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雪凤凰>【绿野】第十五章 过新年了

【绿野】第十五章 过新年了

作品名称:雪凤凰      作者:冷月竹林      发布时间:2015-05-05 16:23:09      字数:3197

  但是由于着急跑错了方向,因为一直是闷着头的在山里转悠,所以不知不觉的跑到了天黑,是又冷又饿,直到山林里出现了枪声,才知晓是六叔的救兵,急忙大声喊:“六叔,俺们在这里呢——”喊声冲进稠密的树林,震荡着满山谷,山坡上的落雪,往下滑落着,整个黑夜,透着恐怖,黑糁糁的夜空之上,星星神秘的卡巴眼睛,冷风劲吹。
  孩子们,这个时候,才意思到大人们说的话是对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居然都惊吓了一身冷汗,都茫茫然不知道哪里来的白光,也不知道是怎么脱离险境,也不敢说出来,害怕家长骂,害怕不听话挨家长的打,但是他们几个始终惊奇的是,怎么忽然一道白光?这是从哪里来的一道白光呢?
  六叔听到喊声,和几个家长还有村子的人,找到了孩子们,看到他们丝毫没有受伤,只是一个个哆哆嗦嗦的,才放下心来,固然心底高兴,但是看到孩子们不听话,回到家中还是要挨顿打。
  家长们心情自然是,挨顿胖揍也值得,让他们记住教训,免得日后,还犯同样的错误,让他们担心。
  孩子们惊奇的心中,是不平静的,即使挨了打心中也是愉快的,因为这次进山里之行,弥补了孩子们的奇怪的好奇的心里,同时也弥补了走进大山里的渴望,因为他们看到了美丽的白狐,因为还有的人们没有看到白狐。仅仅是在传说之中听到而已。
  尤其是九蛋子,二狗子对身边的小伙伴们,添油加醋,添枝加叶的一顿白虎,说的孩子们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两个人,有时候还要求他们两个人待着他们去山里。
  二狗子说道:“用耳朵听听就行了呗,那白狐狸不是说见谁就见谁的。见到它必须是与它有缘分的人。”
  其实二狗子说完这话,心里自然没底气,他至今还想不明白,那道闪电一般的白光,到底是不是白狐狸呢?
  总之,是那道白光营救了他们。
  人的欲念与贪念的思想,在无形之中形成,有的是亲身体验,就知道其中的奥秘,有的是没有体会,而没有体会到的,就是要尝试,就是要拥有,这就像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无形之中又再一次折磨着人们,偏要得到,而得到了又如何呢。
  人生亦如此,智慧也罢糊涂也罢,愚蠢也罢,精明也罢,都是宇宙之中一个过客,而人这一生不就是糊里糊涂,看透了别说透,平平淡淡的走过去吗。
  腊八节刚刚过去,时间很快接近了年底,孩子们还处在腊八节浓重的氛围里,有时候闲聊的时候,也是大人们的话题,这过新年是孩子们最盼望的好日子到来了,因为,新年里能吃到一点,平日里吃不到的东西,还可以家家户户的走一走,闹一闹,获得大人们的青睐。
  新年是人们最注重的节日了,也是家家团圆的日子。
  兴山村的新年是隆重而热闹的,家家户户都把这一天,当做新年里最重要的一天,寄托一切美好的心愿,祈求老天让自己过上红火的日子,有的人家打开家谱供在家中最上位:“这份家谱就是家中祖父称之为曾祖,曾祖之父之为高祖,高祖之父为天祖,天祖之父为烈祖,烈祖之父为太祖,太祖之父为远祖,远祖之父为鼻祖。“鼻是指,因人怀胎,鼻先受形,故鼻祖为始祖。”是平日里不舍得吃不舍得喝,攒下来的钱买来供品供上,且全家人给家谱磕头,然后敞开屋门,到外面放上一串小鞭炮,喜迎家谱也就是老祖宗回家过年。还有的人家供奉财神爷.保家仙.观音菩萨.王母娘娘之类等等。
  无论供奉什么,愿望只有一个保全一家子人平安,健康。
  在新年初一的头一天,要带上全家子的人从村头走到尾,挨家挨户拜年,大人孩子都要磕头,说拜年嗑,这拜年嗑,就是叔叔、大爷、婶婶、大娘过年好。从这拜年当中体验到了村子里的人们互相感情的沟通还有亲情的流动,也是互相尊重的意思。
  一天下来大人们是有点厌倦,唯有孩子们感觉不到耐烦,每当得到一块糖或者一分钱一个饺子的时候,便欢喜的不得了啦。
  还有小村子里喜爱扭秧歌的,踩高跷的人自动组成一个队伍,挨家挨户门前扭秧歌,从这个小村子里扭到另一个小村子,秧歌队给新年带来了喜悦,带走了人们沉闷生活的寂寞。
  这只小小秧歌队,也是村里唯一的表演队,吹喇叭,敲锣的打鼓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身体很好,每到过年,都像小伙子们一样精神抖擞,他们坐在驴车上面,喇叭吹得响,锣鼓声声,震天震地。
  最重要的是表哥家给了无常的赞助。秧歌队在小村子井边两颗老榆树下,扭一阵子后,然后浩浩荡荡扭向别的小村子,整个小村子处在一片浓浓的节日气氛里。
  那个时候,大秧歌是人们最富有娱乐的喜庆的节目了。平日里看不到的,所以人们期盼逢年过节,能看到这个欢庆的节目。
  这一年的冬天,眼看着就要接近年底了,母亲亲手制作了漂亮的衣服穿在凤荣身上,站在小镜子前,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子出现在镜子里。
  这个时候两个哥哥跑过来,扯住妹妹的衣服商量的口气说:“妹妹,这么漂亮不要嫁给表哥吧,因为表哥太丑了,真地配不上你哩,咱和爹爹说说去,要你嫁给一个比表哥好看的人,行不行呢?”
  望着两个哥哥,凤荣的鼻子一酸,泪水流出来了,说道:“他丑不丑的俊不俊的,对俺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关键是爹不该给俺定下这门子亲事,凭啥他要给俺定下这门子亲,也不问问俺愿不愿意。”说完,她脱掉衣服往自己的房间里跑去。
  两个哥哥跟在后面不知所措。明知道妹妹心里不愿意,但是没有办法能帮助她。
  母亲走过来叹息了一声,把两个孩子拉到一边塞了两块糖,说:“出去玩吧,等明个你们的新衣服也很快做好了。”等背过身去的时候,泪水流了下来。
  因为她看到小小的凤荣内心深处的不情愿,这是她最担心的,也是她最替凤荣难过的地方。
  新年很快就到了,有的稍微富裕的人家门前挂起了红灯,红灯里面放上的是红色蜡烛,灯罩有的是用水桶冻成冰,里面直接插上红色蜡烛。有的用红布铁丝自己制作的,唯独表哥家是红纱灯笼,高高的挂在门前,像是炫耀又像是显示着一种另外的显贵。
  兴山村的夜晚,被这些红色蜡烛的小灯笼镶嵌的异常美丽。
  两颗老榆树身上飘荡着红色的蜡烛纱灯笼,油坊的葫芦大钟旁边因为有红色纱灯而显得神采飞扬,三十跟木上酷刑用的头桩子上面,也吊上了一个红色沙灯笼,而显得倍加威严,神圣。
  远远的望去,整个小山村,就像一座美丽的天坛,恩赐与人们,欢庆的节日,以一种期待的心情祝福着新年这个欢乐的日子。
  凤荣的父亲是把这个灯放在心上了,心里思想着,怎么能把这个红纱灯笼,高高地挂在自家的门口,因为自己家大门上面空空荡荡的,而显得没有一丝生气,正在寻思着,忽然门开了,只见表哥进来了,他手里提着一个盏新的红纱灯笼,他顿时眯起双眼,乐的有些合不拢嘴了,急忙起身迎接的姿态,沏茶,倒水。
  这个时候小哥两个跑过来,提着这个小灯笼,跑啊跳啊,一阵子高兴。
  母亲的表情依然忧郁,凤荣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两个小哥哥拉住表哥的手说:“表哥,还是你有本事哩,将来俺也要像你一样,过好日子哩,就是俺的妹妹长得好看,你人生的丑哩。”表哥一副得意的神情,当听到丑这个字眼时候,撇撇了嘴巴。
  “去去,别地方玩去,你们懂什么,人不可貌相哩,你们将来要有你表哥这个本事,就什么都有了,哼,只怕你们不能哩。”说着父亲皱着眉头挥手示意。小哥两个急忙跑向外面,不敢出声了。
  紧接着母亲做好了饭菜,饭桌子摆上,父亲给表哥夹菜,喝酒,几盅酒下肚,表哥的脸上撒上一层红晕,他瞄着凤荣的房间,不时地心里想着:“凤荣怎么不出来呢。”
  自从凤荣躲着他以后,他还真是一天比一天思念凤荣,就他的那一点心事,早就被父亲看的明明白白,他劝着表哥喝酒,心里也在盘算着……
  拐子凡的钟声清澈的响起来,这钟声潜藏着一股傲慢一股动力一点清凉,旋转在人们的心中。
  人们都沉侵在过新年的气氛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红蜡烛,吃着香喷喷的年夜饭,团圆的心情,围坐在小炕上,热乎乎的火炕上,喝着酒的,打着牌的,摸着天九的,嗑着瓜子的,吃着抄包米花的,也只有在过年才能享受到这样舒服的日子。
  新年的鞭炮声声,震动着大地,震动着整个小村子,震动着不同思想,不同的人生……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