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笫八十一章 李军巧逢刘瑾墓,急回龙城再聚首

笫八十一章 李军巧逢刘瑾墓,急回龙城再聚首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7-11 15:25:48      字数:4258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咱先不表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如何倒卖珍贵稀有文物。回过头来再说说龙凤山上的李军与古墓。
  当李军一步步走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前面时,他看了一下而后大声惊叫道:“怪哉,奇哉!”原来这个巨大的石碑上面是暗雕线条,是春秋时期的迴龙纹雕刻。碑文正中深深刻着“大明王朝大内总管皇族裕福亲王朱刘瑾之墓”。左侧下面有一行小字“天启福二年申月寅日辰时葬本家宗土”,李军蹲伏在石碑面前仔细观看,而后站起来长叹了一声。他站了几分钟而后“嘻嘻……”一阵大笑。“那位说,大舌头,笑什么?”原来他一直在寻找老万家公馆里的那张“藏宝图“,就是图上的羊皮皇家墓葬!今天无意之中让他碰上了,这座龙凤山里的古墓正是羊皮皇家墓葬。这次李军从家里来时就已经将藏宝图带在身上,李军看了一会古墓和周围环境。
  李军伸手在背包的夹层里拿出来那张藏宝图,一边看一边环顾四周,看了好一会才将藏宝图叠好重新放回包裹里。他心里想原来这是一座深山里的“孤坟”,虽然说从风水、星象、规模、建筑上是按着“皇帝墓葬”建造的,但是毕竟是一座孤坟古墓。
  李军心里想明朝大太监刘瑾的羊皮皇家墓葬,毕竟隐藏于山清水秀的群山之中。可是,我今天没有挖掘工具和火药,无法进行探测,怎么办呢?李军在原地思考了半天。再看看这古墓隐藏深山老林里面,除非多找几个人和弄一批炸药才行。
  李军想了半天,这才站起来双手挑开一人多高的荒草和野蒿草往里面走去。李军一步步走向北边的大山脚下,这时才发现这座高高的圆形土岗子就是“封土堆”。由于,荒草密布着圆形土岗子,根本看不清楚哪里是坟墓,哪里是下山的神道。李军边走边仔细观察着,手中的罗盘指针不停地摇摆着。当李军看了好一会这才转身顺着山路往岗子下面走去!
  “哎呀,妈啊!”一阵子惊叫打破了岗子上的宁静。原来,李军顺着下山小道走着,突然间在一处下坡拐弯的地方出现了一具穿着衣服的死人骷髅骨架。吓得李军一阵惊叫,他急忙来了一个急行军,撤腿几步跳下了岗子凸坡,跋腿就跑这回可是撤鸭子了。其实,李军总上山,总往山区里去,见死人骨头也习惯。可是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地了?突然间,冷汗贯满了全身,幸亏没有仔细观看,要不然非吓得半死不可。
  原来,这具穿衣服的死人,是一具带有人皮的骷髅,太吓人啊!
  有道是:
  树宇森森草木情,荒山野岭古人无。
  荒坟古墓梦千年,万里山川旧尘烟。
  岁月滔滔埋忠骨,几人得志是君王。
  李军跑出去也不知道多远,实在跑不动了。哈着腰大口喘息着。好一会这才抬头观望,只见脚下不远处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河水“哗啦……”地流淌着。“噢!”李军明白了。这是大山脚下村庄边上的河流,河水由西向东流淌着……
  李军站在河滩边上静静地呆了一会,心里却在想:“这他妈的,当皇帝有什么好,你争我夺的,到头来临死了,埋葬在这荒山野岭里头,孤零零的,无人问津!即便活着得时候,锦食玉衣,穿金带银,万里江山,死了也带不走半两黄金!何苦来的呢?”
  李军走到小河边,蹲在河边双手捧起来河水“咚咚”喝了几口。“咦!这河水,怎么是甜的呢?”心里带着疑问站起身来。李军环顾四周、山清水秀、小河清丽,小河对面是一个小村庄。李军看了看河水,而后又看了看东边不远处,那里河水中露天的小石头桩子。原来这是在河床上打下的方形河桩,用于水流的减速,同时河水少的时候露出来一尺多高,每个石头河桩中间都有一尺多宽,用于河水的流淌。一排河桩便于行人行走,从小河这边到岸那边。一但进入梅雨季节和台风季节,小河涨水、石头河桩被淹没在河水之中,可以启到减少河水瀑涨、很难形成大洪水以保护对岸的村庄和乡镇,这也是江南水乡独有的一道风景线。
  李军看了一会,起身顺着河床边走着。走了十来分钟走到河桩面前。李军脚踏着一块块方形石头,李军边走边观看着两岸的风景,这如诗、如画的景致让人陶醉,他几步便走到了河流的南岸。
  李军背着旅游背包,游山玩水地走进了这个小村庄。村庄四面环绕大山,中间洼地是一个二十几家的小村落。李军走进了村子一打听,原来此地叫“夏家洼子”,是江西、福建、浙江三省交界的地方。你别看是大山区,可是当地的建筑绝对不次于大都市,二十几户的小村子,家家全是三、四层独门独院的小别墅,有几家的小别墅占地达五、六亩地面积,七八层楼高,四周全部是小形镂空雕塑花园墙,十分精湛和典雅!在村庄的外边东、西两侧各有一条四车道的省级高速公路贯通村子东西。后来,李军在村子北面一家叫“旺旺”小超市里面打听到,村庄由西向东的小河流是赣江的分流支脉叫“清水河”,清水河环绕整个小村庄。小村庄南面是云雾山与武夷山的支脉叫云居山;西边是秀阳山和西北角处的紫云山;北边便是李军穿山越岭走来的地方“青芝龙凤山”;东边是白云山地区的定白县城和云雾山的主峰“云都峰”。
  看着这清山绿水、秀莹川江、白白的云雾、绿油油的竹海,苍苍的松柏、金黄黄的油菜花海,还有那乡野间,满山遍野的桂花飘逸。山峰下一幢幢小别墅,精致典雅中更显得现代豪华。
  李军边走边看,心都陶醉了。“太美啪!”李军一阵阵惊叹。他走了几家卖野味的、卖山货的,收购了一批山货。而后用一个卖家的小皮卡将山货拉到了一家小快递公司,将这批野味、山货邮往二百七十公里外的龙城市。原来,在小村庄里不仅有快递、还有一家个人开的出租车汽车公司,运营着开往三省七市方圆三百公里的地方。李军办完了快递后,直接来到了一家叫“小佳”饭店。点了三个菜吃了起来,他也是实在是饿了,虽然带了不少干粮和矿泉水,但毕竟吃不饱、又睡不好。李军吃完饭后又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上出租车直接奔着韶关地区而去,出租车恰似一支离弦的箭,飞奔在高速公路上。
  出租车以时速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飞驰在群山之中。李军背靠着后车座,晕晕糊糊中竟然睡觉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出租车走了多远,当李军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李军揉了揉睡眼,看了看车窗外边,只见车对面的石头山体一闪而过,往前看不远处出现了S形盘山公路。
  李军依偎在出租车的后坐上,观望着窗口外边的风景。尽情地观赏着秋天里江南原野的风光,那连绵不断的山峰和悬崖绝壁,随着车速飞驰般从眼前闪过。那梯形的稻花随风摇拽,恰如金色的波涛穗海。远处,葱茏起伏的绿树成萌,与盘山公路下清翠玉滴的茶园交相辉映。在岭南与闽西南交界的广大群山里。一支蓝白相织的利箭,纵横在山山相连、峰峰相映的银蛇的身上。那映衬在碧绿与金黄,纯白与天蓝之间的蓝天白云;时浓时淡的雾气之中,更加显露出那江南水乡迷人的色彩!还有那碧绿层层间隐现出来的一栋栋农家三、四层高的小“别墅”。这美丽的江南水墨山水画卷,使得李军目不暇接,心旷神逸!
  李军偎依在出租车里,他抬起来左手臂看了一下。“15点35分”下午多啊!他自言自语起来。“是啊,下午三点多了,先生,你已经睡了快两个小时了!”此时,出租车里的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与李军聊了起来。“现在到哪里了?到龙城还有多远?”出租车的司机抬头看了一下前面的小镜子,从小镜子里面可以看到后坐上李军的一举一动和脸部表情。司机看着李军脸色疲惫、懒洋洋的,慢声拉语地问道:“我说,这位发生?你上哪里去了?是旅游?还是探亲寻友?”李军偎依在那里伸了一下懒腰,而后冲着前坐的司机说:“我即是寻友,也是登山旅游,从十堰市的武麓(当)山老头峰,进安徽云阳、再进、龙虎山、三清山、一路走来,今天回武夷南边的龙城。”前坐的司机一听乐了乐,心里在想这位乘客脑袋被驴踢了,去的地方全部他妈的是荒山野岭,而且纵横了三省边界线,跨越了七道山梁的,司机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没吭声。出租车司机回过头来看了一下李军,而后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问着:“先生是不是考古的?还是搜集古玩的客商?要不就是那个?”司机说完这翻话后,李军哈哈一阵子大笑,闹玩笑般大声言道:“我啊,上深山里面专找那个老道哇,尼姑哇,和尚啊!请教一下是先有鸡呢?还是先有蛋呢?专爱找没人的地方钻,我不是古玩的客商!也不是考古的,更不是你说得个土夫子(盗墓贼),更不是想不开去玩自杀的。我进这些大山区是寻亲访友,去看看朋友,顺便买点山货什么的,同时呢,也跟老道们一块吃、住几日,了解一下他们吃不吃肉,娶不娶媳妇,哈哈!”
  李军这一顿雷烟火炮把沉默的情节挑了起来,司机此时也来了心情。一边开车一边与李军聊了起来:“这位先生,不瞒你说,我有一个远方亲戚,在汕尾市,与龙城不远!他什么活也不干,却在三年里弄来了七百多万,从一个穷光蛋,一下成了百万富翁!而且还深圳买了小别墅,开了一家玉石工厂!刚开始我也纳闷,因为我们出租车司机,跑长途一年下来,也就是二十来万元,而且还得保养自己的车子。而且累死累活的,你看看人家,整天风风光光,游山玩水似的!开着一辆面包车,东游西逛!几年下来,别墅也买了,玉石工厂也开了,豪华轿车也开起来了,现在他身价过亿资金!买卖越做越大,我以为你也干这个的呢。”
  司机说完话后,李军笑了笑轻声言道:“这不很正常吗,靠着挖坟掘墓,倒卖古董发家的不有的是吗,太正常啊。你看中央电视台鉴赏节目,哪家的古董都是祖传的,有几个敢说自己的古董是挖坟掘墓得来的,沒有吧。所以说仁家不照样是有钱人吗,所以说太正常啊!”
  此时,出租车已经驶离出了大山区,前边出现了一座高大的桥梁,是那种超大型、钢筋斜拉大桥。出租车快速地驶出了公路来到三股叉道旁,司机猛打方向盘转了一个圈,直接冲着大桥上面行使而去。出租车飞驰般快速地上了这四车道的钢筋斜拉大桥。
  这时候,出租车司机也不聊天了,一个劲儿的看着路线。车速很快、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不同型号轿车和汽车从身边飞弛而过。
  李军脑袋伸出窗外,凝望着这座雄伟的大桥,钢筋斜拉大桥足足有十来里地长,高高地凌驾于两座大山峰之间,斜拉大桥下面是高达几百米落差宽宽阔阔的江水。
  天际间一抹青山倒影,两座高大的山峰,直插云霄。云山雾笼、蓝天白云间环抱着大片的碧水清波,足媚的阳光映照着,泛起耀眼的粼粼波光。蓝天碧水之中,一群群不知名的灰白相间的水鸟,或大或小、梦幻一般漂浮在不定的水面上,偶尔有三群、五群地飞过桥下而去。
  江南水乡特有的山水相连、水映山恋、山绿水清。那一沫湾湾水色,轻悠悠的细雨霏霏,带着一股沉沉的醉人咸味,阳光照耀在淡色调的江边沙滩上,有如柔软顺和的小提琴的小夜曲,绿如蓝的河面上闪烁着点点淡绿绿的磷光,与天空中偶尔有的朵朵白云交相辉映!
  李军看得目不暇接、美景入梦。此时,出租车飞驰着。江风簌簌,江水悠悠,江面上的三三、两两白帆船和小客轮,正借着江风往上游行驶,倒映出雾气、白帆时隐时现!出租车恰似离弦的箭,飞奔在浓浓雾气与钢铁桥梁的银灰色之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