经商。他本人不但打着一手好篮球,还是游泳健将,平时有空总带着学校的文学社搞活动,可以说是美院的风云人物,在他的身上总会无意间散发出一丝优越感来,因为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大家称他为陈三公子。
  碗儿来到陈翀身后站住,陈翀好像感觉到身后有高跟鞋的声音,站起回转过身,看到碗儿神清气爽的装束,目光闪了一下停在碗儿的脸上。
  “苏碗儿,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
  “我们晚自习自发练手,约好一位女模特画半身像,都等了半小时了人还没来。”陈翀说着不自觉地摸摸后脑勺,心想怎么有点不自信了呢,平时随便说一声会来一堆女生抢着让我画,大概是因为这位小学妹平时不苟言笑,不太好接近的缘故。
  碗儿觉得陈翀跟自己不是太陌生了,这会说话怎么拐弯抹角,该不会是让自己去给他们做人体模特吧?那太过分了,做梦呢吧。
  碗儿眨眨眼:“有什么特殊要求的半身像吗?”
  陈翀好像悟出碗儿话中的意思,连忙摆手:“啊不不不不,想歪了,就现在这身就行,好漂亮,我是怕耽误你时间,不好意思。”
  碗儿笑了:“没问题的。”
  陈翀也笑了,感觉碗儿的想法好复杂。
  “每天晚上两三个小时,估计要画几个晚上,这几天你什么都做不了了,能行不?”
  “行的。”
  “我们给模特费,大家出钱。”
  “不用,哪天你给我做一回模特就扯平了。”
  “好哇,做人体模特我都没意见。”陈翀现出股痞劲。
  “你说的,到时别后悔。”
  “一言出口驷马难追。”
  陈翀对苏碗儿的义气挺感动。
  “先把水打了吧,晚了就打不到开水了。”陈翀接过暖瓶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碗儿几乎一溜小跑似的跟在后面。
  碗儿还是第一次来到油画系教室,教室里有些凌乱,大概是男生多的原因,整洁程度跟服装系差得挺远,松节油的味道有些呛人。教室里七八个男生大概等的时间有些久懒散的要命,有听音乐的、有抽烟的、有靠在椅背上快睡着的、还有练交际舞的。
  原野和约翰看到碗儿进来有点惊奇,以为碗儿跟陈翀是来参观的。约翰搬来个椅子让碗儿做,碗儿摆摆手指指前面。
  陈翀引领碗儿上了台子坐在事先预备好的椅子上,调好角度,打开灯光。灯光打开的一瞬间,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从碗儿很专业的坐姿移到那张雅致的脸上。
  陈翀回到自己的位子,众人开始哗然。
  “嘿,陈翀,哪找的?忒像样了。”
  “诶呀,舒服。”
  “画你们的吧!再不动手,一会就到点了。”
  陈翀旁边的同学还是不依不饶:“说说,哪来的?”
  “哪来的,是我们下一届的新生,服装那边的。”陈翀边观察着碗儿边回答问题。
  “难怪,我看不像是模特。”
  “这样的女生在美院不难找的,美院是什么地方啊?藏人的地方,藏美女的地方。”后面的男生阴阳怪气,耳朵上夹着铅笔像个木匠,两只手做成取景框观察着碗儿。
  坐在前面的约翰回头白了一眼他。
  “哦,倒有几分仙气,不过跟我们的约翰比差点。”后面的男生冲约翰挤挤眼。
  约翰没好气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哎,又生气了。”
  已经九点半左右了,陈翀喊碗儿下了台子:“今天就到这吧,我送你回去,十点宿舍关门就进不去了。”
  “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们收拾完了也回宿舍吧。”
  “是我把你带来的,我必须把你安全送回去,暖瓶别忘了。”
  心还挺细,碗儿想着去拎暖瓶。
  约翰伸手将暖瓶拎起:“我也送你。”
  原野赶紧把自己那摊归拢一下,用抹布沾了点松节油搽搽手上的油彩:“走吧,抓紧时间回去还得洗洗。”
  约翰不紧不慢:“你直接回宿舍就行,我和陈翀就够了。”
  原野将抹布扔回原处:“怎的?想甩我。”
  “那你愿去就去吧,哪都少不了你。”约翰一手拎着暖瓶一手拉着碗儿往外走。
  陈翀拿着一张纸追出门口:“碗儿,这几天抽空把这张表格填了。”
  碗儿转过头看了一眼,原来是文学社入社申请表,伸手接了过来:“谢谢!”
  几个人说笑着走出楼门。
  校园的夜晚真是很静,风吹着树叶沙沙响,偶尔好像听见落叶坠地的声音。星星宛如碎钻一般撒得漫天都是,月亮弯弯的藏起大半个脸。
  通向宿舍的路上偶尔会看到急急往回赶的同学。
  被约翰拉着手,碗儿感到有点不习惯想抽出手来,拽了一下没拽出来反而被抓的更紧。
  很快到了宿舍门口,碗儿向三位道谢,告诉他们明天会按时去画室,三个人跟碗儿摆手离去。
  三个晚上基本画好了,第四天晚上学长们约碗儿再来一次收个尾就行,碗儿如约而到。
  
  今天快下班时没什么要紧的工作,刘丽娟忙中偷闲蒸了满满一锅三鲜馅包子,非让晨曦给碗儿送点过去,说碗儿每周回来都像是饥饿的狼一般,吃什么都香,肯定是学校食堂伙食不怎么样。
  晨曦拗不过,只好提着丽娟装好的保温桶来学校找碗儿,宿舍教室都没有碗儿的身影,有同学告诉晨曦去油画系找找,说这几天看见苏碗儿和陈翀他们在一起活动。晨曦惴惴不安地按照那位同学指的方向,来到油画系的楼里,走廊里听到有教室传出的说话声,顺着声音走过去,轻轻把门推开一条缝,放眼看去碗儿坐在台子上灯光里,柔和的光线下晨曦看到的是一张圣洁精致的脸颊,晨曦的心有点乱了,五年了,为了能在这个世上更好地生存,也为了让自己爱的人活得更舒心,自己没日没夜的忙碌,好像忽略了碗儿的长大,这会看到的这张脸真的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碗儿,下来吧,可以了。”听到陈翀发话,知道大家都已经收尾了,碗儿走下台子来看画。
  陈翀的画色彩比较厚重写实,不难看出画中坚实的基本功,大部分学长们的画风同陈翀的差不多,约翰的画比较特殊,色彩艳丽,笔触清晰,光感极强。
  碗儿站在约翰的画前不愿离开的样子让约翰很得意:“碗儿同学,看样子你很喜欢我的这幅画。”
  “是啊,很特殊……能送给我吗?”碗儿极其艰难地说出后面的几个字,她知道向人家索取作品就等于抢人家的孩子,是一件太难的事。
  “那……你要是实在喜欢……就送你了。”约翰还真慷慨。
  “太谢了!回家我一定要给它配个好框。”碗儿激动地端起画。
  “陈翀,你给我的孩子留个影吧,他快被带走了。”约翰说着做出哭相并用手背假装擦拭眼睛。
  “没问题。”陈翀应声端着相机走过来。
  趁陈翀拍照的空,碗儿又来到陈翀的画前,约翰看到碗儿奔陈翀的画去了,赶紧说:“碗儿同学,他的孩子你就不要打主意啦,他宁可把自己送人也不会把他孩子送人的。”
  “哦,原来他有这爱好。”
  “碗儿,我送你这画的照片行吗?你什么时候想看你的画像,上我家来看好吗?”陈翀不好意思地解释。
  “行吧,那你洗好了照片送我一张。”
  “行的。”
  这时外面有同学进来,进门的同学跟门外说话:“请问您找谁?”
  “苏碗儿。”熟悉的声音传进碗儿耳鼓,是晨曦哥。
  碗儿同陈翀、原野、约翰打个招呼:“我哥来了,那我先走了。”一手拎暖瓶一手拎着画向门口走去。
  “等下。”
  陈翀跟碗儿走出教室,看见晨曦主动上前问好:“你好,晨曦哥,好久不见。”
  晨曦虽然不愿碗儿同陈翀这样的公子哥交往,但还是出于礼貌同陈翀握手:“好久不见。”
  “晨曦哥进来坐会吗?”
  “不,我来给碗儿送点吃的,你忙,不打扰你了。”
  “那好,晨曦哥,再见。”
  “再见。”
  晨曦接过碗儿手里带着浓重油彩味儿的画。
  “小心,颜色没干,别蹭身上。”碗儿嘱咐晨曦。
  晨曦看了碗儿一眼,心想我跟你一个屋檐下生活这么多年,满屋子粘贴的都是你的画,颜色没干这点常识我还是懂的。
  碗儿察觉到晨曦火辣的目光,知道自己又多操心了,冲晨曦做了个鬼脸,跟着晨曦向楼外走去。
  陈翀目送晨曦离去,对这个熟男甚是佩服,每次见到晨曦总是西装革履衬衫领带,面色沉稳机智,待人不卑不亢。
  “碗儿,丽娟给你包的包子,还热乎呢,找个地方坐下来吃。”
  “嗯,你跟我来。”
  碗儿领着晨曦来到小树林上次遇到陈翀他们的地方,赶巧长条椅是空的,还没被人占领,平时这时候天一擦黑小树林里就被谈情说爱的情侣占据了。
  “哥,快来坐。”碗儿一个箭步冲过去,生怕这时椅子被人抢占了。
  晨曦把保温瓶盖子拧开,从西服兜里掏出一瓶可乐放到椅子上。
  碗儿伸手去抓包子。
  “里面有筷子。”晨曦看到碗儿伸手的一瞬间赶紧制止住她的粗鲁行为。
  “想的真周到。”碗儿抽出筷子夹住白胖的大包子送到晨曦的嘴边。
  “我吃过了,你都吃了。”
  “来一口嘛。”
  看到碗儿撒娇的样子,晨曦忍不住上去咬了一口,笑了。
  碗儿狼吞虎咽地样子让晨曦好不心疼:“晚上没吃饭吗?”
  “今天晚上的饭没有我爱吃的,我吃了几块饼干,现在有点饿了。”
  “食堂伙食很差吗?”
  “还行,不过大锅饭怎么也没有娟姐做的好吃。”
  “要不就不要住宿了,走读吧。”
  “你不是让我住校的吗?说走读会耽误我学习。”
  “是,可实践证明你并没有充分利用好时间,这么宝贵的大好时光都被你浪费了。”
  “哦,你说的是我给陈翀他们做模特的事吗?晨曦哥,你不会变得老古董了吧?”
  “怎么会,我头脑里每天都会接收新生事物,我说的是把有限的时间用到学习上,不要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我们是互相做的,课堂上的时间有限,想多练手就得用课外时间。”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向陈翀这样的富家子弟离他远一点,免得让他伤害我们。”
  “不会的晨曦哥,他对我很好,还有约翰和原野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晨曦忧心匆匆,面对单纯善良的碗儿没法说的再详细,她没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自己把她整天捧在手心里,怕磕了怕碰了,怕被哪个男同学惦记,可她对别的男人好像一点没设防,面对富有的帅哥能否能抵御住诱惑,让晨曦的内心感到不安,这个心无城府的姑娘在她心里自己到底占据多大的地方。
  “碗儿,假如有一天哥要远离你,你会想我吗?”
  “什么?出了什么事?哥你破产了吗?哥不管你有没有钱我一辈子都会跟着你,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哪还有亲人,离开你碗儿会活不下去的,妈走的时候说过让我们两个永远不要分离,哥,你看上别人不想要碗儿了是吗?”
  碗儿说着手里的没吃完的包子掉在地上,眼圈通红,眼眶里含满泪水,眼皮一动泪水涌出眼眶。
  晨曦赶紧掏出手绢去擦碗儿脸上的泪水,不禁暗自埋怨自己,十五年的感情怎会一早一夕就变了。
  “看你,哥只是用假如造个句考考你,居然把你惹急了,什么事都没有,怎么长不大呢,跟小时候一样那么不识逗。”
  “真的没事吗?”
  “真的。我发誓,假如晨曦背叛碗儿……”晨曦举起右手伸出两指。
  碗儿拿起最后一个包子堵住晨曦的嘴:“再说,全塞进去。”
  晨曦顺势咬了一口:“快把这个吃了吧,都快凉了。”
  “不吃了,没胃口了。”碗儿把包子塞进晨曦嘴里,晨曦三口两口吃掉了。
  碗儿感觉伤心过后有点累,把头靠在晨曦的肩上,晨曦眼瞧着碗儿侧面小巧的唇感到心慌慌的,呼吸似乎也不正常了。
  这种情景好像并不陌生,两个人生活在一个房子里,没有血缘关系且处在发育期的青春男女,耳鬓厮磨极易发生美妙的化学反应,每每看到碗儿波澜起伏的身躯,婀娜的步履,好渴望碗儿的爱。好几次他都想把碗儿柔软的身体,搂进怀里尽情享受一番,可每次在最后几秒他都克制住了,总是感觉碗儿年纪尚小太单纯,如果她还不懂得男女的爱恋,那会很尴尬也会破坏他们之间质的发展,血气方刚的晨曦在体力和脑力双重劳累的环境下,自己消化着对碗儿的爱,他在等碗儿长大,在大点,等她心智成熟了会事半功倍的。
  现在该行了吧,上大学了已经成年了,该懂的应该会懂了。
  晨曦想侧过身把碗儿揽入怀中,刚一动,碗儿温柔的声音飘在半空:“让我睡一会,你让我好伤心。”
  晨曦恢复原状,一动不敢动,忽然觉得自己好被动,好笨拙,晨曦在碗儿的问题上总是拖泥带水。
  都说日月如梭,时间是条飞逝的河,可晨曦感觉时间像只蜗牛,好慢。
  只等碗儿毕业娶她,此生足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