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那些青春往事>二、金兰结义

二、金兰结义

作品名称:那些青春往事      作者:凌雨涯      发布时间:2015-02-08 11:37:45      字数:4804

  1999年春。
  五月的校园充满了生机,一切的一切都是新鲜明亮的。春的气息充溢着每一个角落。尘埃复苏,归燕啼鸣,操场边那大片大片的樱桃树上缀满了新绿,丝绦般的垂柳每一根坠下来的枝上也排满了鼓鼓毛茸茸的“狗狗”。
  美丽的季节,美丽的校园,美丽的岭城职专三中也便在这欣欣向荣中迎来了一批懵懂的新同学,一群同这春一样美丽的少男少女。
  对着大操场的教学大楼的门口竖着一块大大信息栏,上面用精致漂亮的美术体字写着“职专三中热烈欢迎每一位新同学的到来” 。下面一排小字“ 请报到汽车驾驶班、涉外餐饮班的新同学到办公楼二楼综合会议室集合,报到武术文秘班的同学请到女寝室楼一楼文武堂集合……”。
  那天是徐帆自己去学校报到,家中正赶春忙,他便说服母亲,一个人背着行李抱着一个大包坐上了客车,其实长这么大独自一人出远门还是头一次,到岭城也只有三次,一次是面试,一次是交学费,上两次都有母亲陪同,这次便是独自报到。
  那时感觉岭城好大,大的他无法想象,和家里镇上最热闹的集市相比还要热闹很多,楼很高,车很多,人很挤,很干净。其实后来的后来徐帆走了很多大城市,天津、北京、上海、广州、沈阳,都到过之后方才晓得岭城真的是太小太小了,这个县级市其实蛮可以忽略不计的。
  但那时就是他自己第一次进城,徐帆的学费是他面试通过后徐父把家里养了十几年几乎和他一起长大的老黄牛和它的一个刚出生的牛犊子卖了凑出来的,记得那天徐父看着买家牵着这母子俩渐渐远去的背景,眼中满是泪花。
  是啊,几乎和徐帆同龄长大,是徐父一点点的从小到大到老侍候的,就连徐帆家现在新盖的四间大瓦房都是靠它生下了十几个小牛攒下的钱盖的,可以说它对徐帆家是最大的功臣。直到为了徐帆的学费无奈地被人牵走,卖的时候徐父还特意说买走以后只准让它干活不准拿去杀了,要不给多少钱都不卖,买的人也看出了徐父对这头牛的情感,也很真诚地表了态,除非老死要么不会杀它的。徐父这才放心而安然地看着买家牵走了十几年的心血和感情。
  临走的几天里,徐母每个集市都领着他去,把徐帆浑身上下从内到外完完全全换了身新衣服,春天的、夏天的、秋天的、还有冬天的,徐母都给他弄好了,其实徐母对徐帆从小到大没这样过,她是个太普通的农村妇女,只懂得如何相夫教子,徐母文化只有小学水平。
  很多年后徐母还说当时上学时年年考试第一呢,就连升中学都考了全镇第一名,但那时徐帆姥姥家还有着大舅和二舅,还有旧观念的影响,徐母再好的学习也只能到此结束。那之前的学习时光成了徐母在他上小学至中学的九年里时时教导他的话题。她不会像城市里的母亲那样每天叫醒自己的孩子上学,来回接送,记忆中徐母很严厉,是那种完全要求徐帆独立的严厉,这也成了徐帆后来独自闯来闯去最好的硬件条件。
  要走的那几天,记得早晨醒来就有鸡蛋水喝,晚上还有鸡蛋浑沌面,也会有一天到晚不停地嘱咐和唠叨,到学校后吃好,穿好,没钱了就跟家里要,不要饿着等等,那时徐帆很烦,但当走的那天早晨徐帆背好包在和母亲挥手的时候,他才体会到了感动和珍惜这份母爱。那时真的很小……
  从镇里坐车到岭城只要50分钟。一路上徐帆观赏着路边的风景,心情很复杂,想到今后一个人生活,又要有一群从来都不认识的新同学,终于可以在城市里生活了,种种的想法一起充斥着大脑,好久不能平静。
  岭城客运站下车,一群三轮车的车夫马上蜂拥而至,职专职专,两元一位,看来今天职专开学是人人皆知的事了,徐帆当时的第一感觉,职专这么有名气呀!
  “徐帆,你干啥呢,走啊。”他的肩膀被人狠狠的一拍,随后李青松那张很是玩世不恭的笑脸映在了他的面前。
  “哎,你啥时来的,这么巧,你也一个人呀,你爸呢没送你?”徐帆也捶了他一拳。
  “ 没,自个过来的,不愿意让他们送,唠叨,麻烦,你呢,也一个人过来的?”
  “ 是啊,看这么多车等着,咱坐哪个走?”
  “谁坐这车,掉价,走,打个夏利。”
  “坐这个2 元,夏利5 元,省点钱吧。”
  “走吧,哥们花钱,磨叽呢,快点。”
  借李青松的光徐帆也是生平第二次坐上了轿车,第一次是他大姐结婚做了回压车还得了一百元的红包,那次真是美不胜收。这次坐车心里没有感激,只是平衡了很多。李青松是后来镇中学并班时和徐帆做了两个月的同学,那时逃课时总是一起跑到游戏厅玩西游记,三国志,红帽。记得面试完那天,他跟徐帆借了3 元钱,至今未还,也不会还,所以心里也算是平衡了很多。他在学校当时是有名的小混混,天天着一身西装,一双球鞋,不扎领带,很不得体,袖子要挽起来,个子小,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像个大风衣。打架,抄袭,逃课,逗女孩子便是他当时中学时代的主业了,如果按当时徐帆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他一起去玩,但那时的徐帆心态很不好,为了父母为了家庭不想去继续学业了,所以也就相识了李青松。
  夏利车停在了大门口,一下车,就过来好几个年长的同学,很热情地问到:“ 同学,你们报哪个班的?”
  “武术班的。”李青松人未出车,声音抢了先。
  “武术班的,孙佳,你们师弟,过来,帮拿东西。” 那个很热情的学长朝着一位倚着大门吸烟的头发很长,长得也很帅气的学长喊到。
  “ 哎,老哥,你咋在这儿呢。”李青松朝着那位孙佳边喊边过去握手,拍肩膀,好像拍肩膀是李青松表达最好的热情方式,然后递烟。
  “ 这不李青松吗,你也来学武了,小体格,行吗,两天半不累趴下你呀。”那个孙佳调侃着。
  “咋的,我是面试过关的,这不来练了吗,小体格,咋了,浓缩的全是精品。”李青松应到,随后招手,“徐帆,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孙哥,以前也是咱学校毕业的,这回好了,有孙哥在,没什么好怕的了。”
  听李青松的话徐帆总感觉是黑社会老大在碰面,很有烟火味,很社会人。
  “孙哥你好!”徐帆应声走上前去握了手。
  “走吧。”刚才那个很是热情的学长说道。
  “里面我送去好几个了,都是帅小伙,接了半天只接到八个女生,高矮胖瘦都全了,呵呵,搞平衡呀。”
  这位学长边接着我们的行李边介绍道:“我叫张超,也是老乡,和孙佳中学校友,现在同学。以后有啥事,招呼。”
  那天早晨路面有些潮湿,刚下过一阵小雨,他们跟着两位学长在校园转了五个弯之后终天到了报名地点,女生宿舍一楼文武堂,里面早已聚集了好多人,只是清一色的男子汉,真的只有八个女生靠在角落里说着话,徐帆心中有了些许失落,也的确像张学长说的那样高矮胖瘦都有,长相当时没有细看,只想着第二次来学校面试时有那么多漂亮妹妹怎么都没有来,但看到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在电视上看到的刀枪剑戟,斧斧钺勾叉,马上转移了徐帆的注意力,看了满是好奇,只想摸摸,但又想初来乍到,手脚还是老实点,这也是徐母告诉他的,想想今后的学习生活就要和这些玩意打交道了,徐帆心中很是激情澎湃。
  “站队!” 一位身着功夫服的人背着双手进到屋里,大约四十岁左右,长得很精神,背头,额头很亮,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是个练茬子,声音很是响亮。
  “大小个排好,从左到右,男生后排,女生前排。”
  “我叫刘天明,今后便是你们的武术教练,以后的每天下午武术课由我来教大家学习,下面我来介绍一下具体练习时间,每天早晨5点报道,老生宿舍门前集合,迟到者蹲马步30分钟,上午到教室上文化课,暂时班主任由我代职,下午到小操场集合和老生一起训练。”
  简短介绍语句铿锵,不愧为练武之人。
  “孙佳,你领着他们到宿舍分铺位。”
  男生宿舍是女生宿舍楼的后方,拐过一个月亮门,一排瓦房。男生被分了三个屋,17、18、19三个屋,八人一屋,徐帆和李青松分到了18寝,上铺头对头。男宿舍的后面隔着一块幸运草绿化地便是老生的宿舍了,比他们的等级还要差,一排平房。
  “他妈的学校真是不公平,女生住的是楼,男生却要住平房,不公平。”李青松愤慨着。
  经过一整天的分床,打扫卫生,发放课本,听新生入学须知,跟着送走一些同学的家长后来又集合到小操场练习了一个小时的马步等等一大堆繁杂的程序后,终于到了休寝时间。
  当夜,星稀月朗,已进深夜,一区男宿舍的十八寝中的八位新主顾却丝毫没有睡意,还在信马由疆,海阔天空地侃个没完没了,一群大小伙子凑到一起最容易打成一片,八人中一共来自不同的五个乡镇,众多英雄好汉一时聚于此,只不忍就此睡去。
  “哎,我说哥们儿,大家都报个腕,我叫李青松,你们呢?”
  “我叫李子明。咱们一家子。” 睡在我下铺头发很长头型很有特点的老兄应到。
  一个声音很细腻地传了过来,“我叫常伟军,经常的常,伟,伟……”他刚要说伟哥的伟,可转念一想和这帮小子刚相识,不知都是好是坏,不能太过早的传染给他们,所以只说到“伟大的伟,军人的军。” 床上七人吓得急忙都伸出了脑袋看了个究竟,还真以为混进了一个雌性的呢。
  “我说兄弟,你的声音这么柔软呀。”徐帆打趣道。
  “ 没办法,谁让我长得奇帅呢。”常伟军回应道。
  徐帆哑然无语,心想,长得帅跟声音还会相辅相成不成,前面又多了个“奇”字,只恨当时电灯的一头掌握在管宿舍的大爷身上,要不非得打开灯看他是否长得像是林心如,可灯不由他,只好作罢。
  “我叫常伟。” 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道,徐帆心中二度犯疑,想必这位与上位是同宗,同姓不同名。
  “ 我叫程水。” 程水是白天就相识的,像根柱子,1.84的个头,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欲倒不倒的样子,所以印象很是深刻。
  “我战兵是也。”大有英雄初露的感觉!
  “ 我叫唐……语浓。”五个颤抖的名字跳入每一个耳朵里。
  “我有……有一些口吃,大家家见……凉。”
  “看来你的口吃不是很严重,我有办法。” 常伟军说道。
  “那那……以后多帮忙忙了,谢……谢谢。”
  “ 我叫徐帆,希望和大家做个朋友。” 最后徐帆也自报家门。
  李青松抢话道:“ 做什么朋友,既然咱们大家都聚在一起了,就做哥们吧。”
  “怎么个哥们法?” 头发很有特色的李子明说道。
  “很简单,按年龄、生日排,你能同生共死吗?” 李青松回答道。
  “废话,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真的吗?”
  “当然真的,谁胡说了谁不得好死,不得善终。”
  “好。”
  青松和子明的对话大有英雄一去不复返之气势。
  “那么我一一定当……当你们大大哥了,不……不好意思。”
  “不一定吧。”
  “好了,好了,我来记录。”
  说着那位初露英雄不知在哪弄来一支强光手电,把所有人的年龄、生日都记录了下来,只差生辰八字了,还好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之人。
  青松从床上一跃而下,“林妹常伟军”也凑了过来,其余七人全部离开各自阵地奔向灯光耀眼的前线。
  程水幸灾乐祸地对着唐语浓说: “看,我说过我老大了,你就当老二吧,哈哈。”话里一言两意。众人大笑。
  “我靠才老三,你排老四,兄弟。” 青松又习惯地拍了拍他的新任兄弟李子明的肩膀说道。大有让李子明好好地做他的小弟,不会亏待了他的意思。
  李子明感叹道:“同宗就是同宗,排行都要挨着,只是生日差了几天,你妈怎么不晚生你几天呢,真是的。”
  战兵继续宣布排名:“常伟老五,常伟军老六,徐帆老七,我小徐帆三个月,徐帆老七,我甘当老噶瘩了。”
  青松兄又发言道:“好兄弟们,哦,还有好哥哥们,从今天起大家就是兄弟了,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就同年同月同日死。”
  “ 靠,三哥别太搞夸张了,小心风大扇了舌头。”老四李子明对着李青松说道。
  三哥青松自知理亏遂改口道:“那么简单一点吧,大家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一起打架,一起泡马子。”
  “我说三,别以为这些哥哥们都跟你一个德性,混子啊。”徐帆打趣。
  李青松说“哎,就做个样子呗,世界都好人,生态不就不平衡了,全国警察都要下岗了,就这样凑和吧,大家说好不好。”
  “好!” 众人一口同声。
  老噶瘩战兵这时大叫:“不好,快凌晨一点了,呜呼。赶紧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呢。”
  一阵硝烟弥漫过后,终于各位兄弟们都醇醇地进入了梦乡,第二天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特殊的训练。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