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笫七十四章 出山洞进敬仙堂,大家畅谈怪人事

笫七十四章 出山洞进敬仙堂,大家畅谈怪人事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6-30 22:20:40      字数:3161

  话说当李军走出了假山洞时,这才发现这是一个由一大块青锋石与石灰岩结合体构造而成。清风道长领着李军先后走出了假山和荷花池,顺着楠木制造的古典式长廊直接来到了白云观的敬仙堂。
  原来,这里是整个白云观建筑的后院,白云观是建筑在武麓山南面山脚下的峡谷里面。对面是二千多米高的五老峰和西北角处三十里地外的塘山镇与鸡枫塘林厂。整个峡谷有如肠道一样、曲曲弯弯,东西贯通,南北纵横。往大峡谷的西南叉路口走去,就是拥有两千多年古老历史的龔枫镇,古老的镇子分两省东边是湖北省,西边是进入湖南张家界的必经之路,两个省把这一个古城镇一分为二。
  同时,龔枫镇里的檐山三股叉道还是通往安徽的徽州琔柏县枫劶镇与江西省白云山山区云陵镇的必经之路。
  清风道长领着李军一前一后走进了敬仙堂,原来这里是一幢青砖绿瓦白墙的五间东侧厢房。院里面西侧是他们二人来时的路径,全部是古典式长廊建筑与假山、荷花池,四周是草长莺飞、红花绿竹子,南面是三幢古老高大的瓦房式建筑,北面却是一道高达三、四米高的石头墙,墙里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李军站在东侧厢房门口看了一会,而清风道长早已经走进厢房了。李军忙抬脚走进了东侧厢房里面,厢房的中间是一个大厅式建筑,东西长、南北短、靠东侧是一大排五个金身泥塑的道教神仙,从左到右依次是太乙玄冥真君、太清上人、元始天尊、都宝天尊和太上老君,这五座金身泥像前面正中央位置是一个两米多长、一米多宽、一米高的龙香供桌,供桌上铺垫着道教专用的红绒布料的湘绣道家布幁,供桌上摆放着各种法器和两部竖版毛笔字的太乙真君太德经和法华玄冥真经。清风道长与李军走进屋内时,大殿内只有三名道士,其中两名是道家仙姑,也就是老百姓常常说的“道姑”。
  另外,一名却是一个男性道长坐在了供桌左边的混元竹椅子上。李军走进了大殿时可没有关心这三个道人,而是无意中看到了供桌上的两件法器引起了李军的注意。只见这两件法器一曰:“镇魂铃”(也叫冥王阴魂锁阳铃)。另一件是曰:“五龙引魂幡”(也叫阳阳五行太乙冥王大罗真君镇尸锁阳攞幡)。这两件法器每一件都足有一尺多高,全部是纯黄金打造,这两件法器前面还摆放着一把紫阳山(江西龙虎山)特产的白桃木制造的桃木剑。
  这把白桃木制造的剑,做工十分精细。只见它一米来长、三个手指来宽、一个手指多厚、剑身浮雕刻着九宫八卦图和两条蟠龙,剑柄上面是心形剑手、半尺长扁圆护柄和圆椎体剑把。最引人注目的是桃木剑剑身中段上,用浮雕手法雕琢着几个湘西土家族原始图案。
  紫阳山白桃木剑下压着一本线装订的《上清大洞真经三十九章》书,蓝色书面、竖版条书名、红字书名。供桌上左右边上各有一个黄铜制的下方上圆的灯台,灯台座上插着红色大洋脂油蜡烛。只见这红洋脂油蜡烛只剩下了半尺长,红红的火苗正冒着红不红、蓝不蓝的烟雾。引起李军注意的是那个冥王阴魂锁阳铃铛,明明镶嵌着七颗小手指肚大小的夜明珠,而且铃铛上还有天师道专用的二十四宿小篆体铭文,这才引起了李军的注意。
  因为,道教自宋朝元朝以来分封出金丹派和符录派两大宗门流派,又素有长江以南的南派,以及长江以北的北派之分。南北两大宗门流派又分离出上百个地方性小流派。而江南众多山区以符录派分离出天师道、上清道和灵宝道等等,着重于法印符咒的功用,沉迷降魔除妖的实战。符录派是以敬天祀神,修斋建醮,表达悃诚,藉符箓以感通神天,验诸事物,而为天人感应,神人互通之学。简言,符录派是炼天人合一相通而著称。
  正在李军全神关注着那两件法器时,清风道长已经和那两个尼姑聊上了。他先向其中一位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尼姑打了个稽首,而后朗声言道:“无量天遵,伍道长,久违了,两年多没见,你们清云庵这香火也越来越红光了。”
  只见,那个中年尼姑左手一甩拂尘,右手立在胸前,五指并拢,大声朗诵道号言道:“无量天遵,清风师弟,久违了,你还好吧!你不在独龙山的清风阁?跑到湖北我这武麓山白云观清云庵来干什么?你不会这两年又寻到了‘上清宫’那九颗夜明珠和十二页金书的消息了吧?”
  清风道长听中年尼姑这么说忙言道:“我说伍师兄,近年来你可好啊!我们这次见大师伯,不是为了文化大革命失踪的那些文物。而是为了我们独龙山与武夷山青峰岭上的开发金矿之事来见大师伯的。上山时听玄冥师叔说秦王古剑在山顶上的悬空寺。所以我们师兄弟想见见。对了师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还俗了的小师弟李军。”
  这时,中年尼姑上下打量着清风道长身后边这个年青人。李军被这个中年尼姑直勾勾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忙一抱拳轻声言道:“嗷!原来是大师姐,清风是我师兄,既然您是我师兄的大师姐,那也就是我的师兄。师弟这里有礼啦!”中年尼姑此时有些迷糊,弄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于是乎她左手一扬牛尾巴制成的拂尘,忙将右手立于胸前打了个稽首。而后慢声慢语言道:“无量天尊,善哉,善哉,这位小师弟,师承哪一位啊?”
  李军一看中年尼姑十分严肃地看着自己,他也忙毕恭毕敬地向着中年尼姑作了一个道家专用的礼节。
  李军打完稽首后轻言道:“武师姐,我二十多年前师承朝震阳大师爷介绍,先在三清山的云阳宫、后来到了武夷山的卧龙峰,师承一清(闻进良)道长收的关门弟子,后来先师将我介绍到福州的全福寺风阳道长处。潜心修习武学和国学,因风阳上人是民国时期的老文化人,我就一心学习传统文化。”
  此时,中年尼姑一听忙点了点头,而后转头冲着清风道长笑了笑言道:“我说清风师弟呀,真没有想到,咱们那个大怪物师叔不是从来不收徒弟吗!怎么二十多年前收了一批徒弟呢?这个冷血动物师叔,真是够一说的了。也难怪他有徒弟,是白云观朝震阳太师叔送去的,怪物师叔能不收吗?这才叫怪物教怪物,怪物哇。”
  此刻,清风道长一听武道长这么说,他左手一甩铁莲头拂尘,仰头哈哈哈一阵子大笑。李军在旁边也跟着它们两个人哈哈哈直乐,此时李军心里清楚自己师傅风阳道长,那可是十足的大怪物。而北京白云观的朝震阳老老道更是个大怪物。大家乐了乐,李军忙一抱拳笑着言道:“我的风阳师傅,那可是奇人,上厕所不用纸,高手中的高手,他的那位伴侣一直在全福寺的旁边半山腰的云陵阁居住,相伴着他五十多年了,每天给他做饭、洗衣服,伺候着他,可是师傅呢见到她来了,一转身就跑了躲了起来。怕她那可是怕的要命。一个是走到哪里跟到哪里,一个是见到了就跑逃命要紧。完了一个是伺候着他,另一个呢还冷血动物。不理不采。这两个人也可以说七十多岁,五十多年相伴。”
  这工夫,清风道长一听师弟李军这么说,更是笑得眼泪都乐出来了。中年尼姑也乐得前仰后合的,女尼姑笑了好一会,这才用道袍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大声言道:“要不然怎么叫你师傅怪物呢?我跟你们说,这两个冤家,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那可是光腚的发小。两个人又是家长给订的娃娃亲。你师傅把你师娘娶进门那天,两个人吵架,你师娘说你有能耐就上山上去当老道,别管这个家啦,你师傅一气之下,笫二天就去了青锋山紫阳观当了老道。你师娘一气之下上山上紫阳观大闹起来,这一闹就是五十多年,你师娘后来看到他太苦了,也就一直跟着他,走一步跟一步,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你师傅见到你师娘,那可是见一回跑一回,就是躲着不见。从福州到三清山,再到湖北武当山,再到紫阳山,后来又去了龙虎山天师府,再后来进了独龙山卧龙峰,又去了虎狼山、青芝龙凤山、最后岁数大了,不跑了,跑不动了。这才落叶归根回到了家乡福州在全福寺安了家。可是呢,两个人也不还俗,也不在一块,见面就吵架,吵完了谁也离不开谁!你说还不是一家人,两个冤家,地地道道的两个冤孽。要不大家笑的肚子都疼。两个人从小闹到大,又从大闹到了七十多岁。你们说它们俩个人,这算怎么回事啊。”
  此时,清风道长听着师兄讲了这些,那笑得前仰后合、拍胸捶腿的。中年道姑身边的那个年青道姑听着听着也乐了起来。
  此时,唯独那个老老道士坐在椅子上也没有乐,更没有出任何声音。很像一个木头人一样坐在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