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雪凤凰>【绿野】第十一章 怒火中烧

【绿野】第十一章 怒火中烧

作品名称:雪凤凰      作者:冷月竹林      发布时间:2015-04-30 08:29:37      字数:4552

  书说回来,在看小小的凤荣,整个人躺在老榆树下,身体柔弱的像一片瘦小枯黄的秋叶,在她的安静的世界里,有一双魔力胀满血淋淋的手,用尽所有力气拽着她,使她像漂浮在一个没有谷底的洞穴里,整个人是没有了呼吸般。
  突然这个时候一片绿荫出现在眼前,托起她把她从谷底之间,轻轻地舒缓地一点一点送回到有阳光的地方,是从冷冷的黑暗里越来越暖,越来越柔软的,好像有一张有力的手臂儿,慢慢的把她举到一个火球的地方,火苗浓烈的向上腾起来,整个火球燃烧的正旺。
  身后的谷底忽然变成了一片平川,忽而又变成了一片绿色的草地,火苗慢慢的熄灭,变成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她在小雨之中沐浴,仿佛她自己是一颗茁壮的小苗,在雨中傲然成长,突然小雨又变成了一场洁白的圣雪,傲雪的世界里,美丽的六角花开遍了整个世界角落,纷纷扬扬,晶莹剔透,落舞翩迁,她仿佛长出了一双翅膀,飞翔在自由宽阔的银白色的世界里,她夹杂在雪花飘舞之间,一个自由独立的个体仿佛变成了一朵雪花,慢慢的舒缓在自己的境界里自由飞舞!天地间在她的眼前辽阔亮堂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小小的凤荣忽然睁开眼睛,嘴里呢喃着轻声呼叫:娘!一家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像做了一场噩梦,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一家人喜出望外!
  看到醒来的凤荣,母亲急忙打发六婶子,告诉吴有才去刘家屯子追回凤荣的父亲。
  老榆树是村民们唯一寄托希望的地方,也是人们最崇拜最敬佩的最神往的老榆树了,这里还有一段不凡的故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人们的心中,这两颗老榆树简直就是村子里面神奇的树了,所以非常敬拜它。
  单说凤荣的父亲,骑在马背上,是一路尘土飞扬,卷起的尘土就像一颗熊熊燃烧火焰的心,烧烤的他日夜不得安宁,是满嘴起大泡。眼看着凤荣就要不行了,这怎能了得呢,恐怕凤荣的小命是凶多吉少。
  自己的希望不但落空还一无所有,他日思夜想的好不容易盼望生的闺女,就不能这样不行了,心里发狠地想道;哎呀,好你个刘家屯子,这个破骡子俺不整死你,就算是手下留情了,谁知道凤荣的后果会是如此地步,这简直就是要了俺的命根子哩。
  枣红马驮着他,像是懂得主人的心情,腾空扬起四只蹄子飞一般疾奔刘家屯子,经过几条山路,绕过几个村庄,是马不停蹄地,火速赶到了刘家屯子。经过屯子人指点,马上找到了破骡子的家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破旧的土房子,他飞起一脚踹破了破骡子家的房门,破门板已经糟烂,歪斜一边,他直接冲了进去,正赶上破骡子在家土炕上躺着闭目养病,因为刚刚享受完屯长给予的酷刑,那模样是窝窝囊囊,头发上沾满了草根子,胡茬子满脸,看形象简直一点都不像个人样,是猛然见到这个来主,吓的整个人都瘫软在炕上,妈呀妈呀直告饶;俺今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你饶了俺吧,跪在地上直磕响头。他拳打脚踢厉声怒道;俺今天要是在家里整死了你,算是俺不够义气,走,找你们屯长去!他揪着他来到了屯长的家中,抬起脚照准了门,哐当一声踹门而入,猛地出手把破骡子摔倒在地上。
  正赶上屯长一个人坐在坑上吃午饭,饭桌子上面是大葱大酱,还有两个馍馍,正赶上他媳妇带孩子回娘家,屯长大吃了一惊,因为都已经见过面,看到这冲劲,在看到他气势汹汹,在看到他难看的脸色,在看这地上的破骡子,屯长就知道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来主,坏了,肯定出了大事情。
  他见到了屯长马上破口动怒:“你个屯长还有心思吃饭,你们可坑死俺哩,俺地闺女活活地被他吓死哩,俺今天要把破骡子的皮拔下来,大卸八块带回去给俺的闺女送行,然后架柴火非烧死他不可,让他亲自为俺的闺女抵命!”屯长一听就明白了咋回事,心里一动,几天前见到的女娃子被吓死了,真真是可惜了,那么漂亮的一个娃子啊,如果不是死了,否则人家怎么能亲自找上门来呢。
  这个破骡子你可是摊上人命关天的大事喽,俺再也不能保护你喽。他一拍胸脯,急忙安慰凤荣的父亲说道:“大哥你别急,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俺要破骡子给孩子偿命去,俺就能做这个主。凤荣的父亲;就是今天俺要了他的命也不解决俺心头的恨那,你们怎么能赔得起俺闺女的命那,你们拿什么赔又怎么能赔得起呢,俺的闺女可是俺这辈子的命根子,就是拿他的破骡子的命,也是赔罪不起的哩。”
  屯长心里明白了他的用意,早就听说了他是爱才的主,于是马上吩咐瘫痪在地上一滩泥的破骡子说道:“赶紧把你私藏起来的钱财都拿出来,还有今天都抖落的干净了,准备给你打口棺材,然后就把你的尸骨埋上,不过你得让人家抽你的筋骨,也是你这么多年的报应,谁让你偷儿卖女的,看看你这个家都成了什么样子了,这么多年都不误正业,老婆孩子都让你像畜生一样给买了,还出去坑人,今天就是你的下场,罪有应得。”
  破骡子哆哆嗦嗦地在破衣服大襟里伸进去一只肮脏的手,掏出来一个破布包,打开一看原来里面仅有一个金镯子,递给屯长,屯长看到了后问道:“就这么点家产了吗?家里还有吗?”破骡子点头表示,再也没有了,就这个金镯子还是他媳妇唯一留给他的念想。那还是自己风风光光的时候,迎娶村子上梳着一根大辫子的名叫丫崽子姑娘的娘家的陪嫁呢。
  本来人家姑娘的娘家是大户人家,本来就不同意和自己成亲,但是还是让媒婆子好说歹说,甚至是给丫崽子骗来的,和自己成了亲,想到娶媳妇的那一天,他竟然咧嘴巴笑了。当他看到骡子背上漂亮媳妇,心里那个浪那,在看到媳妇白白净净地,手臂上的那只金镯子,是怎么看怎么喜欢,他还忍不住偷偷地摸上一把,看到那个手脖子往后缩,他心里乐啊,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个媳妇来,心里着急,盼望时间怎么还不快点过去呢。
  好不容易盼到了天黑,心急火燎地的将媳妇拨了个精光,一把抱住媳妇是这个亲呐,媳妇丰满的身体被她折磨的是娇喘嘘嘘,揪着他的一头乱草的头发,狠命地叫唤着,他是挺住了命根子使劲的在媳妇身上磨蹭。谁知道欢乐的日子不长啊,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走上了卖儿卖女的犯罪地步。
  这简直就是坠入无底深渊不能自拔,明明知道是坑人害人,但是他还是挺着六亲不认的眼神,猪狗不如的铁石心肠,还因为自己懒惰十足,先是买了大女儿,换回来的钱财,获得了甜头,接着又是老二,紧接着又是老三,眼看着三个女儿被他偷偷地卖掉,结果活活气死了媳妇丫崽子,草草地埋葬媳妇后,坐在荒凉的坟包前,流下来几滴眼泪,就算是给媳妇送行,在看到惨败的家,哪里还有闲心过日子,心就更加散乱了,死不悔改一发不可收拾,他做的昧着良心的事情,明摆着就是惨无人道,哪里还有半点人性可言,偷本屯子的孩子买到外村,在偷外村的孩子买到别处,仅仅几年赚回来的钱财是吃喝嫖赌都照化没了。
  想起自己的这个德行,他咧着嘴巴又笑了,明知道兴山村的小媳妇秀花,是有几分的魅相,如果不是她与自己相好,不然俺怎么能知道凤荣这个孩子呢,只可惜那个秀花太没有良心了,只为了俺口袋里的几个钱,想起那个时候,秀花是隔三差五的来偷偷地和俺相会,结果俺口袋里的钱花光了,她也不来了,说不上又去了哪里撒野去了,又看上谁口袋里的钱财了,哼,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俺如今就是落配的凤凰不如鸡啊,如果能东山再起,俺就让你秀花回心转意,如果俺的口袋里有了钱,俺还要风风光光地迎娶你秀花,不再是偷偷摸摸地。
  每当他想起秀花光滑洁白的身体,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的心里美的如喝醉了的几坛陈年老酒一样,如果秀花能伺候俺一辈子,那可是俺的福气喽,只可惜俺这次去了兴山村都没有看到她的影子,俺可是被吊在那么高的地方,俺可是偷偷地睁着眼睛在找她,愣是没有看到她,但是想到秀花,不管她是怎么样一个女人,这辈子能遇到她,就是死了也甘心了,想到这里咧着嘴巴的笑容收了回去。
  人性的缺点与弱点就是思想产生出来的。都到了那个地步了,还在想着这些。又回想起那个时候,屯长号召屯子里的人收拾过他,为了保住性命,他就发誓从新做好人,刚消停了几年,结果,那一次听秀花说兴山村出了个凤凰,于是贼心不死,就想着在拼搏一把,结果事情没成功,还惹来一场横祸,小命眼楸着就要没喽,留着这个金镯子也没用了。于是他掏出来最后的家产,凤荣的父亲一把抓过来看个仔细,然后顺手踹进贴身的口袋里。嘴里骂道;找把刀子来,俺这就活扒了他的皮。
  破骡子妈呀一声整个人摊倒在地上。屯长也是气得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飞起一脚猛踹他。
  破骡子哭诉说道:“屯长俺还不想死,还没有活够,可是你今天让他扒了俺的皮吧,谁让俺做了缺八辈子德的事,谁让俺作孽呢。俺若是死了,俺就求你一件事,给俺媳妇坟头烧几张纸钱,俺也就了了俺的一点心愿。等俺下辈子再拖送人俺在报答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为什么要等死到临头了,才知晓自己不该作恶多端,为什么要等到良心发现,才知道爹娘给予的生命,才真正的是可贵呢。
  凤荣的父亲手里拎着一把屯长找来的破菜刀,生锈的菜刀黑不溜秋的,延边豁口明显的破叉子,他是不容分说,马上下手扯破他的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肩膀,正琢磨在哪里下刀子合适,因为是第一次宰杀人,心中有些发毛,但是事情已经至此,就是逼着他也要下狠手骂道:“谁让你把俺的闺女吓死,谁让你往俺命根子上撞,今天不宰死你,不能解决俺心头之恨,你拿命来!”他闭上双眼狠命地用尽所有力气是手起刀落。
  “住手!”关键时刻吴有才扬手接住了正要砍下去的刀子。
  他睁开眼睛看到吴有才愣住了。
  吴有才打马扬鞭及时赶到,说明了原因后,凤荣的父亲开始不相信,可是看到的是村支书亲自到来,他的气就往下消了消。
  屯长又一次见到村支书,看到刚正不阿的村支书是心里面佩服他,刮目相看,与他握手言语亲切,于是斩钉截铁说道:“如果你们还不能出气,不能原谅他,俺情愿把他完全交给你们处置,俺这里棺材都不给他准备,亲自着急大伙,把他的尸骨扔进山谷让狼叼老虎啃,让这个祸害人的败类,永世不得翻身!”
  吴有才看到屯长正义凛然,心地纯正,是两个年轻的管理者心灵相通啊,他怒气渐渐搁浅。心中想;得饶人处且饶人,是谁都不愿意自己家中出现了牲畜的事情来,事情出现了也不能都怪他,应该是理解他的心情。
  吴有才亲自到来,一是凤荣母亲嘱托,二就是害怕凤荣的父亲他不相信,怕他闹出点啥事情来,所以打马扬鞭急速飞快而来。
  事情已经至此,破骡子他还有脸活着吗,当天晚上喝完了家里唯一的半壶酒,借着满月发出的寒光,艰难地攀上了山顶,来不及细想人活着的美好,想着作恶多端的惋惜,喊了一声爹娘,还有媳妇丫崽子的名字,本来想到媳妇坟头看一眼,可是害怕死去的媳妇的灵魂都不能原谅自己,自己也没有脸面再去坟头了,心中暗暗发誓到:“媳妇俺给你磕头了,如果下辈子再拖送人,俺说啥在不做错事哩。可惜的是俺还没有活够哩!”就一头栽下去自寻短见跳下了悬崖。
  有的人活着不珍惜生命,而是到了生命要结束的时候,才思想一生过的是多么渺茫,白白浪费了大好时光,而为什么等死到临头才知晓生命的可贵!
  时光就像旋转的梭子,不停留脚步,日月星辰茫茫宇宙之间,追赶着每一个人的降生到死亡,孕育万物生长,自然界的生灵与人类,都是每时每刻在不停地运动不断地成长!每一个人生来就是在这个世界上能活出英雄本色,而有的人活着真真是浪费了宝贵的生命。不明白自己为了什么活着,而活着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甚至在悲哀之中叹息,尤其是不自由受到约束的生命,而生命本身对于有的人又是多么无奈又是那般无助。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