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雪凤凰>【绿野】第十二章 魔鬼听了也被感动的

【绿野】第十二章 魔鬼听了也被感动的

作品名称:雪凤凰      作者:冷月竹林      发布时间:2015-05-01 09:18:47      字数:3163

  在看小小的凤荣,随着时光的推移,逐渐在成长,成长的岁月里,表哥经常陪伴她在一起玩耍,经历过一场灾难的凤荣,越来越聪明、活泼、机灵、越来越懂事,然而凤荣哪里会想到,这是父亲有意思的安排,她整天疯呀、闹呀、笑呀、快乐的像只小鸟。
  然而,在她刚满八岁那年冬天,一场婚礼决定了凤荣的长大。
  记得,那一天,表哥兴致冲冲从外面穿进来,二话没说,拉起凤荣就往外跑。原来,邻居家正举行热热闹闹的婚礼。
  这场婚礼众多的邻居们,还有许多孩子观望的眼神。
  表哥拉着她分开人群站在前面,一个场面正展现在眼前,身穿蓝色新装的新郎正喜气洋洋的背起一团红的新娘,新娘头上蒙着红盖头。
  他欢天喜地向前迈开步子。身后面跟着一群人,按当地习俗,由两个人手捧红盆,盆里面装着五谷杂粮和细碎的五彩纸。一边走一边抓起一把朝新娘打去。嘴里念着顺口溜:
  五谷杂粮打新娘
  快请新郎来帮忙
  不帮忙来打新郎
  新郎新娘一快打
  将来生出好娃娃
  凤荣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因为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围绕着两个新人,前后护拥着。
  表哥低头在她耳边高兴地说“你看,这就是结婚,等你将来长大了,俺也会这样娶你,到那个时候比他们还风光呢!”
  “为什么呀?”凤荣很认真。
  “因为咱俩以定好亲了。”表哥神情庄重得意地“就等着你将来长大做俺地新娘了。”
  大美人突然在身后边插嘴巴说道:“哎哟,凤荣,你看将来长大的时候,你的表哥也就是这样子娶到你哩,等你吧将来长的哩,俺这大美人亲自给你当娶亲婆哩。”
  大美人说完话,她撇了撇嘴吧,她拍着大腿大声的笑了。身旁的听到她说话的人们也跟着笑。
  刹那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但见她双唇紧抿,狠狠瞪了表哥一眼,甩给表哥一句:“你休想!”
  转身拔开腿就跑,身后面表哥的喊声,串串的鞭炮声,掺杂着众人的热闹声,仿佛一曲不和谐的合唱队,简直闹翻了天。
  从此,小小的凤荣失去了以往的欢乐,在她的心中,她懂得了她父亲给予她的偏爱,懂得了母亲的咳声叹气。懂得了表哥的良苦用心。
  随之而来是的是愁闷忧伤的日子,她那一颗小小的心灵被沉重的套上婚姻的枷锁,她的天空布满了阴郁的愁云,每当天空飞走燕儿时,那片乌云便会即刻落下冷冷的泪珠;她希望能够留住雪儿的脚步;她盼望着天地能够颠倒;她希望拥有一个神奇的梦在这个梦里能够拥有一把神奇的钥匙……
  每一次看到表哥眼睛看着自己的神情,他的目光犹如锥子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她,让她有疼的感觉,还有不舒服,所以每一次她都想着要脱离开这双眼睛的纠缠。
  每一次人们无意中谈到表哥与凤荣的时候,她想把耳朵塞住,尽量不要听到刺耳的声音,有时候她问母亲,这是为什么,母亲无奈的背过脸去。
  看到父亲坐在饭桌子上的时候,那副笑眯眯的神情,好像每一天都有高兴的事情围绕着他。
  看到他的父亲这个样子,她皱紧眉头。
  两个小哥哥看到凤荣泪水洗面,一双臃肿的眼睛,是真的好心疼她,有时候贴近她的耳边说道:“俺们两个当哥哥就是没有能耐让你高兴,也没有能耐解除你的婚约。
  逐渐逐渐的她明白了,父亲每一天里饭菜可口又有酒喝的,这都是占到了她的婚姻的光环。
  每一次,人还没有迈进门槛,就能听到表哥公鸭嗓子的声音,她心中厌烦的不知所以。
  小小的她,在心中一块阴云布满的地方,一直在下着雨,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打开她晴朗的日子。可以躲在一个地方,找到一把小伞安安静静的避雨。
  有时候家中你来他往的,看着小小的凤荣,嘴巴里夸奖道;这个孩子越长越水灵灵的,哟,她爹哎,你可真是有福之人哩。啧啧,有这么一个好闺女哩。还有那样一个有钱的表亲一家子,这可是粘上了光。
  他无比激动的说道:“那当然哩,这可是上天恩赐俺地。”
  看到他高兴的姿态,凤荣的眉头皱成一个疙瘩。
  当她知道自己生下来就被父亲许配给表哥,这就是说明,牵绊的绳索,她就是一个没有独立的个体,一个没有自由的人,是因为表哥家拥有的一座油坊,当她知道父亲是爱上表哥家的钱财,她从心底憎恨,卑鄙着他。
  那个时候的她,还很小,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个贪财的人,不知道怎么能够退去这个婚约,因为有很多的无助,压抑着小小心灵。
  每一次看到表哥笑吟吟的看着她的模样,她心里一阵惊悸,这个人就是将来和他一起走上生活之路的人?
  看到天生丑陋奇丑的他,心中自然升起一种别扭,升起无限惆怅。真的是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有时候她悄悄的问自己,为什么你的快乐都没有了,为了什么活泼的感觉,荡然无存了呢。
  记得,那一次,大美人来到家中,坐在炕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闲聊嗑。
  大美人撇了撇嘴巴把凤荣叫道身边坐下来,她用手抚摸着凤荣一头柔软黑黑的头发说道:“多好的孩子哩,大妹子你说你们家可是前世烧了多少香火,把这孩子生的水灵灵地,如果不是定亲早哩,俺是要给这个娃子找到一个比她表哥还要好十倍子的婆家的。他爹走这一步太早哩,都用不上俺这个大美人哩。”说完话,她抱起凤荣亲了又亲。
  凤荣被她亲的很难受,她的话,她听懂了,她不理睬她,很生气的看着大美人。
  大美人看着她用眼睛瞪着她,哈哈笑道;你瞧这个孩子是咋地了呢。
  她内心不高兴的就是听到婚姻两个字,每次听到这两个字,就感觉到了,天地在一片昏暗之中。
  每一次,表哥来到家中找她玩耍,她不像从前一样高高兴兴地跟着表哥到河边摸鱼了,也不愿意和他到河边一块在水中嬉戏了。
  如果被父亲逼着去和他一块出去玩耍,那么她要带上两个哥哥,有时候她抵抗父亲的支配,父亲使出权威,她内心不惧怕的,但是小小的她,又奈何不了父亲。
  小小的她,胳膊是扭不过大腿。
  面对着父亲得意的面孔,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怎么会摊上这样一个人做他的爹呢。
  他面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迫使她难过。
  有时候,他拍着凤荣的头说道:看俺的闺女多乖巧,多听话哩。
  有时候表哥来到家中,一整天介都不愿意离开,她的心中是有一块石头,石头碎掉了,把心砸出了血。痛彻心扉,支离破碎。
  就像眼前一层高高的墙壁,她想越过去,但是她没有力气。
  看到父亲殷切的对待表哥的神情,她感到的是身心疲惫就要崩溃了。
  所以每当表哥照常来到家中的时候,她摔门进入自己的小屋子里,保持沉默。
  冬季里也不和他一块在河边溜冰,一块去村口处打木桩子上玩上酷刑的游戏了。
  也不愿意和他一块看着张铁匠烧火造锅打铁。
  更不愿意和他一块去小山羊的爷爷那里听故事,不愿意和他在一块玩耍了。
  如果有人看到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一块玩耍,那么就是要逗趣几句。
  所以她没有了快乐,因为她不想让她的父亲攀上这门子婚姻,因为她是不同意的。每一次看到她自己孤单单的身影,她内心忧郁起一层幻想。
  幻想这不是真的,幻想的世界里,多少次她说服父亲,解除了婚约。因为这个婚约是她的不快活,以至于造成一辈子的阴影。
  如果表哥做为哥哥她是不反对的,她心目之中他就是一个哥哥,而不是未来的夫君。
  她未来的夫君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她要自己去选择的,而不是她的父亲任意支配,任意将自己许配给谁就给谁的,所以小小的她已然没有了快乐的滋味。
  心中的苦恼像一杯苦酒,辛辣而又难以下咽。
  小小的她,承受着父亲的统治,他的思想除了封建意识在作崇还有他的贪财,而没有顾虑到孩子的心情,而不去体贴孩子未来的婚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而有的就是他自己的享受,他怎么舒服怎么来,反正你是他的孩子,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听他的安排。
  万般无奈的日子里,小小的凤荣除了悄悄地乞求还能有什么呢。在她小小的世界里她唯有这样乞求才能够做到唯一心灵的安慰。
  “时光啊,求你放慢些脚步,别让俺长大,因为长大了就要嫁人并且嫁给哪个丑小鸭子的表哥,不,不要嫁给他,更不要听从父亲安排自己的一切。”她流着泪这样祈求着,她的声音连地下魔鬼听了也会被感动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