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雪凤凰>【绿野】第十章 惊吓后的凤荣

【绿野】第十章 惊吓后的凤荣

作品名称:雪凤凰      作者:冷月竹林      发布时间:2015-04-29 08:33:16      字数:3333

  她的一双小脚丫颤颤巍巍的来到了大美人的家。大美人看到公鸡和这瓶子老酒,心里高兴,当她看到老八驼子和她是怎么看是怎么般配,于是就给这两个人捏合到一块,这也是她没有看错,也没有看走眼的一个唯一的过得好的一对,也是唯一相亲相爱的一对夫妻。大美人着实为自己也为了这次他们的结合,仿佛又年轻了几岁,心里既甜蜜又增添美意。
  她的二嘎子见到了这瓶子老酒,高兴的小眼睛嬉笑咪咪的。等待她娘走了以后,烧开水,杀鸡,炖鸡,喝酒,到了晚上,二嘎子死死地亲昵大美人,夸奖媳妇是能干的真正的大美人。
  自从俺把媳妇娶回家以后俺娘见到了她的时候,简直就是拉着她的手就不放了,生怕她飞了,像是得到个稀世之宝物般稀罕她,媳妇也是看到娘亲切的模样,就甜甜地喊娘,这娘两个人是相处的非常的好,整天介黏在一块,亲亲热热的,好像有说不完的心里话,看上去就比亲娘儿两个还亲,老八驼子娶到媳妇以后,老八驼子心里像万朵桃花开放,心中默默祈祷这辈子要好好过,媳妇就是他自己一生最爱的人,死心塌地爱着你。
  感谢大美人这个大媒人,如今回来一趟也是想亲自上门子去答谢大美人的,也真是奇怪的事情,就看哥嫂他们冷漠的行为,自己也为媳妇感到心寒,这样媳妇不但死了心情,以后再也不会挂在嘴边叨念他们了,这种亲情不要也罢了,这哪里还有亲情的存在,就是和小山羊家的老黄牛都不能相比,老黄牛都懂的亲情懂得救一个与它不相干的人,而他们简直牲畜都不如。
  夕阳无语的走下山去,路上老黄牛拉着的木头车轱辘声一阵急来一阵缓慢,两个孩子依偎在她的身旁逐渐的睡去。老八驼子赶着牛车口中打着口哨。小路两旁树上雀鸟穿梭在林中。远处村落一缕缕炊烟渺渺升起,老八驼子催到;老黄牛,加紧脚步,咱们快点回家,回到了家,都好好的睡上一觉哩,好好歇歇乏哩,快走哩!
  古老的中国人有的人是看重亲情,有的人根本就不把亲情看重,能达到家庭和睦相处,也是每一个人心中的愿望,可是人心隔着肚皮,是千奇百怪,啥事情都能遇到,这亲情不能脱离掉的血脉相连,就是打折骨头连着筋,每一个家庭和睦了,整个大家庭也就和睦了!
  这一天,凤荣的父亲也牵着自家的小黄牛到了小山羊家中,正赶上老黄牛刚刚配完了种,休息,在槽子里吃草,小山羊父亲说:“今天恐怕不能了,等明天在配种吧。”可是小黄牛见到了老黄牛就发出哞——地一声,老黄牛精神亢奋,用两只牛角触碰小黄牛的头部,那个意思好想在说:“你咋才来呢。”两头牛亲亲热热,着实让小山羊的父亲和凤荣的父亲大吃一惊的。相互瞅瞅,眨巴眨巴眼睛,张了张嘴吧,愣是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个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牲畜与牲畜之间也有着心灵相惜,它们的世界也是有纯洁友谊,也是有善良和残酷之分,就像我们人类谁和谁对脾气,谁和谁是冤家或者是缘分,而我们人类是有语言有思想的,又是最聪明的世界上最为高贵的动物呢。
  
  从那以后,凤荣父亲不许凤荣在单独出去玩耍。同时也给村子里的人们敲响了警钟。
  事后被惊吓到了的凤荣,一连几天都不吃不喝的,最后摊在炕上,面黄肌瘦,整个人都成了皮包骨头,是谁看到了都摇着头说:孩子是不是要不行哩。还有的人背后瞎嘀嘀咕咕,指指点点,说孩子不行了,还啃着干嘛那,还不快点料理后事,最好撇到山坳里得了,免得害了老祖宗的门风。尤其是大美人口里;这回他那个爹再也美不起来了吧,哼,看他平日里神气的模样哩,这回可好,这个孩子要是给吓唬死了,他肯定找到刘家屯子拼命去,啧啧,动了他的命根子哩。
  人活着怎么就这样去看人家的热闹,在说你好好的一个人凭什么就在人家背后胡言乱语,还要添枝加叶,添油加醋,尤其是在背后打击作弄,做些不是做人的事情,也失去了做人的道理,做人还是需要谨慎自己的言行,有一句话;静坐常思自己过,闲谈莫论他人非。谨慎言行用完好的姿态完成一生。
  单说凤荣的父亲心乱如麻,整个人都被掏空了的感觉,是左找村医又找郎中给凤荣医病,见到了凤荣都摇着头躲开。没有办法了,就是找到跳大神的还有装神弄鬼的人来,看着瘦弱如柴的凤荣都摇着头走开,因为他们说了,他们的仙气在这孩子身上不好使,所以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害怕的哆哆嗦嗦,还生怕摊上什么事情,避而远之。
  看到奄奄一息的孩子,他是从心里彻底的痛恨刘家屯的破骡子,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也不能解决一颗悲伤欲绝的心,这颗心是坠入悬崖峭壁,悬在一个山崖当中的树杈之上,整个人怒火腾腾地升起,是在身体里往外喷发熊熊火焰,不亚如一座正要喷发的火山,闷烧坏掉了五脏六腑,也烧坏掉了思想里每日做的美梦,本来是日思夜想好不容易盼来的闺女,他娘十月怀胎,他是惊魂不定,知道她要生下来的那一刻,还是惊魄心魂,当看到的是女娃子时候,心里才安稳,一块石头落了地,而如今,莫非就这样凤荣真的要结束了生命,这岂不是要了俺地命,于是打马扬鞭疾奔刘家屯子,像大美人说的,真的去拼命去了,暂且不提。
  单说母亲更是心焦如焚,泪水洗面,如果这个孩子万一真有个三长两短,她也是和她一同去了吧,做为一个母亲一颗心纠结成千百万个疙瘩,如一团乱麻,眼前的女儿不能就这样无有了生命,她还小,还没有来得及成长,莫非自己的一个错误而导致了凤荣被人偷,惊吓成病,而一病不起,甚至要失去生命,悔恨懊恼,默默在心中祈祷;如果神灵能睁开眼睛看凤荣一眼,让孩子苏醒过来,自己割肉割骨头流血哪怕自己用命换回孩子的命,自己都不会遗憾。泪眼涟涟的看着面前的孩子。
  正当六神无主,无奈无助悔恨交加的时候。
  六婶来到家中看望孩子,看到她跪在地上,祈祷着神灵的庇护,心里也是难过的不能自己,于是忽然提醒着凤荣的母亲说:“俺看这个孩子是还有救的,咱们把她抱到村口的老榆树下许个愿吧,兴许还能起到点啥作用哩。”
  人在患难之中如果有人提个醒或者谁帮助一下,那么事情就有可能有转机,而不是脚下踩着和稀泥,残酷的打击,那种人也是生活之中存在,这种人活着也是人类的败类,而这六婶才是村子里最善良的人,这也是给与善良的人最好的回报。
  凤荣母亲满眼含着泪水,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线希望,抱起一把骨头的凤荣,后面跟着六婶子,这个时候,表哥的父母正好也来到家中,自从凤荣惊吓的患了病,他们几乎是脚步踏破王家的门槛,眼见着凤荣母亲怀中的不能喘息的凤荣,表哥的父母心里直哆嗦,难过的滋味不比凤荣的父母差,一个劲地叨念:“这是咋了那?这是咋了那?是那个阎王小鬼的要俺媳妇的命喽哩?俺打进他们的地界找到他们和他们说说,评评理,如果不同意俺就和他们拼命,并且把他们的阎王殿搅得不得安宁,问问阎王爷凭啥偏偏要俺的媳妇的命哩,评个啥子嘛?”
  凤荣的母亲见状,也不理会他们,抱起孩子匆匆往外走,当他们得知要去拜见老榆树,突然心中一线希望,急忙回身到家里取来上好的香火,红布条,叫来表哥,不大会功夫就冲到了村口老榆树下,香火摆上,把凤荣放在老榆树下,两家子人三拜九叩,哀痛欲绝,央求老榆树救救凤荣的命啊!
  太阳照耀下的两颗连理老榆树,闪亮出咄咄逼人的光芒,看着凤荣娇小病弱的身躯,摇晃着粗粗的枝干,像有无数双温柔的手,抚爱着小小的凤荣,一阵轻轻的微风拂过,温柔的贴在凤荣娇小枯黄的脸上,一种怜爱的温暖停留在她的娇小的躯体之上,此刻老榆树像一对慈爱的善解人意的老者,他们以世界上最火热的爱心暖暖的抚慰着这一家子,仿佛从一个冷漠的冰冷的世界里,舒展平生力气努力地夺回凤荣即将要失去的生命,仿佛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孩子而时刻准备着,一份尊严的表情,像是看穿眼前的每一个人的心,也读懂了每一颗心都是碎碎的念,焦虑的想,这种倍加伤感倍加痛的折磨,比刀子挖心还难受,目的只有一个,解救孩子的生命。
  世间万物都是富有生灵的灵气,世间万物的生命也是赋予人类思想的意念,如果你崇拜它,膜拜它,那么它会发出嘘嘘耀眼的光辉,就像一个阴沉的天气,期待太阳从云层里钻出来,而却不能缺少了死去沉沉的意向,何况生命是高贵的平凡的,渺小的,伟岸的,是坚强的,也是脆弱的,生命的可贵就在于这个世界是无偿的接纳每一个人的到来,而是用关爱的心情接纳每一个生命,但是有的人活着就是把自己生命看的不在乎,而有的人则相反,活着不体会生命的意义,直到死去,才明白生命可贵,而有的人活着就是热爱生命,把生命当做是无价之宝。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