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雪凤凰>【绿野】第三章 她一出生就被决定了命运( 三)

【绿野】第三章 她一出生就被决定了命运( 三)

作品名称:雪凤凰      作者:冷月竹林      发布时间:2015-04-14 16:10:21      字数:3801

  这个孩子的降生是没有给母亲多大的疼痛,但是给了母亲多么大的难过,从她怀孕的时候起,牵连着母亲柔肠的心,还有日夜祷告,和无奈流动的泪水,还有一颗悬吊的心,她无限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不知晓她的命运将会是如何。
  此刻接生婆莫名的看着他的举动,又看看炕上躺着的,是泪水不断的流淌,当然,她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看到怀中的娇儿,是水灵灵的那个漂亮,所以就惊喜的喊出了声音。她急忙劝劝她:“哟,大妹子,孩子出生了生的这漂亮,应该高兴哩,在说坐月子的人不该哭哭啼啼的,这样对眼睛不好哩,还有伤心对孩子没有啥个好处哩,孩子就会没有了奶水吃哩。”
  母亲转过身去。此时,母亲的心里非常清楚,他的目的就要达到,那就是生了女儿,立即将他许配给比他年长十岁的表哥,终身不变的娃娃亲,她是从心底反对他的定亲,更反对他选择的女婿,从此母亲像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生活里布满了的阴影,愁云密布般时时刻刻不离开左右,又提心吊胆的跟着她每一天,显然她是从内心深处不愿意这门子的亲事。
  原来,表哥家拥有一座几十个人的大油坊,是整个兴山村,十里八村人尽皆知的首富,这是他爹在心里整天都最惦记的。因为表哥在家中是独生子,因为表哥也没有到婚龄,这样他正好生了个女娃子,正好许配给表哥,正好随了心愿。
  凤荣刚刚出生三天,父亲就忙着与表哥家商议,隆重地举行了定亲仪式。定亲的那一天,表哥家请来三大姑四大姨,是所有的能沾上点亲属关系的人都来了,村子里有名望的人小山羊的爷爷还有吴有才,是该来的都来的,还有不请自到的,是为了凑热闹也是为了一顿丰盛的酒席,表哥家大院里张灯结彩,油坊里那口葫芦大钟都挂上了大红布条,一派喜气洋洋的场面,人们敲锣打鼓的庆贺,孩子们还以为过节了,都欢蹦乱跳的合着鼓起之声,撒欢的玩耍,欢闹的声音穿梭在小村子的上空,村口两颗老榆树也挂上了红布条,就连树上的喜鹊成双成对地,又结成一群乌鸦,承上启下在林中翻飞。整个兴山村的冬天因为这个喜庆的日子而喜庆着,因为沉默了很久的人们已经处在麻木的状态下,就像看到了燃烧的一把火一样,像是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未来希望,拐子凡的钟声顺利的敲响了十下,表示给表哥凤荣两家人的定亲仪式热烈的祝贺。六叔将长长的猎枪朝向天空举起,连续发了六枪。几个孩子手舞足蹈的围在他的周围,六叔高高兴兴笑呵呵的神态。
  是每一个人都欢欣鼓舞个个都展开了笑颜。尤其凤荣的父亲更是喜笑颜开,他大把大把将糖果塞给孩子们,孩子们往兜里揣着糖果嘴巴里哄着他乐,此刻他心里美的比吃了酿造百年的蜂蜜还要甜上十倍。他心里想的是:“当初想指腹为婚,但是就怕生的是男娃子,那就是空欢喜了一场那也是白日做梦了,不但自己白白高兴一场,那样也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如今脚踏实地了的事情,也是板子上定了个钉子,他娘真给俺增气。”他望着老天,无限地感激老天爷也这样照顾他,他心里仿佛得到一个金山一座银山一般,激动不已。现在订婚也不迟,他是看什么什么都对着他笑,平日里看着不顺眼的现在都顺眼了,看着她娘在哪里躺着奶孩子,再看看凤荣美丽的小胳膊小腿,心里甜丝丝的,这件事情连走路的时候都在想着,美滋滋的,就是做梦都带着笑容。他望着眼前的彩礼,喜上眉梢!并且,连结婚的日期也订好了。
  表哥家是相当的满意定下这门子婚姻,一个是因为家里孩子稀少,一个是因为彼此两家是远房的表亲,殊不知定下这门子亲,是亲上加亲,在本村里也是无上光荣的事情,因为凤荣生下来就漂亮,将来长大了无疑就是村上百里挑一的俊俏闺女,也是俺们家老祖宗上有德行,油坊后继有人,所以没有什么异议。
  本来老俩口子天生就很温顺的性子,服从顺从他人意见的人,尤其是凤荣的父亲,也是奇怪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是言听计从,不管什么事情,所以老两口子听他的摆布,他也是凡事情给他们拿主意的人。有时候老两口子心里不大愿意,但是表面也不说什么,随了他。
  面对着这一切,软弱的母亲无能为力,她心底的悲哀的不断地袭击她的五脏六腑,躺在炕上的她,看着怀中吃奶的凤荣,心里面不停地在叨念,怎么偏偏就是个女娃子,怎么偏偏就随了他的心意,不是表哥家不够好,虽然日子过得富裕,但是两个孩子的年龄相差的太过悬殊,表哥本人生的奇丑无比,除了家里富裕其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这个孩子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心里不愿意自己的闺女许配给这样的人,更不情愿的就是他独断专行,怎么能把刚刚生下来的孩子,还没有到满月就轻易的许配出去呢?孩子这么小怎么偏偏就剥夺了她生涯的权利!偏偏就剥夺了她选择婚姻的权利!
  凤荣还没有长大,待她长大后,看到表哥凤荣与他能否产生感情,有感情的婚姻才是真正的婚姻,而这是他为了表哥的富裕生活,而不惜一切代价将凤荣许配给他,凤荣长大了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会愿意吗,今后的日子会如意会好过吗?会如愿的与他生活在一起吗,如果如意,那么此刻的担心是多余的,如果不如意岂不是毁了她一生的幸福。
  在她深沉的意思里,有一张无形的网,铺盖住忧伤的心底,她想逃脱掉这张网,就像蝴蝶撞在这张网上一样,仅仅能煽动翅膀,却不能逃离掉,无力的挣扎,但是却一点用处都没有,在说这是他爹的意愿,谁又能搬的动,反过来再想想自己的事情,是泪水模糊了视线。
  如果时间能驾驭这件事情,那么长大后的凤荣,思想成熟,或者不能随其心意,那么她会是怎么面对,怎么能承受得了,这从下定下的娃子亲呢,而自己又不能帮助她,但是又不能看到她独自承受,做为一个母亲在心中暗自捏着一把汗水,默默地为自己的女儿未来担忧而无声的忐忑不安的又一次进入祈祷之中。
  但是唯一能改变的就是坚强的自信心,在她内心里注定着这样一个信念,这信念就是在心底莫大的安慰,支撑着这信念就像一棵大树面对着苍天,傲然的挺起头颅,望着蓝天白云,看着远方,希望里等待着给自己的女儿能遮风避雨的那一刻。
  显然命运把孩子从小就推上了婚姻的枷锁,面对未来的生活,是甜蜜是心酸是坎坷相伴虽无定所,但是拥有不散的愁云会是一天比一天强烈。矛盾在心里挣扎出一片汪洋的大海,一艘巨大游轮随之浮沉,未来会是如何将要怎么迈进脚步是探索路程,就是要靠自己内心的强大支撑。
  心底之外渴望一片绿洲,能带走悲哀的无偿,带给整个沙漠的力量,那就是饥渴的人盼望,恰是盼望整块沙漠有一汪湖水,能给与干渴的心灵深处的无限慰藉。
  她的悲哀她的担心是在心里悬着一个无底深谷,仿佛需要一个鼓鼓囊囊的一座庞大的山包,将它去填平。她默默的陪伴凤荣,心中暗自盼望凤荣的长大,暗自给予凤荣无限的力量。
  时间是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过下去,一个月一个月的走过,一年一年的凤荣在长大,周而复始。其实人这一生对有的人直白点说:“当你度过了昨天,今天,明天都已经过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是再过一天的感觉。而对于凤荣的日子是多么悲哀,无论是怎么样的无奈,无论是昨天,今天,明天日子都是如此沉重的走下去艰难的过下去。
  小村子里的人们是一传十十传百的都知晓了这件事。简直就是在刮狂风一般,是越刮越大。嘴巴长在别人脸上是说什么的都有。唯有六婶子每一次过来看望她们娘两个的时候,都是带来一小盆子野猪肉或者兔子汤,看到母亲忧郁的脸庞顺口告诫道;“哟,大妹子,别把这家事情往心里去,人生来就是命,看着这个可爱的女娃子,你应该高兴地哩,千万别想的那么多哩,身体要紧哩,把这些吃咯,好好补补身体,奶水壮,孩子也壮实。然后她把热乎乎的兔子汤或者小野猪肉喂给母亲。”
  母亲既感激又难过,面对着这她怎么能吃得下去呢。六婶子是个好心肠的人,怎奈她是劝皮劝不了瓤。
  尤其是那个大美人逢人就说:“就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那可是多少年都没有遇到的大雪哩,真怪哩鸡鸭鹅骡子马啥地是所有的牲畜都合着乱叫了一阵子,那阵子的叫声才叫邪乎哩,随着这叫声吧,人家老王家就吧嗒就生了个女娃子,那个叫好看哩,简直就是一个白雪公主,这可是他爹日思夜盼的女娃子哩,怪不得哩,挺撒楞地给她定下娃子亲,人家那可是攀上了十里八村的财神爷的家哩,看看人家老王真真是想个啥就来个啥,老天爷咋整地这样护着他呢,哼,那个老财迷!这回好了顺了他的心意,他成了油坊的主人哩。不过再怎么着那也是表哥家的财产哩,这钱财可是身外之物哩,你命里若有多大的才就是多大的才,如果多了,许是你的命承受不住哩。”她的嘴巴还真是闲不住,有的时候还添枝加叶,神神秘秘地,挤眉毛弄眼睛嘴巴撇了撇的,惹得十里八村的听到的人都被她的话给整的迷糊地,有时候来到村子里打豆油都顺路去看凤荣,近处的不用提了,远处的就有好信的人还特意赶来看看凤荣。
  当看到凤荣的那一刻都被凤荣的美丽给震住了。有的人嘴巴里还发出啧啧赞叹的声音,有的人喜欢的抱抱她,还高声的尖叫:“哟,这个孩子太着人稀罕哩!有的人还提议像是开玩笑地说道:“可要好好看着哩,否则,有谁稀罕孩子啥地,偷走了她,给后人传宗接代去哩,因为谁家都稀罕这样漂亮的媳妇,将来生出的娃子也好看哩。”
  事情许是冥冥之中就像有谁会特意安排,也许是自然的生长出腿来,也像生长出鼻子耳朵眼睛一样,牵扯着越是心中的惦记和牵挂,就越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许是开玩笑的话,有可能就不是开玩笑,越是开玩笑的话就越不能不当回事情,越是不认真的事情就必须认真对待。
  如果人生里处处过活的如意,那么你是幸福的,如果你的人生处处坎坷牵绊,那么生活是磨练你的意志。磨练了生活赋予的艰难与平坦的权利。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