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笫七十九章 季东喜得定唐刀,倒卖文物发横财

笫七十九章 季东喜得定唐刀,倒卖文物发横财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7-09 18:34:32      字数:3874

  咱先不表龙凤山上的李军与古墓,回过头来再说说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至从季东与陈鹏领着几个打手进入到皇陵古墓的二重墓道。他们所看到的只是黑洞洞的长长的墓道走廊。
  季东领着陈鹏几个人进了桃花镇桃花山,亲自查看了唐朝皇帝陵墓。当他们走进了二重墓道,因为是从断裂的金刚墙豁口处进去的,当他们几个这才发现自己处于二重墓道的中间位置。
  季东左手捧着星象天支罗盘站在墓道中间,一会转向东、一会转向南,一会转向北。虽然说墓道里漆黑一片,但在几个人手电的照耀下,季东还是能看清楚磁铁性指南针针尖冲着东南、尾冲西北,五行按四豫、八卦方位是巽位、离位、生门死卦,天罡北斗正位,子午线分南北,而在二十八地酉阳支中属卯酉阳和亥少位。星辰象在天罡角龙星下,天狼星之五龙火座,处于北斗星座和麒麟座下位天狼星位,背靠北斗七星勺把处。季东看着星象天支罗盘上的针和活盘在“吱吱…”地转动。他大叫了一声冲着身后面说道:“哎呀,天辰对天庭象,天狼冲地煞,五龙闹角龙,清冥法无明,启辰付龙渊……”
  季东站在那里,嘟囔了一大堆其他人听不懂的倒斗术语。而后不言语了,墓穴地道里顿时静了下来,一片鸦雀无声。陈鹏在季东身后面不到一米处,他不懂玄冥风水十二真字术和摸金专业术语。右手上的手电一阵乱晃,晃晃这里、又照照一下那里。东晃一下、西晃一下。陈鹏看着看着,他大吃一惊,心里在想一个唐朝太监总管,它的陵墓处于交通闭塞,不通公路也没有小山路,只能爬山进去,而且全部是悬崖绝壁、山连山、岭连岭、峰连峰、涉山过水,虽然说,此地素有“十亩地九分山一分水”之称,地势险峻、景色优美,恰似仙境一般!
  但它的坟墓竟然是按着皇帝坟墓规格设计的,这可是暗地里要谋反、想谋皇帝之位啊!看来这是一座晚唐后期的坟墓,完全是按照着皇帝陵园规格建筑的。
  季东在那里嘀咕了一阵子,而后转过身子来。它冲着身后边的那几个助手说道:“你们几个将小铁锹卸下来,再把龙虎炮和洛阳铲装起来,现在不用啦!”
  原来,小铁锹是用护手臂的皮制护套套着,在打洞穴、挖滚地龍时,人是蹲着或者趴着的,所以胳膊上用铁锹扒土和挖土,而洛阳铲是打洞探穴,查看土壤和古墓规格用的。而倒斗、观星中“龙虎炮”和“黑蛟泥”是分南方、北方、东方、西域人不同地域,不同用法和名称。南方人早在夏朝、商朝就形成了星象观斗,八卦罗盘、地形、地貌观斗,而且十分精准。北方人喜欢用历史古迹和绳索与火药观斗,善于老鼠挖洞、黄皮子测量法、善用二十四位地支指针盘,镐与釺子与拐丁钥匙。还有一种唐朝时代出现的观土测墓方法,后来听说文化大革命除四旧后失传了。
  原来,季东的祖祖辈辈都是倒斗、分金、摸金校尉,尤其在爷爷辈更是家传手艺,家中传有一本玄冥风水十二真字术。所以季东两个职业,一明一暗、明面上他是龙城市市委书记,暗地里是专业的摸金校尉。分金定位,倒卖文物。季东左手捧着星象罗盘看了好一会,对于星座、分金定位、他可是专业人士。对于罗盘上对着上阳明星(天狮座、右上3度,笫四颗。),下对着紫薇星(北斗天罡七星,上边,笫一颗,中7度,类似启明星。)。
  季东接着他蹲下来右手的手电照了一下地上,而后伸手摸了一下脖子上的“摸金符”,心里想进了大墓必有凶险。而后又一次低下头仔细看着地上的一块块青石条,只见这条甬道宽约三米多、两边全部是石头砌成的高约四、五米。上边是半圆的形状、下边是垂直的墙壁。地面全部是一块块长约一米、宽约近一米的大青石板铺设而成。季东看了看而后站起来,伸左脚轻轻踏上了前面的一块青石板,用脚试着。就这样,走上每一块青石板都用脚试试,怕有地井、暗坑、翻板、滚刀,毒箭以及机关。
  季东一步步试探着往前走,结果一直走到了里面的一道关门前。原来这里是一道拱门,圆形的拱门上一道长条形凹槽,凹陷进去约半尺左右。原来是石门匾额,其大小可以写入三到五个大字.拱形门却没有门、只是一道宽约两米左右、高下足有三米多的拱斗.拱形门有一级石头台阶。季东手捧着罗盘,轻手轻脚地走上了台阶,陈鹏和几个打手也紧张地跟随着,他们几个人背靠着背,用手上的手电四处晃动着。
  原来,石头台阶里面是一条通道,是通往主墓室的主甬道,只是没有了先头那墓室的神道宽敞。当季东他们几个人走到了主甬道快要到尽头时,这才发现东、西还各有一个小耳室,耳室里面黑咕噜隆冬的。
  季东走到了两个耳室中间的位置,先用手电筒照了照,只见东边耳室里面全是各种日用品,已经被厚厚的灰尘掩盖。季东站在东耳室门口用手电看了看,而后又走到了西边耳室门口用手电晃了几下,里面全部是各种兵器和一具马的骨架。季东看了看回头冲着身后的陈鹏和几个打手说了一句:“我说几位,千万别乱动!误入机关就完了!走!咱们往里面墓室去看看!”季东说完话后转身就往主甬道尽头走去,陈鹏一看也没有说什么紧紧跟着往里面走。当他们一行人走到了尽头时候才发现,这里是一道厚重的石门。左侧的石门已经倒塌了躺在地上,只徒留下一道门耸立在黑暗之中。
  季东轻手轻脚、往着倒塌的石门洞走了去,脚下踏着不知道多少年的灰尘,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当季东走进了墓室用手电晃了晃,原来这里是一个大石室,足足有五十多坪米,在墓室北墙下一个巨大的棺椁。
  当他们走进了墓室里面时,突然间一个影子晃了一下。“啊?谁?”季东和他的手下人大叫了一声。急忙用手电四处照着,陈鹏跟在后面也看到了影子也大惊失色,他急忙一捂嘴手中手电筒四下挥舞着寻找着。就这样,大家寻觅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个影子。过了足足好几分钟,季东与手下人才平静下来。
  此时,整个墓室死一样寂静,唯有屋里的棺椁和几个带着活气的精灵。
  季东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先用手电查看了墓室环境,除了一道一尺来厚的石门,那就只剩下了那口棺椁,四处墙壁上描绘着一幅幅壁画。“嘿!原来这是一座将军墓!”季东边看边自言自语着。“我说,大哥,办事吧?”陈鹏急忙问了一句。“是啊!老大!开棺吧?”那个矮个子打手站在棺椁前问了一句,而后将身上背着的专业设备放到了地下。季东用手电看了看而后转身冲着大家说:“开棺!”那个矮个子听季东说开棺,他急忙从那个厚丝袋子拿出来几个撬棍,而后递给了那几个一块来的打手们。
  打手们蜂拥而上把那口棺椁围了起来,而后各伸撬棍将棺椁盖一下下撬开了。“轰!”的一下棺椁盖被扔弃到了地上,季东急忙走上前去观看,“咦!奇怪?怎么没有尸骨?只是一把宝剑呢?”这时,陈鹏走到了棺椁面前,一抬腿“蹭”的一下就跳进了棺椁里面。
  季东也深感惊讶,他深吸了一口,心里想我以前也曾经弄过几座古墓,可是头一回见到一座雄伟的大墓,没有主人和主棺椁,而只是一把古剑?这是怎么回事呢?也曾经听老一辈摸金人说过衣冠冢、发冢兵器冢等等,但是这些可都是建国前时有发生的奇闻怪事。
  季东站在棺椁前看着棺椁里面那把宝剑愣愣发呆,此时,陈鹏却有些沮丧地站在棺椁里面,弯腰一伸手抓起那宝剑。而后一纵身跳出了棺椁。“哎!白忙碌了,就一把宝剑!”陈鹏说完后将宝剑递给了季东。季东接过来那把宝剑仔细观看,这时身边的一个手下给打着手电。“呛亮亮……”一声清脆,季东拔出来了一把斜刃刀,上面全部是龙云纹,刀护手柄上用小纂刻着“定唐刀、李元吉。”六个小纂字。
  “哇!太好啦!是定唐刀!”季东一阵惊讶。原来,这把刀刀鞘宽约一手掌左右、长约三尺多、有近十斤重、刀鞘全部是纯黄金打造,刀鞘上有凸起的浮雕龍,刀鞘身体上镶嵌有十颗夜明珠,每颗都有大拇指大小,在刀鞘顶部有蹦黄卡槽、刀鞘卡槽下面还有两颗红宝石。季东在手电的照明下他仔细地观察着。
  “无价之宝!这个墓葬是唐朝初年李世民的弟弟之墓、这是齐王李元吉的兵器冢!”季东自言自语着,旁边的陈鹏一听季东这么一说,顿时又兴奋了起来,刚才的消沉之色一下全没啊!陈鹏急忙冲着季东问道:“老大,下一步该怎么着?你发话吧!”季东回头看了看身边左右的手下和陈鹏,站在那想了想、而后冲着打手们大声言道:“你们几个去东、西耳室将所有东西全部装袋子里,而后装车,我在这里再检查一下。”那个矮个子打手一听季东说装车,他冲着身边人喊呵了一声:“走,装车!”接着那几个人就走出了墓室,去了东西耳室。
  再说季东将宝刀交与陈鹏,而后自己左手扶棺椁,右手拿着手电筒,一下跳进了棺椁里面,仔细地检查着。
  就这样,季东领着几个手下人在古墓里呆了足足有五、六个小时,用专用大袋子将古墓里的文物一一装好,并且让手下人将它们送到了自己车上。经过了一阵子忙碌,陈鹏在东西耳室里帮着装袋。季东却在墓室里面找寻着机关,可是也奇怪该墓室就是一大间房屋,除了棺椁外无一物体。他左手拎着那把宝刀,右手拿着手电一直在找寻着什么。
  “喂!我说老大,咱们走吧!两个耳室的东西全装车了。”陈鹏走了进来,边走边大声与季东说话。“我说鹏子,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即便是一座兵器冢,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个墓窝子(专业用语陪葬品)。即便在棺材里也应该有一层才对啊!这里即没有机关、又没有暗门,更没有来层!奇怪!”陈鹏听季东这么一说,自己也用手电晃了一圈,而后冲着季东说:“老大,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以后有时间咱们再来一趟,把探磁仪带来,我想有暗层也能找到!再说这里荒山野岭,无人会知道的,我们先将车上的文物出手,过两天再来不行吗?”
  季东听陈鹏这么一说,站在那一想也对。“走!回家!过几日再来!”季东冲着陈鹏一挥手。就这样,季东与陈鹏一前一后走出了墓室,此时手下人已经出了古墓,二人一步步走出了古墓,来到了山洞口,此时,天已经快黑了,一抹夕阳透过云雾照在大山峰上面。
  几个黑影借着还有的一点亮度,将一袋袋东西装进了面包车。那辆越野型的轿车,屁股上喷起来一阵黑烟绝尘而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