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红斗篷>第七章 校园(上部)

第七章 校园(上部)

作品名称:红斗篷      作者:张馨心      发布时间:2015-12-05 15:31:32      字数:4059

  刘丽娟和碗儿端上满满一盆煮的红彤彤的大闸蟹。
  “开饭了。”刘丽娟向里间屋子喊道。
  晨曦应声走出来问刘丽娟:“工人的晚饭都上了吗?”
  “早上了,这会都吃完开始干活了,你是最后一个吃晚饭的。”
  三个人你争我夺嬉笑着享受着美食。
  晨曦习惯每次吃饭的时候给刘丽娟安排工作:“刚刚朱先生提出的问题要提上日程,设备的事要等等,毕竟这是一笔不小的开资,我来筹划这件事。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让朱先生提到我们的管理问题。”
  晨曦把目光投向碗儿。
  “是,还没来得及跟你俩说,咱家的工人是应该好好规范一下了,犯的都是最低级错误,裁断扎眼儿的时候居然把省份给扎宽了,腰围整整小了6厘米,两万条成品全都需要返工,好几道工序也没有人发现,不是技术问题,这是责任心的问题。”
  晨曦听到碗儿的诉说,放下手里的螃蟹,再也没心吃下去了。
  刘丽娟瞥了一眼碗儿,碗儿后悔说的不是时候。三个心里都清楚这一返工损失的不只是几盆螃蟹的价值,眼瞧着辛辛苦苦赚的汗水钱打了水漂。
  看到丽娟和碗儿傻傻的对峙,晨曦知道两位女士是被自己的神情吓到了,赶紧招呼两个人:“接着吃,今天要把这盆螃蟹统统吃光,吃饱了在研究返工的事。”
  尽管三个人又重新拿起螃蟹,可是却笑不起来了。
  “我觉得应该每周抽出一个半天时间来培训工人,不光是培训技术,更主要的是培养他们主人翁的精神。今天的事不处理肯定不行,该罚的罚,该教育的教育,否则以后没法进行工作。”刘丽娟边吃边说。
  碗儿表示赞同:“娟姐说的对,今天朱先生大概看到了车间的一幕,否则不会这么轻易走掉,放走了这么大的客户,是我们的损失。要想让朱先生回头就得拿出点诚意来。”
  “嗯,是这样,朱先生来东北就是冲我们来的,我们给他的价格比南方要低得多,S市虽然不是港口,但加工费低,物流发达,能给他节省一大笔钱,总的来看还是划得来的。”刘丽娟认真分析着。
  晨曦蹙眉表情凝重:“这几个月是关键,明年订单的目标都放在朱氏那里,如果有闪失,我们不但保不住现有的一百多号工人,甚至有关门的危险。接零散单不赚钱,长年的整单就得明年上半年广交会洽谈,可明年上半年出现了空档。”
  晨曦顿了一下。
  “我们的工人非培训不可,不但要培训现有的工人,还要充实一些技术力量,以后每年都要去服装学校招技术工人,实习合格后把关键岗位不称职的人员该换掉的就换掉,不要让这些人成为我们发展的绊脚石。丽娟,你在挑选两个助手吧,我们两个总跑外,需要有人处理突发事件,不能总牵扯碗儿,让她好好学习,碗儿你平时也少来厂子,没事时在家看看书。”
  “哎……我是大学生了,学习不紧张的,你想让我当书虫啊,我来厂子是在实践中学习,别人想来实习还没机会呢。”碗儿白了晨曦一眼。
  “我也不赞同把碗儿关家里,你看她整天病殃殃林黛玉似的身子都是晨曦哥你惯的。”
  “怎么又是我……根儿都在我妈那。也不能都怪妈,她身体不好其实是小时候被冻的,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后遗症,妈在的时候给她吃过不少中药都没能去根儿,一到季节变换有点风吹草动她必定生病。”
  “我来你们家几年了,这点事我还看不出来吗?你不要总替自己打掩护。”
  晨曦忽然觉得丽娟好像很委屈,自己总是没把丽娟当女孩子看过,跟丽娟相处的过程,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给她最高的工资,工作中的重要决策征求她的意见,逢年过节他总是在钱上给她最高的礼遇。生活中从没真心地关心过她,丽娟穿过什么漂亮衣服,带什么首饰,平时化不化妆他都没注意过,他跟丽娟之间总保持着一条界线,这条界线是当年初遇丽娟时她那火辣的眼神让自己从心里画出的,这条线一直画到现在也没有收尾。
  自从让丽娟知道自己跟碗儿的微妙关系后,丽娟收起了射向自己的光芒,很平静地和自己相处,晨曦曾经定义过自己跟刘丽娟的关系:战友、朋友。
  想到这些,晨曦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刘丽娟,素面朝天清清爽爽的一张脸,白皙洁净,五官端正,眉眼清晰,干练中透出倔强,的确像军人家庭中走出的孩子。
  刘丽娟发现晨曦在观察自己,感觉心脏猛地跳了一下,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内心的反应。这几年已经被苏晨曦训练的表里不一了,自己对晨曦的爱慕早已深入骨髓,为了能与苏晨曦每天相守,丽娟把自己那颗燃烧着青春烈焰的心藏了起来,即便得不到晨曦的人,能在他身边相守也知足了。
  “丽娟,这几年真的委屈你了。除了工作我从来没关心过你的生活问题,住厂里方便吗?”
  “方便啊,我从小就是独立的孩子,从不给人添麻烦的。我住的是独立的房间,比工人们住的大通铺强多了,吃住都不花钱,你这老板时不时的还总给我钱,我都不知道怎样感谢你呢?”
  “你这样说让我很惭愧,我对你关心不够,就知道给你安排工作。碗儿你平时帮哥多做点,以后买什么东西记得买两份,记住了吗?”
  “嗯,记住了。”碗儿使劲点着头,手里的螃蟹快触到脸上了。
  刘丽娟用手托住碗儿的脑袋说:“再点下去螃蟹腿都长到脑袋上了。”
  三个人哄笑了起来。
  
  东北的夏季非常短,“十一”一过马上就有了凉风秋意,尽管中午艳阳高照,给人的感觉已经不是闷闷的,而是暖洋洋的。
  周一的中午吃完饭从食堂出来,碗儿特意绕道小树林回宿舍,既能散步又能看风景。这个时候正是写生的好季节,树木已经开始落叶,黑土地上一天比一天多的洒上金黄色的叶子。小树林里三一堆两一伙的同学们有说有笑。碗儿轻挪脚步尽量不打扰别人,再过几天相信这里更多的是坐在地上支起画架的同学,少了嬉戏打闹的同学了。
  忽然听到有人喊她:“苏碗儿。”
  碗儿循声看去,原野正向她招手。碗儿走过去,原野将长椅上的画板画纸挪到地上,示意碗儿坐下,用手向一旁指了指,不远处陈翀靠着大树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对面坐着约翰也同样捧着书,两个人聚精会神地地念着……
  陈翀:母亲,有什么事情?
  约翰:哈姆雷特,你把你父亲大大得罪了
  陈翀:母亲,你把我父亲大大的得罪了
  约翰:好了,好了,你的回答真是瞎扯
  陈翀:得了得了,你的问话别有居心
  约翰:怎么了,哈姆雷特
  陈翀:什么又怎么了
  约翰:你忘了是我
  陈翀:我没有忘,没有!你是皇后,你丈夫弟弟的妻子。我真但愿你不是我的母亲
  约翰:好,我去叫会说话的跟你说
  陈翀:来来,你坐下来,你不许动。我要在你面前竖一面镜子叫你看一看你的内心的最深处。
  (陈翀边念边用手比划着刺剑的样子)
  约翰:救命,救命
  陈翀:什么?耗子,死吧,我叫你死
  约翰:啊~
  陈翀:死吧
  杰森:你干了什么了?
  约翰:哦~好一桩鲁莽血腥的行为
  陈翀:血腥的行为?好母亲,这跟杀死一位国王再嫁给他的兄弟一样狠了
  约翰:杀死国王?
  陈翀:对,母亲,正是这句话
  陈翀:别老拧着你的手,你坐下来,让我拧拧你的心,我一定拧,只消你的心不是石头做成的
  约翰:到底什么事,你敢这么粗声粗气的
  陈翀:干的好事啊,你沾污了贤惠的美德,把贞操变成伪善,从真诚的爱情的熔岩上夺去了玫瑰色的光彩画上道伤痕,把婚约都变成了赌鬼的誓言
  约翰:到底什么事
  陈翀:请你看看这幅画像,你再看这一幅。这就是他们兄弟俩的画像。这一幅面貌是多么的风采啊,一对叱咤风云的眼睛,那体态不活象一位英勇的神灵刚刚落到摩天山顶,这副十全十美的仪表仿佛天神特为选出来向全世界恭推这样一位完人--这就是你的丈夫。你再看这一个--你现在的丈夫像颗烂谷子就会危害他的同胞,你看看这绝不是爱情啊。像你这样岁数情欲该不是太旺,该驯服了,该理智了,而什么样的理智会叫你这么挑的,是什么魔鬼迷了你的心呢?羞耻啊,你不感到羞耻么?如果半老女人还要思春,那少女何必再讲贞操呢?
  约翰:哦,哈姆雷特,别说了,你使我看清我自己的灵魂,看见里面许多黑点,洗都洗不干净
  约翰的汉语有些生硬,尽管话说得非常流利,但还是能听出来不是本土人士。
  念得正酣的陈翀一抬头遇到碗儿的视线,忙不迭地将靠在树干上的身子立了起来:“没吓着你吧?”
  “没,非常有激情。”
  “碗儿,我俩谁念的有激情?”约翰额头带着汗珠,满脸绯红。
  “当然是你啊。”碗儿冲着约翰笑了笑。
  “你们这是……”碗儿不解地问。
  “我们文学社准备排练话剧王子复仇记,陈翀来演哈姆雷特。”
  “你爱看小说吗?”陈翀问碗儿。
  “爱看,我也是个小说迷。”
  “那太好了,碗儿你也加入我们的文学社吧,这样我们就总能在一起切磋了。”
  约翰很兴奋地邀请碗儿。
  原野也在一旁鼓动:“去吧苏碗儿,陈翀是社长,排节目时他会近水楼台给你女主角,对了,这次的女主角你就演吧,保你一炮红遍美院。”
  原野话一出口约翰立刻变了脸色:“欧菲莉亚早就定了是我演。”
  “你把王后演的多好啊,王后更适合你。”原野安慰着约翰,想把欧菲莉亚的角色抢下来。
  “不行,大家都知道我演欧菲莉亚了,不能变。”
  “好吧,好吧,你们自己定吧,反正没我啥事儿。”原野认输。
  “碗儿还没入社就演女主,别人会有意见,以后有的是机会。”陈翀安慰碗儿。
  “苏碗儿,你愿意加入我们的文学社吗?”约翰友好地发出邀请。
  看到陈翀期待的目光,约翰的热情,碗儿点点头:“我愿意。”
  约翰拍手表示欢迎。
  陈翀站起身跟碗儿握手:“欢迎你苏碗儿,我们文学社又添了一位美才女,我拿张表格你填一下,走完程序你就是我们文学社的成员了。”
  碗儿感觉到原野吁出一口气,小声对她说:“太好了,你加入我就放心了,这样我就有点时间忙自己的事了。”
  碗儿没太理解原野的话,总觉得这三个人有点怪,约翰像女孩子一样被他两人宠着。
  晚上碗儿在宿舍选好两本书拿着暖瓶准备去教室上晚自习顺便到水房把暖瓶接满,门外有个女生敲门喊苏碗儿,碗儿打开门。
  女生:“苏碗儿,楼下有人找。”
  “好,我这就下去。谢谢!”
  碗儿还没出宿舍门,离老远看到陈翀的背影坐在宿舍门口台阶上,还穿着白天的短袖红T恤,这个季节的晚上颇有凉意,碗儿在白天的藏蓝色厚连衣裙外又套了件雪白的风衣,腿上穿上了肉色裤袜。
  进出宿舍的女生们抢着跟陈翀打着招呼:“陈三公子好。”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