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笫七十三章 李军清风同下山,狮虎崖下显身手

笫七十三章 李军清风同下山,狮虎崖下显身手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6-29 11:44:36      字数:3242

  再说云龙道长在玄冥道长身边,一听李军的话忙哈哈哈地乐了,左手一捋小山羊式胡须朗声言道:“我们会有相见的机会的,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好好教授与你,希望你别忘了就行,咱们后会有期。我要是哪天云游到了闽南的龙城市,你可要安排我们的吃住呦。我们在龙城市对面的上杭县卧龙峰全福寺有点的,说不上哪天就到你家里面串串门。”
  此时,李军一听云龙道长说去上杭县卧龙峰全福寺,也忙哈哈一乐笑着言道:“全福寺那可是南拳的发源地,可是真正的南少林寺,只要师叔伯有机会来凤凰城龙城市,我一定尽地主之义会全程安排吃住。我也可以借机会认识一下南少林寺的武术高手们。”玄冥道长没说话可是他一甩铁拂尘,而后点了点头乐了心里却想这个年青人鬼主意太多。
  此刻,清风道长看了看李军已经说完话了,他急忙冲着李军说了一句:“我们走吧?从哪里来的再回到哪里去,走吧!各位师叔伯后会有期。”这工夫,清风道长转身扬长而去,李军向着屋里面的三个老头一鞠躬,而后转身跑出房间紧紧跟随在清风道长身后。当他们俩个人一前一后走到那座大将军蓝玉的人皮墓葬前,李军停住了脚步驻足观看了一下。他看了看石头堆彻的墓葬,长叹了一声心里想人生不管多大的能耐,不管你有多少财富都难免荒土一堆。这时,清风道长唠叨了一句,“快点走,师弟,磨蹭什么呢?这都下午时分了再磨蹭就下不了山啦。”原来,清风道长已经走出了寺庙的庙门口。站在寺庙门口外边的荒草里冲着李军叫喊着。
  这工夫,李军一听寺庙外面师兄喊叫着,急急忙忙小跑似的冲出了寺庙。三、两个垫步便来到了清风道长身后边。清风道长转身一看李军已经跑了过来,他冲着东边那颗孤独的苍松用手一指:“走!咱们俩抄近路走吧?这边有一个天梯可以下到对面的天龙峰脚下,我们俩下山后先居住在二仙观,二仙观是我的同派异门的师兄在那里当巡寺道长(即看门的)。”“走,下山!”清风道长说完话后,一撩长长的蓝色道袍,他将长襟下摆掖到后腰间,大踏步地就往寺庙的东边走了去。
  这时,李军跟着清风道长几步便走到了大松树面前。原来,西北角是悬空寺,山顶上东、西长,南北短,南高北低,东坡西洼,并不规则。此刻,李军与师兄上山时,是从南面的石台阶山道而来。这回要走东侧歪脖松树下面的坡道,从山峰顶部下山要反着方向走从这个坡道下去。此时,李军有些迷茫紧紧跟随着清风道长身后,当二人走到了大松树树下边时。“哇噻!我说师兄,这也太陡峭了吧。”李军边唠叨边站在悬崖边缘低头看着。
  原来,这里是一个立陡的悬崖深不见底,四周全是浓浓的雾气、平坦中一个大斜坡呈现出约30度左右,两根十分粗大的铁链子斜躺在青幽幽的悬崖绝壁之上。而下边却是垂直而且悬空的,也不知道陡坡下面是什么?因为浓浓的雾气笼罩住了下边的铁链子。给人以一种身在庐山不知庐山的感觉。
  此刻,清风道长又一次重新掖了掖道袍下摆,开始转过身体来顺着山坡边上往下边走去。同时,他先伸双手紧紧拽着那两根粗铁链子,只见这两根铁链子间距也不过一尺多点,两根铁链子中间石壁上有两排人工开凿的脚窝。清风道长弓着腰顺着陡峭的山顶斜坡往下边下了去。李军也重新系了系牛皮裤带、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后又将那把湛庐剑劍带系好在后背上。他也学着师兄的样子转过身体来,弓着腰左右手紧紧地抓住陡峭山坡上的两根铁链子,左右脚蹬着石壁上的脚窝。
  此时,李军往身体后边观看了一下,顿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一阵阵紧张,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现象。此时,自己站在悬崖边上的斜坡里一动不敢动了,他在平静自己的心态。心血上涌、容易出现脑血不足而出现意外。李军重新作了几次深呼吸,调整着呼吸、以平静心情、心态。
  此时,山峰顶端的风儿并不太大、而且云雾的浓度很厚,使自己能更多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李军调整了两、三分钟之后,自己重新恢复了自信心,他低下头来斜视往下看了看陡坡下面的师兄,李军一愣陡坡下面悬崖边上的师兄踪迹不见了。唯有耳边的“呼呼”的山风与周围的云雾在升腾和翻滚。这时,清风道长早已经下滑到悬崖下边去了。
  原来,这个大陡坡处于大山峰的顶端,悬崖绝壁的上面边上部位。是一个足足有三、四百米来长,十几米宽度的大斜坡,由平面向7、80度角过渡的这么一个山坡地形。悬崖下边有一个十来米长的凹面,再往下边观看便是立陡立陡的悬崖绝壁。由于云雾浓郁而深不见底。而对面的大山峰又高峻、又雄伟,离着李军只有一里多地,给人以一种阴森恐怖、泰山压顶之势,对面的山峰,要比李军所站着的地方高出去5、6百米还多。所以当李军转过头来往对面观看时,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压抑感。那高高的山恋、浓绿苍苍、明暗错落,那近如贴身一样的感觉。再加上这两千多米高的悬空感,以及那时有时无、时而浓密、厚重的腾腾山中雾气。这一切在时空与空气之中错落出了“云中漫步”的错觉感。
  这工夫,李军站在那一动不动,心里明白这是真的害怕了。以前平仗着一身是胆多么高大、悬崖险俊、绝壁奇难、他都沒害怕过。今天是怎么了?李军的脑神经飞快地运转着,绝不亚于银河二号超级计算机的速度。李军只是站在那调整了几分钟而已,可是他的大脑已经思考的太多太多了。
  此刻,“李军,李军,师弟……”
  一阵阵峡谷里传来呐喊之声,这是山峰与山峰之间的回音。山谷回音,这是师兄在喊自己。这是李军的第一个本能反应。李军急忙冲着陡坡悬崖下边大声喊到:“师兄,我来了,等几分钟,我这就下去。”此时,李军顺着坡道往下一直来到了悬崖边上。
  原来,这里是人工开凿出来一个凹面,凿进去不到半米来深,呈现出一个小坡不足五米,宽约三米多。下面是在垂直的大青壁上开凿出来的立陡的石台阶,垂直地耸立在云雾之中。李军顺着两根铁链子一路向下,很快就来到了下面一个小山坡前。只见清风道长坐在这个小山坡的荒草丛中休息呢,他仰头看着刚刚下来的师弟李军,哈哈直乐:“我说师弟啊,怎么了?害怕啦?”李军下到小坡上先用左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这才言语道:“是啊!我这回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害怕了?也许是这几年在城市生活了,很少运动啦。”清风道长乐了乐言道:“我说师弟啊,你错了,这不是害怕,而是悬崖坡太陡了,心里作用吧,几年不登山啦,心软了。没有了坚强的信念了。人的心像虎狼一样狠,这才能登山呢,若没有虎狼之心,最好别登山,那会出事的,你懂吗?登山要没有点誓死如归的心态,心黑手狠的决心,那?那可要出事的,师弟,你明白吗?就像刚才你站在悬崖边上,胡思乱想,哪怕有一点点松动,你就直接飞出去啊,就是你双手用尽全身之力,也会因为一个念头,手脚秃噜了,掉下去!我今天说你是为了你好,刚才手要是一滑,你可就是一直飞到山脚下啦,这两千多米高度,你想想什么后果?”清风道长说到这里就不说话了,他看着师弟李军一言不发。李军憨厚地笑了笑,站起身来而后往小山坡下面望了一望,“哇!”只见山坡下面因为天气原因,浓浓的雾气笼罩在整个大峡谷。对面的大山峰更是在雾气笼罩下时隐时现,山脚下什么也看不见。
  这时,李军看了好一会,突然间后背发麻汗水已经湿透了上衣。原来云雾翻滚之中,偶尔能看见大山脚下的情景。那模糊的蛇形公路和田地,还有那蜿蜒崎岖的河道。李军站在那一动不动思考着师兄的话语,是啊!自己心软啦!这几年呆的,那种虎啦吧唧的劲头已经没了。“师弟啊?走吧?我们该下山了。”清风道长一阵说话之声打断了李军的沉思。他忙转过身来冲着清风道长言道:“师兄,怎么走啦!山坡下边没有路了!”清风道长听师弟这么说话,他忙用左手一甩拂尘言道:“看那不是路吗?”他用右手一指他们身体左边,只见小陡坡紧靠铁链子的右侧不远处,几缕枯干微微发黄的枯草丛中一条山石缝。
  这工夫,清风道长哈哈乐了,言道:“我说师弟呀,这不有山洞吗?这个缝隙一个人侧身进去,里面是一条下山的天然洞穴?这个洞穴直接到山脚下的白云观后院里的假山是出口!咱们不是去白云观住一夜明天回江西的吗?”李军听师兄这么一说也乐了。
  此刻,清风道长领着李军一前一后走进了那道山石缝里面,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洞穴行走这才来到了白云观后院。他们俩个人先后走出了假山洞口时,李军这才发现这是武麓山的南山脚下的寺庙。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