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红斗篷>第五章 相遇

第五章 相遇

作品名称:红斗篷      作者:张馨心      发布时间:2015-12-04 10:16:14      字数:5596

  五年后的夏天。
  工厂没有像晨曦想象中发展的那样迅猛,只是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前进着,而且初具规模,无论是生产能力或口碑都是同行中不可小觑的实力派。
  这个时期的城市大规模房地产兴起逐步动迁了整片整片的棚户区,晨曦拿到了一笔可观的动迁款,又添了些钱买了一栋二层小楼,三个人兴高采烈地搬进新居。
  艳阳高照,丽娟和碗儿在院子里忙着清洗晾晒搬进新房的衣物被褥,瞥见碗儿拿着一件小孩的红色斗篷发呆,不禁有点感慨:“这就是当年你穿的衣服。”
  话一出口自觉有些唐突,怕引起碗儿的伤感情绪,想把话岔开。
  碗儿倒很平静:“晨曦哥告诉你不少秘密吧。”
  刘丽娟心里比谁都明白,晨曦在不经意间泄露一些往事,是因为他察觉出刘丽娟对他暗潮涌动的绵绵情愫,晨曦在暗示他对碗儿的用心。
  晨曦的心机刘丽娟看得明白。碗儿对刘丽娟的信任却丝毫不设防,俩人真的像亲姐妹一样无话不说。刘丽娟高中毕业后没有考大学,也像晨曦一样尽早独立。她的犀利口才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已经是厂里不可缺少的角色,是晨曦最有力的帮手。
  “叮铃铃……”
  “苏碗儿……录取通知书到了。”
  邮差大声喊着,嘴角向上翘好高,好像比他自己高榜得中还开心。
  “哇。”刘丽娟叫了起来。
  碗儿睁大了眼睛,咧着嘴一个劲地笑,想不起来说什么。
  “小姑娘,你了不起啊。在我的管辖区第一批被录取的大学生目前只接到三份通知书,你还是全国有名的美术学院,那可是艺术家的摇篮啊。”邮差晃着脑袋乐在其中。
  碗儿小心翼翼接过信件,对邮差表示谢意:“谢谢叔叔夸奖,我会努力成为艺术家。”
  碗儿和刘丽娟锁了门,去找晨曦。
  “这几天喜鹊就总是在我们家院子里飞来飞去,我就觉得有什么喜事,果真如此。”晨曦眼睛发亮,觉得浑身上下热血沸腾,比他自己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兴奋百倍。
  可以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碗儿没有辜负她的厚望,一直在努力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自己的努力也没白费,放弃了中国最高学府学籍就是为了今天,晨曦感到很欣慰。
  刘丽娟的目光悄悄瞥向晨曦,心跳不止。笔挺合身的银灰色西装包裹着健壮的身体,西装里面衬着深灰色衬衫,同色系的领带,健康的肤色,性感的唇。所有的一切都让刘丽娟的思绪飘忽不定,她把右手伸到左腕用指甲使劲掐了一下,疼痛感让她回过神儿,努力不要让晨曦看出她的异常。
  碗儿把头转向刘丽娟:“娟姐,看晨曦哥这身西装,这就是他自己裁剪的,你觉得他手艺怎样?”
  “啊?”刘丽娟定住了神。
  “你们兄妹都是天才,我说的是真心话。”
  碗儿莞尔一笑。
  “裁裁剪剪是女人的天性,晨曦哥的天性是玩数字,能琢磨出这样的手艺,我觉得晨曦哥才是才真正的天才。”
  “干嘛?怎么一下子针对我了?”晨曦愕然。
  “西装领带男人最帅,这是我总结的广告语,等我们上了的西装流水线,这句话就可以作为首句上电视台播出。”
  “嗯,说得好。”刘丽娟拍手。
  “我们今晚是不是该庆祝一下,庆祝碗儿金榜题名。”刘丽娟提议。
  “好哇,今晚你们两个要挑贵的点啊。”
  “嗯。”刘丽娟和碗儿齐声应道。
  S城最大的海鲜大酒楼,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三个人太少,定不了包房,只好散台解决。
  晨曦选好菜落座,两位小姐闲不着跑去海鲜池看鱼虾去了。
  晨曦的BB机响个不停,是厂子的电话。环顾四周没有服务员,也没有两位小姐的影子,他把烟和打火机放在桌上,起身去回电话了。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碗儿和丽娟兴高采烈的回来。
  咦,座位上坐着三位年龄相仿的男子。正在吃着已经上桌的一大盘香辣蟹。
  三位男生很引人瞩目。
  一位长发披散至肩部的男生,气质儒雅,神态端庄。穿着肥大的红格子衬衫。边吃边给旁边那位皮肤光滑面似桃花一般的男生递餐巾纸。被给餐巾纸这位男生俊美恬静,黑色T恤衬托下脸部显得像女孩子一样白皙干净。
  对面那位男生个子矮小瘦弱,白T恤上没有规律的染着各种颜色,因为离的很近碗儿能闻到松节油的味道。
  这里离美院不远,看三位男子的穿衣打扮应该是美院的学生,碗儿需要考虑一下怎样开口才不得罪学长们。
  刘丽娟不客气地冲着三位开了炮:“怎么不打招呼就占了别人的座位?”
  三个人的目光同时射向刘丽娟。
  “这是我们的座位。”刘丽娟赶紧说明。
  小个子男生赶紧趴桌子上好像找什么,“没有名字啊?”
  另外两位像是跟他们没有关系一样理也不理照吃不误,很是清高。
  “我们有座位号。”刘丽娟说。
  “拿出来看看吧。”小个子男生接茬。
  碗儿和刘丽娟有点傻眼,号在晨曦那里,晨曦去哪里了?
  碗儿眼尖,忽然看到晨曦的烟和打火机在桌子上。用手指着说:“那烟是我哥的,他准是有急事出去了。我们排了一个小时才有这个座位。”
  长头发男生抬起头,顺着碗儿的声音看过来,目光停留在碗儿脸上几秒钟再看向小个子男生。
  小个子男生拿出座位号:“23号没错吧。”
  话音刚落刘丽娟抢白道:“谁知道这号是不是晨曦哥掉的。嘿嘿,别吃了,该不是吃饱了等着去投胎吧,哎……你们吃的这盘蟹肉该不是我们点的吧。”
  对面两位男生好像没听见,丝毫没影响他们吃的欲望。
  “饿死鬼托生的。”刘丽娟小声嘟囔说。
  “冲我来,冲我来。千万别打扰了我们家陈三公子和Chinese-bornAmerican用餐。”小个子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笑嘻嘻地说。
  这时晨曦回来,看到现状从兜里掏出座位号递给小个子,也是23号。
  晨曦让刘丽娟把大堂经理找来,看到两个手写的23号,票面都是本店的,大堂经理赶紧道歉:“各位对不起,客人太多有点忙不过来,一定是服务员弄错了。”
  “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刘丽娟不让份,意思大家都能听出来。
  大堂经理环顾四周,整个大厅已经满满没有一个空桌。再看看两伙人各不相让,急中生智招呼服务员:“快去,后面有个备用桌子搬过来,两张桌对一起,这个地方还算宽敞,能坐下。”
  然后面对两伙人再次点头致歉:“对不起,各位互相认识一下,兴许以后就是朋友了,到时候你们还要感谢我哪。怎么样?现在只能这样解决了。看看……”
  “请问这盘蟹肉到底是我们哪桌的?”刘丽娟不依不饶。
  大堂经理目光转向服务员。
  服务员怯生生地对着经理指着刘丽娟:“是她们的,她们先到的。”
  刘丽娟带着角逐后胜利的微笑看着长发披肩的男生,那位男生正啃着螃蟹腿,一半嘴里一半嘴外停住不动很是尴尬。
  大堂经理面对刘丽娟赶紧圆场:“这盘不算重上,小姐您看怎样?”
  刘丽娟刀子一样的目光没有离开对面坐着的两个男生。“谢谢。”
  桌子搬来对在一起,服务员招呼前后桌分别挪动了一下位子,总算把问题解决了。
  对于刘丽娟敢说敢做不吃亏的性格,晨曦甚是欣赏,在他这里确实需要一个这样人,不管是生意谈判还是管理员工,有些话不好从他嘴里说出来,但是还要表示明确,碗儿缺少这样的辣劲,刘丽娟刚刚好。
  双方各坐一侧等菜上桌。
  刚才闷头吃的两位也有点抹不开的正襟危坐,小个子男生咳了一声打破僵局:“各位,在哪里高就啊?”
  刘丽娟微笑,指了一下碗儿:“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姐苏碗儿,美术学院的大学生,未来的大设计师。”
  刘丽娟自己没能参加过高考是她一生的遗憾,对天之骄子的羡慕言表于话语间。
  对面三个人分别对视了一下。
  “苏碗儿。”小个子重复一遍。
  又接着问:“哪个系的?几年级?”
  “服装系新生,开学一年级。”刘丽娟很骄傲。
  看着她们一问一答,碗儿没有插话,任凭刘丽娟炫耀。
  “请问几位是哪个学校的?”刘丽娟不怀好意地问。
  “惭愧,我们和苏碗儿同学是校友。”
  “噢,该不会和碗儿是一个系的吧?”
  “不敢,我的手笨拙,不敢学服装。”小个子悻悻地说。
  碗儿觉得要缓和一下气氛,面带微笑:“你们是油画系的?”
  三个人的目光一起投向碗儿,长发披肩的男生说话了:“你看到他身上的油彩?”
  “差不多,我闻到他身上的的调色油味道。”
  小个子歪歪头嗅了嗅,摇摇头:“好眼力。”
  刘丽娟听碗儿说过油画系是最难考的,于是闭嘴不再说话。
  晨曦一向不跟陌生人聊天,何况在他眼里是几个半大孩子,眼睛一直看向窗外,听见说是碗儿的同学,不禁扭过头来,客气地面向三位:“既然是碗儿的学长们,今天我来做东,大家熟悉一下,来日方长,以后要好好相处互相帮助。”
  “不用,不用。”小个子伸出手左右摇晃。
  “我们这位陈三公子负责埋单,平时我们都吃他的。”小个子边说边用手指向长发披肩男生。
  “那今天都吃我的。”
  “不行,不行。”小个子还是摇手。
  刘丽娟见此情景赶紧插言:“今天吃晨曦哥的,下次吃你们的,这样行吗?”
  对面三人没在拒绝。
  “你们三人能自我介绍一下吗?”刘丽娟见缝插针。
  “我叫陈翀,开学大二,他叫约翰·宋,你们叫他约翰就行。”长头发男生指着身边俊美的男生说。
  “我叫原野。”小个子说。
  “约翰。”“是国外回来的?”晨曦发问。
  “对,是华侨。”陈翀回答。
  从头到尾约翰都腼腆低头一句话没说,好像大家聊天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欢迎你,苏碗儿同学,以后我们就是校友了。”陈翀站起身风度翩翩将手伸向碗儿。
  碗儿起身微笑跟陈翀握手。
  
  晨曦和刘丽娟去上海见一位美国来的客户,原定碗儿开学前回来。明天就是学校报到的日子了,可不见两人的踪影。
  闹钟叮铃铃响个不停,碗儿懒懒地起了床。昨天晚上等到半夜也不见晨曦的影子,也没个电话,不像是晨曦平时的作风。平时不管怎么忙晨曦都能抽出时间给碗儿来个电话,告诉她什么时间回家。
  梳洗打扮一番,穿上自己最喜欢的黑色弹力T恤,米白色长裙,晨曦哥挑选的高跟鞋。背上准备好的书包出了门。
  离学校好远就见一辆辆各色公车私车排过来,一个个朝气蓬勃兴高采烈的孩子们穿着奇装异服趾高气扬走在前面,家长拎着行李跟在孩子身后,好不热闹。
  碗儿绕过人多的地方,静静地一个人向服装系的方向走。
  路过学校篮球场,雀跃的欢呼声一阵阵传进耳畔,“陈三公子、陈三公子……”听到如此雅号让碗儿一下子联想起陈翀来,是那天遇到一起吃饭的那个陈三公子陈翀吗?碗儿不禁驻足观看,篮球场被交错围了密密的两层人。
  看不到球场里面,左右瞧瞧,边上有块半米高的石头,高跟鞋不擅长登高,左试右试没找到下脚的地方,围着石头绕了一圈找到突破点了,碗儿试着小心登了上去,等到站上去后发现球场里面已经停止了厮杀,球员们围成两伙,一伙红装一伙白装。
  碗儿伸着脖子扫描着两伙人,陈翀在哪边?
  互听身后一声干咳,碗儿一分神脚下不稳整个身体向后倾斜,下意思的叫了一声后感觉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托住了,双脚踩住地半天不敢睁眼睛。
  听见有人在笑,赶紧睁大双眼,是约翰。
  约翰笑起来越发显得妩媚。
  “这么想见到陈三公子吗?”
  顺着声音扭头看去,是原野在呲牙咧嘴地嘲笑自己。
  三人帮。
  碗儿第一反应就是我躺在哪里?低头看见一双男人的手正拥抱着自己,条件反射让她几乎跳了起来。转过身四目相对,陈翀抿着嘴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第一次被陌生男人抱在怀里,碗儿觉得脸红心跳,抬腿想跑。
  “等等。”陈翀喊住了碗儿。
  “我们三个这么可怕吗?你怎么一个人来报道?你哥没来送你?”
  “我哥……他……出差还没回来。”
  “住校吗?”
  “住。”
  “那我们帮你把行李取来吧。”
  “不用,我家离学校不远,这几天我走读。”
  “你去系里报道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见陈翀坚持,碗儿只好应道:“那好吧。”
  从系里出来碗儿老远看见原野、约翰在原地等她,陈翀不知去了哪里。碗儿随他俩人走到校门口等陈翀。一辆白色伏尔加停在眼前,碗儿退了两步为伏尔加让路。原野和约翰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前车窗玻璃降了下来,“上车。”是陈翀的声音。
  定睛看去司机位子坐的居然是陈翀,碗儿坐到了前面副驾驶位子。
  车子启动刚刚开出十多米,对面一辆黑色拉达车急速驶来,两车交错间刘丽娟的脸从拉达车车窗闪现:“碗儿。”
  两辆车几乎同时刹住。
  晨曦和刘丽娟下了车向伏尔加走来,陈翀等也下了车。
  晨曦和陈翀握手问候。
  碗儿看到晨曦和丽娟俩人满头是汗,满脸发红,知道是为了自己今天到学校报道而急赶回的。
  “行李都在车上。”刘丽娟边说边用手去擦脸上的汗。约翰递给刘丽娟一小包纸巾,刘丽娟甚是感谢。
  双方挥手道别,碗儿坐进后座,陈翀的车子驶进学校……
  回家的路上,刘丽娟试探地问碗儿:“陈翀是官家子弟吗?他拉你干什么去?”
  碗儿一脸茫然:“我哪里知道,我只是在校园遇到他们,他们说要帮我回家取行李。”
  晨曦黑着脸命令:“这个陈翀要离他远一点,纨绔子弟是非多。还有那个约翰不觉得很怪吗?”
  陈翀似乎忧心忡忡,恍惚觉得这个陈姓男生在有意无意地接近碗儿。
  “你们俩事儿办得怎么样?”
  “这次去上海收获可不小,认识了一位美国来的华人朱枭天董事长,过些日子他要来S市,说要在S市设分公司,他的一笔单够我们做一年的。这位朱董事长对S市很熟悉,说起古迹建筑、文化市场、学校,甚至还提到我们家附近的电影院。我真怀疑他是本地人。”
  刘丽娟谈起上海之行喜形于色,滔滔不绝。
  “他要考察我们工厂吗?”碗儿插言。
  “那是当然,如果不想给我们订单那就不会考察厂子了。”
  “那为了欢迎朱董事长的到来,我们需要做些简单的工作了。打扫卫生、统一工装、有几个警示牌儿需要换了,是不是还要粉刷一下车间?”碗儿也被刘丽娟感染了。
  “碗儿开学了,不要耽误她学习,这些事丽娟你多操心吧,厂子扔了十来天了,我要抓一下生产,还要写出朱董事长要的生产计划书,整理出近两年别人家的生产合同。”
  “为什么要进近两年别人家的生产合同?”碗儿不解地问?
  “这是一位心思缜密的商人,他要查看我们的生产实力和技术能力。”
  自从办厂以来,晨曦第一次感到无形的压力在向他靠拢。
  “老奸巨猾的商人。”刘丽娟概括说。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