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那些青春往事>七、风波初起

七、风波初起

作品名称:那些青春往事      作者:凌雨涯      发布时间:2015-02-15 10:48:13      字数:2411

  在五天的急训的生活后,同学们终于可以轻松地步出校园了,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校园外面的景色,职专靠在公伊路旁,车辆众多,都是富家子弟哥在等待这个或那个漂亮的美女,从蓝鸟到夏利,等次不尽相同,这是在一中或二中也会看到的景象,作为女孩子真是幸福,但前提一定要是漂亮的。
  校门口两旁霓虹闪烁,众多小贩云集校门口,叫买叫卖好不热门,十八寝的八人顺着公伊路往南走,来到了一家名日美惠小吃部的饭店。
  女老板出来热烈迎接,殷勤有加,八人也不亦乐乎地与女老板开着玩笑,外面两排散台,窗台上放着一个大录音机放着甜甜的酒廊小夜曲,女老板把他们让到了一个单间,门口处挂一个窗帘仅让视线与外界隔开,还好,屋内靠着窗,整面大玻璃,坐在里面可以尽享外面的美女佳丽。
  老噶瘩战兵慷慨解囊做东点了八个菜,八瓶啤酒,并亲自为这帮哥哥斟满了酒。
  不过五分钟,老板娘掀帘而入:“你们的菜好了。”
  一手凉菜、一手西红柿端了上来。
  老噶瘩战兵起身举杯道:“来,这第一杯,兄弟敬各位哥哥们,咱们哥几个有缘份聚到一起,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干杯。”
  其他人响应号召,一饮而尽,由此也看出了八个人个个酒量不错。
  “我敬一杯。”
  ……
  不多时菜已齐全,地上却早站满了酒瓶,旁边又放上了一整箱,几个人都微有醉意,忘乎所以,推心置腹,侃侃而谈。昏暗的灯光下,伴着节奏的音乐节拍,八人觥雠交错,称兄道弟不觉中桌上已一片狼藉,此时,八人已失去自控,吵闹着喝啊干啊完全投入到感情酒的氛围中。
  老噶瘩战兵醉中自言:“放假了,大家都去我家玩,三层楼,我让我老爸开奔驰去接咱们。”
  这才知道原来战兵是富家子,大家心中羡慕,暗想:“这个兄弟没有白交,以后用得着。”
  于是,他们各个争先敬酒,不亦乐乎。
  “XX的,你们小点声。”一个满脸青春豆的家伙忽然撩开窗帘,大吼道。
  老噶瘩洒兴正浓,值此家伙中途打断,自是恼火万分,以牙还牙,回敬道:“爷我乐意,你管得着。”
  青春豆前进一步指着老噶瘩说:“XXX的,咋的,不给面子是吧。”
  哥几个一看苗头不对,马上站起来准备上前助阵。
  老三一跃而起:“ 管你屁事,给我滚犊子。”
  老四顺手抄起放在一旁的一个还有半瓶酒的瓶子在手。
  众人也怒目而视……
  不料那青春豆一看不屑一顾,一字一顿地说:“ 怎么的,想给老子来硬的是吗?你们人多是吗?”说着,他往后面那个包厢一挥手,呼啦啦,顿时围了一群人上来,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旁边一个小个子黄头发的小子说:“怎么的,谁这么拽呀,和我们老大作对,不想混了是吧?” 随手一指那个青春豆继续说:“告诉你们,这位就是我们98届老大,看出来你们是新生,还不快给我们大哥道歉,否则,就要给你们点教训看看。”
  “呸,臭狗屎,什么狗屁老大,我他妈不认识。”老噶瘩没等黄毛说完针尖对麦芒回敬道。
  哥几个也早已做好了准备,每人各拿起酒瓶,随时准备杀出重围。
  此时,老板娘见势不好,忙跑过来挤过人墙拉过那个青春豆说:“ 我说,你这是干啥呢,昌海,你也不给大姐面子,照顾照顾我的店呀,这么一闹,我还怎么营业。”
  青春豆说:“不是,大姐,我是看这帮小子太猖狂,想教训一下这群混蛋。”
  “你他妈才是混蛋呢。”宏大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众人皆惊,人群自然闪过一条缝隙,回首视之,这下他们可放下心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老生和青松三哥特别熟悉的孙佳、张超,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全部都笼罩在烟雾之中。
  孙佳双手抱肩走到青春豆身旁歪着脑袋有些轻蔑道:“怎么的,宁昌海,我们又见面了,我们就要走了,你们可不要欺人太甚呀。”说着,从耳朵上拿下一根烟递了过去。继续道:“屋里这几位小兄弟都是我们的新生,我们的小师弟,就算给我们一个面子,算了吧,可以吗?”
  宁昌海接过烟,旁边那个黄毛马上点着了火,宁昌海吐着烟圈,眼望着天花板,好像在权衡着,然后猛吸了两口烟,扔到了地上,接着双手一摊:“好哇,既然老武术班的哥们出口相求,我们也只好勉为其难了。”说着,他朝身后的一群死党一挥手,慢声细语道:“ 走吧,兄弟们,帐,慢慢跟他们算!”
  “走。”其他人愤愤地都走出了饭店。
  走出门外宁昌海回头又补了一句:“孙佳,咱们等着瞧。”
  “等着你,随叫随到。”孙佳应到。
  “摆平这帮孙子,佳哥,还是你们历害。”众人称赞道。
  孙佳客气道:“哪里,哪里,小事一桩,这帮妈个X 早晚要收拾他们一次,我们以前干过几次架,想当初……”
   “哎,哥,坐下慢慢给我们讲讲。”青松三哥也拉着其他几个老生一起入座。屋里又恢复了刚才的气氛。烟雾缭绕,于是又一轮推杯换盏,席间又认得赵勇、肖海风、张超等人自称七人组为“职专无敌七匹狼”,后来老生走了之后听他们同届说不久前七匹狼重组在二中闹事,但遇到茬子用片刀架在脖子上,从此废了七匹狼的称号,这次他们见识的只是其中几匹残狼而已。
  席间,孙佳等人讲了他们在职专的几次壮举,其中的那两个高个子叫赵勇、肖海风的因用刀子捅了人,虽然逃脱法外,但已经是被学校开除的主,这次重返校园是为了寻找当日之威风来的,难怪那个叫宁昌海的青春豆怎么看了他们几个害怕成那样,这时八兄弟才有所了解,听他们讲打架的事讲的生动精彩,唾沫横飞。
  青松三哥和老噶瘩都听得津津有味,而此时徐帆的心里充满了一些疑惑,这个学校到底是怎么样的,这样的学校跟社会有什么区别呢?
  至晚,席散。老七徐帆、老四李子明、二哥唐语浓还算是理智,扶着这个拥着那个终于摇摇晃晃地进入了寝室,他们三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安顿好几位后已经是十二点了,三个累得靠在一起定下了明天的归程,初次在外面呆了一个星期,很想家,老七徐帆和老四李子明打算明天起早回家,二哥家离得很远,时间不够,不能回去。
  一夜难眠,徐帆躺在床上,老毛病又复发,过敏性感冒又来侵扰,望着黑黑的天花板,他想到了刚才惊心的一幕,想到了母亲在临走前在家为他默默地打理着包裹的情景已归心似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