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那些青春往事>五、初涉武术

五、初涉武术

作品名称:那些青春往事      作者:凌雨涯      发布时间:2015-02-12 17:12:13      字数:3457

  午后一点,他们早早来到了练功场,充分吸取了早晨的惨痛教训。青松三哥不知从哪弄来一个篮球,四人一组,打起了半场,正热烈时,教练带领着老生整齐的队伍昂然而入,清一色白色大褂,真正的练功服,站队,报数,因为一个教练难胜两任,只好先让他们新生候在一边,老生为他们进行现场表演,也让他们先长长见识,认识认识啥叫中华武术魂!
  按训练队形散开,老教练下达命令,声音铿锵有力。
  “1、2、3、4”随着口号,两排并成四排,按乘二减一法,老生队形整齐散列。一个简单的队形变化令新生们羡慕不已。
  教练喊出口号“小洪拳,开始。”
  刷,整体一个漂亮的起式,前抱拳,白鹤亮翅,哈哈哈,气运丹田,真的仿佛少林寺壮观的训练场面,宏伟的气势,喊声震天,每个动作都那么整齐划一,一趟拳下来,一个漂亮的收式,仍驻立原地,面不改色,气不长出,看得新生们瞠目结舌,假想连连,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阵式,原来在家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今天一览英雄,大饱眼福,无不惊叹不已,紧接着便是一套漂亮的腾空动作,在新生面前鱼惯而过,风声阵阵,一个紧一个,一个高过一个,令他们应接不瑕,个个心里早就痒得很,都想上去一显身手,老教练叉腰在旁,似乎看出了新生们的心思,脸上终于显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有自豪也有得意之笑。
  教练一拍掌道:“好,老生停止,立在一旁,下面该你们师弟师妹们表演了。”说着,来到新生面前,新生们心里早已激情澎湃,虽然还没发下练工服,个个西装革履,皮鞋锃亮,可为了眼前的利益,宁可放弃以后的利益了,都脱去了外衣,自主地整齐站好了,两耳直立,只待教练的一声令下。
  教练来到他们面前:“好,老生的表演你们也看过了,你们说,好不好?”
  “好!”新生异口同声,声音之响亮之整齐前所未有。
  “你们想学吗?”
  “想。”
  “好,那么我们先学习队形变化。”老教练此言一出,新生大跌眼镜,心生不满,想武术不练,破队形有啥子老练的,但为了顾全大局,只好强忍于心……
  队形苦练十分钟后,大功告成,得他一阵夸奖:“你们这届学生比老生聪明啊,好好学一定能超越他们。”新生听了,心中复又神气十足。
  接着教练又说:“今天我们学习新东西,但温故而知新,复习一下昨天教你们的马步,十分钟,开始。”新生们叫苦不迭,老生在旁幸灾乐祸一定遥想当年曾受的苦痛终于有个接班人,老教练一声大喝:“闭嘴,往下蹲。”面无表情,重又恢复阴森森一张脸亲自做示范,标准的姿势,双手抱拳于腰间,挺胸抬头,目光有神,就好像他已同马步这个该死的东西浑为一体了,新生看了也很自觉地开始练习。
  “两腿内扣,沉肩坠肘,收腹,挺胸抬头。”教练时不时地讲述着要点。也为他们每一个纠正,不厌其烦一改早晨的态度,神情变化如此之快,令他们难以把握,也更加不理解。教练不愧为教练,纠正时屡纠不正者,一巴掌拍在你背上,保管再也不敢偷懒,拼出吃奶的力气坚持着,只有敢怒不敢言的份。
  “武术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东西,它需要的是耐力,日久见神功,它需要的是长时间的保持,积累,不跟大家开玩笑,不要小瞧马步,它是练习一切武术之最根本,如果连蹲三年马步,一脚就能踢死一个人。”
  新生们在痛苦之余暗暗称奇,也满腹怀疑,浑身抖得历害,腰酸背痛,身子受折磨不说,就连耳朵也要苦上三分,但又想想早晨的一幕都不敢大意了,终于提前两分钟结束,他们幸然,一个下午也就这样在痛苦与难熬中过去了,说是学新东西只不过在蹲马步的同时学学冲拳,固定冲拳,行走冲拳,但全部都是在蹲马步状态下完成的,这下他们终于领悟了武术的魅力所在,又领悟了武术的威力。总之一句话:“蹲死人不尝命的主。”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下课的铃声,新生们迈着更加缓慢的步伐走回寝室,感觉脚下重千斤。到达屋里,忽听门外又响起中午时分的脚步声,十八寝的哥几个马上又抖擞精神放下暂时的痛苦真奔食堂,好汉不吃两次亏,还好,来得及时,他们满载而归,食堂够讲究,知道他们练功辛苦,晚上伙食改善,鸡蛋糕加烧茄子。
  刚吃过晚饭,老生孙佳来到宿舍通知晚自习变“辞旧迎新晚会”,晚会地点定在老生班级,让他们有思想准备,表演节目。
  晚上五点半新生们来到老生班级,老生班级又比他们低一等,和他们的宿舍是同一所平房,整个一趟平房全部变成了老生的天下,宿舍、寝室、仓库、练功房等等!不知学校出于何种考虑,也许是怕练武术之人手脚动作大怕在教学楼里伤了无辜。
  新生们刚进得屋里,只听掌声大作,老生早就作好欢迎准备,来了快两天了,还未都进行自我介绍呢,更没有和老生切身交流过呢,这一举动令他们措手不及,连声谢谢,以掌还掌,教练叫挤挤全坐下,幸好室内后面还堆着一堆残疾的桌椅,虽然个个伤势惨重,但有了马步的功底虽然大多数都是三条腿也能够坚持。
  几个女生也和老班的几个女生挤在了一起,坐在最前面,教室内顿时骚动不已。
  “安静了。”教练拍了一下掌,下面静了下来。
  教练继续说道:“今天是新生第一天上课,老生再过一个多月就离校去北京实习上岗了,今晚上我们新老生一起开个联欢会,也算是对新同学的到来表示欢迎,对老生的离校做个欢送,希望大家各显其能,痛痛快快地玩一玩,好吗?”
  “好。”新老生异口同声,掌声再度经久不息。
  教练继续道:“我起头,大家一起喝个众人划桨开大船,一支竹篱哟,难渡汪洋海……”接着便是一番狂吼的回音,新老生不亦乐乎,接下去,老生可谓能文能武,个个施展本色,唱的情泪交加,新生的八个女生也不甘示弱,起身在讲台前一字排开唱了一首当时最流行的《姐姐妹妹站起来》。
  十八寝室的哥几个生死之交看了眼馋,一阵嘀咕过后,一首《霸王别姬》响彻了整个教室,以刚对柔,一下子把女生比了下去,八个女人向他们投来不屑的目光,他们也丢去洋洋自得的神情,女生中忽地站出一个,只见一身黑衣,胖胖的脸庞,两只细微的眼睛,冲着他们似笑非笑起来,接着拿起麦克在没有任何音乐的前提下轻唱了一首《千古绝唱》,声音之美无法形容,真的好似白雪在场,掌声哗然一片,哥几个也不得不佩服此女子真才女也,后来得知,此女子名为李沉雪。
  往后节目众多,新老同学坐在一起,一聊如故,配合默契,不觉中已尽毕寝时间,最后老教练以一首宏量的《家乡》京剧作为了精彩的结尾。
  回到寝室,老七徐帆打开日记本记下了他到学校后的第一篇日记——99年5月12日晚:“今天是我来到职校的第二天的晚上,今天大家一起联欢,很高兴,在中学时难得有这样的场景出现,短短一天里,从早晨到晚上,我体会了很多,也认识了很多,早上挨教练的罚是应该的,在这点上我虽然感觉很没有面子,但听了教练的语重心长,我知道教练是为了锻炼我们的意志,是啊,我在这里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可父母却在家里为我日夜操劳,挂念重重,记得在走的前一天晚上,母亲什么也没有说,一改往的的唠叨,只是默默的为我装衣服,打行李包,爸一个人喝着闷酒,毕竟长这么大从来没独自离开过家,也许从今以后上学直到将来参加工作我都难能回家看看,我知道这一切安静的胜似了很多的话语,作为儿子,我懂父母的心,为了父母,我也要在这里好好的念下去,以成绩来回报他们……”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更加紧张的训练,早上五点起床,上午上文化课,课程很多,微机、英语、演讲、写作、书法、阅读、法律等一些杂乱无章的课程,想想仅仅两年的在校学习时间,这些课程真是浪费,也许现行的教育体制也要求全面发展吧,但学校却忽略了杂而不精的道理,这也让学子们步入社会后得到了验证,什么都懂,什么都不精,结果一切都白学,没有任何用场。
  职专三中也不愧是“名花胜地”大部分任教的老师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毕业生。这也给他们上课带来了很多的趣味性,往往一堂课下来他们脑袋里记住的都是美丽的笑声和娇好的容貌。
  星期五下午,学校规定住宿生可以放假回家。本来老七徐帆、老四李子明还有二哥唐语浓也要回家的,但是周一就已定下了周五的盟会,不好悔约,只好再等下个星期五了。
  晚上武术班新生十八寝的八个兄弟人员齐聚,其它两寝的人早已人去屋空了,只余他们几个也蛮清闲自在,星期五晚上的校园格外寂静,平时操场上、樱树下、男寝里、女寝外、教室中充满了情侣的呢喃,待周五时就可以转移阵地了,可以不上自习,不用担心寝室关闭,一对对、一群群也都逛商城夜市去了或去看通宵电影。
  这里也不妨看看徐帆所学习和生活的这座小城——岭城。后来他们哥几个浪迹祖国各地的四面八方,但每每聚在一起追忆往事,追忆武校那段难忘的时光总是对岭城充满了情感,无论他们走多远,走多久情愫依然。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