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笫七十章 李军巧遇白虹剑,秦王古劍露真容

笫七十章 李军巧遇白虹剑,秦王古劍露真容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6-18 11:34:07      字数:3011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再说大舌头李军与清风道长跟着引路的两位老老道去了“悬空寺”。当李军走进寺庙大门之后,这才发现这里杂草丛生、蒿草遍地、什么碎石籽石头、破瓦片。还有那半人多高的荒草和院内破败的寺庙建筑,残墙断崖、无形之中平添出了太多的凄凉与苍桑,或许,这地处悬崖绝壁之上的千年古老寺庙破旧的不成样子了。
  这工夫李军回头环视四周环境,傻乎乎地站在那看了好一会,此刻唯独清风道长无视周围的风景,一转身冲着身后面远处站着的大舌头李军嚷嚷道:“哎哟哟、我说李军师弟呀?还傻瓜似的站在那在什么呢?快点、跟上来……”李军站在那心里在想这一千多年的古老庙宇,就这么无人维修、管理、一天天破败了。荒草丛生、乱石断墙、荒芜而凄凉。
  此刻,李军只好急急忙忙跟在清风道长身体后边,一直顺着杂乱的草丛小道朝着寺庙后院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看着身体两侧的房屋,左侧的飞檐式石头房子的房顶已经坍塌,露出了露天的大窟窿和木头椽子、房梁,而右侧的飞檐式石头房子只剩下了四处墙壁,房屋顶层已经荡然无存。
  原来院内是两排房屋,分南北两趟、北边这趟房屋足足有七八间,而前面却是整体式宫殿形式分上、下两层,上层是阁楼形,下层却是宫殿式大雄宝殿建筑。
  他们一行走进了北边这趟房屋的东边房间,只见一扇破烂不堪的房门半开着,房门上用不同木质的木板将房门破损的地方补上了。此时玄冥真人和云龙道长已经走进了房屋里面,清风道长也跟着走了进去,李军却沒着急慢悠悠地走到房门口往里面观看了一下。
  原来房间不大约有三、四十坪左右,一张小床靠着北面,西侧墙一张木制书桌和一个小小的红木制衣服柜。北面和东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宝剑,西墙上挂着天地六十四卦演示变化图和一张约一米多的阴阳鱼图。最有意思的是在南墙窗户下面有一个红木制造的小小平板柜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暗器和两件子午双钩。
  小床上一位老老道正盘腿打坐,白色的短衣斜襟上衣和灰色灯笼滚裤,一络小小山羊白胡须显示着岁数的苍老。一张瘦瘦的瓜子脸上无一点血色,瘦得两腮无肉、一双大大的眼睛已经只剩下了幽暗的黑洞,两个大白眼仁多、黑眼仁小,一个鹰钩鼻子垂挂在脸中间,一张不大、不小的觜巴,上觜唇厚、下觜唇薄。远远望去好像一张白色骷髅脸。
  这时,玄冥真人和云龙道长走到小床跟前,他们深深一鞠躬打个稽首轻声说道:“天都道长,九师哥让我领着清风他的俗家师弟想见见那把千年古劍。”他们两人刚刚说完话,这位老老道一听忙问道:“是独龙山虎头崖云居宫的清风吗?他怎么来到武麓山地区干什么来啦?谁让他们来的?”。
  这时,在玄冥真人身后面站着的清风道长忙走上前一步,一打稽首说道:“天都大师伯,我们是应了九师叔钟明无崖子道长的邀请这才上武麓山来的!是为了独龙山开发金矿而来的。”老老道天都道长一听是钟明无崖子让他们来的,急忙抬起来双腿下地穿上了软底洒鞋,而后走到了竹椅子上坐了下来。
  此时,清风道长忙从怀中取出来了一张小纸条,他走到老老道天都道长跟前递给了天都道长。老老道伸手忙接了过来一看,他忙看了看李军而后冲着李军问道:“听说你是三清山风清观朝震阳大师兄的爱徒,后来又到卧龙峰绝龙寺一清道长收的关门弟子,没过几年又去了福州的全福寺四师兄风阳道长(原名林文远,道号风清上人;后入全福寺,法名无尘)那里,现在还俗啦。有这事么?”“是的,回大师伯的话,一点不差。”李军回答完老老道的问话后毕恭毕敬地双手环抱做了一个鞠躬礼。“好了,不多说了,我说玄冥师弟,你去南院的藏书楼把秦王古劍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也好了了这个尘缘。”
  此时,玄冥真人和云龙道长正在小床边上垂手站立着。一听老老道让他去南院的藏书楼,急忙走向前来一鞠躬说了一声:“是,大师哥,我这就去取来。”玄冥真人转身便走出了房间,直接奔着前院的大雄宝殿上面的藏书楼而去。
  这时,天都老老道不做声了,而云龙道长与清风道长站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李军无聊地观看着东墙与北墙上挂着的各式宝剑。“哎呀!这不是?不是七师柳青的白虹剑吗?怎么会在您这?”
  此刻,李军不知不觉中说出来了几句。此时,天都老老道一听,他疑惑着看了看房间中间站着的小伙子,这个外来人竟能说出自己爱徒的宝剑名称,咦,怪了,要是按排名次也应是同门同辈啊,这是怎么回事?老老道有些不明白,带着满脑子问号看着李军。天都老老道歪着脑袋看着李军,把大舌头李军看得十分不得劲了。
  这时,天都老老道看了一会,他咳嗽了几声轻声说道:“嗯!我说你是风阳道长的徒弟,怎么会认识白虹剑呢?那可是我们三清派的,而风阳却是全真教龙门派的?三清与龙门素不往来?任何人员都没有交往。再说三清派主要在武麓山(武当山)山脉在湖北省群山之中,而你们全真教龙门派却是在福建省的武夷山和独龙山卧龙峰,两地界相隔近三百公里。另外江西省三清山风清观朝震阳那,也只是我们老一辈人素有往来,小辈子的沒听说谁有与全真教龙门派来往过,再说江西省三清山与龙虎山的地界是道教逍遥派的居住地,也与我们三清派无人情来往,更谈不上交往,没听说我们门徒与你们的龙门派有交往,你怎么会认识柳青的呢?”。
  这工夫,云龙道长与清风道长一听天都老老道左手捋着白胡须问李军,他们两个人都愣住了,不知道所以然。清风道长紧张地张了张觜巴想说话,可是又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他知道天都老老道地位辈份极高,说话字地有声,十分严肃,他巴了巴觜没说出来,而是紧张地看着师弟李军。云龙道长却没有紧张,只是东张西望地看着这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语的,听不明白他们二人在说些什么,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云龙道长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时,“吱吱嘎嘎……”破旧的房间门一响,玄冥老道双手捧着一个大长条木盒子走了进来。玄冥老道双手捧着木盒子走到小床边上,将木盒子放在了床上,并将木盒子小小的盒锁打开了,只见双手将枣红木盖打开后里面是一个白色缎面包裹着一个长条的东西。
  这时,天都老老道从竹椅子上站了起来说:“玄冥啊!你将秦王古剑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而后再装入盒中。”
  此时,老天都道长颤颤微微地走到了小柜子前,伸出来那邹邹巴巴的小胳膊,那带着瘦得皮包骨的手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串铜钱,这串铜钱是用一根亚麻绳穿着。
  而此时,玄冥老道已经将大宝劍拿了出来。李军站在这帮人身后面看了看老老道,而后又看了看玄冥老道长和身边的云龙道长,它更关心是北墙上挂着的那把柳青的白虹剑,而不是已经两千两百多年的秦王古剑。
  “大师哥,你看!是不是打开?”玄冥道长左手拎起来那把又长又宽的古劍忙问老老道。此刻老天都道长看了看玄冥道长轻声地说:“打开吧,让大家见识见识。”
  这时,玄冥道长忙左手握剑中部,右手一握圆圆的劍把“仓亮亮”,一声清脆的弦乐之声划过了房间的寂静。只见玄冥道长手中握着一把人手掌那么宽、长约一米多、背上蓝洼洼的带有迴龙云纹的宝剑,在房间里随着长长的古剑起落在空气中划出来一道闪电般的寒光。
  这工夫,天都老道长一转身便向着中年的清风道长忙说道:“我说清风哇?你们远道而来不容易,攀登过了好几座大山峰,才来到我这穷乡僻壤,你们去,自己拿着好好看一看。”“大师伯,那我就和师弟谢谢啦。”清风道长忙鞠躬抱拳,转过头来冲着李军说道,“师弟,来!过来,你好好看看別白来一回,咱们翻山越岭才来到这里也不容易。”
  此刻,李军一看天都老老道发话了,自己也别在最后边站着啦,他急忙走上了几步来到了玄冥道长面前。玄冥道长一看这个年轻小伙子走到了面前,他忙双手捧着大宝剑递了过去。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