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第四十章 李军巧得小黄鱼,绝笔惊现万家祸

第四十章 李军巧得小黄鱼,绝笔惊现万家祸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3-31 14:54:32      字数:3604

 
  “大舌头”李军看着这些东西他愣呆呆地望着,呆了足有五分钟才又打开了小手提式皮箱从里面拿出来了那封信,轻轻撕下来开口处,拿出来三页纸轻轻打开,“大舌头”李军看着这是一封临终前的绝笔信,内容是“万鹤鸣公馆”原来万鹤鸣是广东四大药材富商,曾经与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是师兄弟,可是因个人信念不一样而各行其道,1939年因上海市被日本占领后成为了孤岛而被迫放弃了上海的生意,重回老家神龍山地区位于韶关地区西南的桃花镇继续开药材买卖,没过两年生意做到了杭州,富商万鹤鸣让儿子万青去杭州打点,可是好景不长富商万鹤鸣却着了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毒手。
  那是1942年春三月的一天,富商万鹤鸣发了一份电报给杭州儿子万青,让他速回其家中母亲病重出现了咳血现象。万青接到了电报后马上安排心腹人照顾杭州的店铺,因为富商万鹤鸣家取妻二人,只有独子万青单传,其它三个女儿远嫁南京、广州和北京,家庭中只有富商万鹤鸣与弟弟万鹤英一家在桃花镇打点生意,而老三万鹤平一家人在闽东的武夷山开布匹生意,而万鹤鸣他也是刚从浙江海宁回来不久,见二夫人病重,这才发电报给儿子万青……
  万青在三月底才回到了韶关的桃花镇,刚下车从镇东头的清雨河头过了青石彻成的小桥,万青他举目远望自己家房影遥遥,因为万青家就住在桃花镇东头边上独门独院四合套的临街店铺。而在神龙山半山腰还有一栋别墅,当地人都叫“老万家公馆”,万青很少回到老家桃花镇,自然也就很少上山上的“老万家公馆”去,只有二夫人与大夫人在别墅打理居住,万青的父亲万鹤鸣与他的二叔万鹤英一家人在山下桃花镇打理店铺生意。
  当万青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才发现临街的自己家店铺已经被砸得乱七八糟,门额上的牌匾掉在地上被砸成了六、七块碎片,万青看着急忙奔跑了过去,当万青走进了店铺一看已经没人了,忙到附近一打听,他一下就晕倒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万青他晕晕乎乎地醒了过来,他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神龙山半山腰的自己家狂奔而去,气喘息息地一口气跑到了神龙山山下,当他望着山上远处的崖壁身影和崎岖弯沿的山路,遥遥在大雾之中时隐时现,此时万青低下头、哈着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站在荒草丛林中的小路旁呆了足足有十多分钟,万青他这才直了直腰往上山快速地走了去,走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回到了自己家里,当万青走进大门后才发现房门开着地上已经被砸得乱七八糟,家人也踪迹不见。
  万青一下慌张了,四处找寻在二楼父亲房间发现了被人吊死的父亲与二叔,在母亲卧室里发现了后妈被明晃晃的刺刀刺杀在椅子上,自己母亲被枪杀在厨房屋里面躺在血泊中,万青一下扑过去倒在母亲尸体旁嚎啕大哭,不一会万青哭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万青才忽忽悠悠中醒来,他忙从地上起来发疯了似的一个个房间找寻,一直找到了后院才发现后院果树后边有一个新坟墓,当他看到了写有“戴笠”绝笔,万青一下全明白了,万青的父亲万鹤鸣与戴笠是同门师兄弟,因为父亲万鹤鸣不仅一次地资助过共产党,为此戴笠亲自带人几次上门多次警告,父亲曾经告诉过万青家中一但有事,敢快去香港舅妈家,当时还以为父亲与戴笠同门师兄弟不会加害于父亲,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而今全家一百零四口人全部被杀,而且还是特务头子戴笠亲自杀人并埋葬的,还设立了一个大坟墓。
  万青看着这个大大的新坟墓痛不欲声泪流满面,看着“戴笠”二个字万青牙咬得“嘎嘎嘎”直响,不一会牙缝流出来了鲜血,这时他抹去了眼泪,走回了别墅,他从后厨房拿出来锯弓、斧头、还有其他工具,用了两天时间做好了三口大红木棺材放到了别墅里面,而后他写了一封信介绍了自己家被杀害的过程,而且还准备好了自己家珍藏几代人的藏宝地图和家里财宝,万青准备拜祭完父母后去杭州转卖掉生意,而后再去香港舅妈家,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当万青准备拜祭一下父母,就这时来了一个“蒙面人”悄悄地潜入了别墅里面,一阵枪声万青倒在了血泊中,当这个人刚刚摘下面具时,一把飞刀刺入了这个“蒙面人”的心脏,这就是老万家公馆的血案,谁也不知道这把飞刀是何人的,也无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曾有人来过万家公馆可是无一人生还。
  就这样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无人再上这座荒山野岭来了……
  先不说几十年前的万家恩恩怨怨,再说说“大舌头”李军看完这封信后,他深深地陷入了沉思中。“大舌头”李军心中话嘀咕,他想不开的是万青到底死了没有?死了?没死?谁也不知道,“大舌头”李军看着石头桌子上的金银首饰、金条、玉雕佛、珍珠项链等等双手直戳,乐得直开心。此时“大舌头”李军兴奋得不得了,于是他急忙站起身来匆匆系好包裹,转身拎起来小手提式皮箱就往山顶上走去,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山顶上,这时“大舌头”李军往远处眺望,看着看着才发现东面不远的山峰就是虎狼山,西南面有一个山谷里面云雾缭绕,很是奇怪,“大舌头”李军又往北部山区望去,“哇”!牛角尖形状的城市,“大舌头”李军一阵惊叫“龙城市、清水河镇”在方圆八百里地的地域只有清水河镇十分像一个“牛头”,两个牛犄角就是独龙山与虎狼山,“大舌头”李军又往四周看了看只有西北角处一条羊肠小道伸展在山岭上一直延伸到西北处一条宽阔的河流,“大舌头”李军看了一会加快了下山的脚步……
  “大舌头”李军走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山脚下,这时荒草丛中一块高约二米、宽约半米、厚度足有一格尺,上书三个楷书体大字“蛇盘镇”,“大舌头”李军看了看忙一吐舌头,好哇!一下跑到了江西省三清山地界上来了……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大舌头”李军看着这块地界碑,心中想这不驴唇不对马嘴吗,本以为下山回龙城市清水河镇,结果走到了江西省三清山地界上来了,一个在东南面、一个西南面,全乱套了。不过“大舌头”李军也暗中庆幸自己沒有走到黑风山地界,听说那里是原始森山老林子,据说山里面有“野人”,前几年有几个旅游的“驴友”进入了山里面,结果被“野人”给活吃了,有采药的山里人发现了人骨架,想到这些“大舌头”李军后背直淌冷汗,“大舌头”李军坐在石碑旁边休息了一会,看着天气已经过了中午,他站起来心想该赶路了,要不然又到天黑该不好办了。“大舌头”李军顺着羊肠小道一路来到了一条小河边,蹲伏到河边用双手捧着清灵灵的水喝了几口,顿时心里清凉了许多,他忙起身四处张望。前边不远处有一座石头彻成的小桥,“大舌头”李军忙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功夫就走上了石头小桥,当他走过了这条挺宽又水流挺急的河流上的小桥。
  不远处是一个小镇子,“大舌头”李军顺着油漆马路走进了小镇子,东瞧瞧、西看看,只见大街两旁三层、两层的楼房排列两边,一条大道直通东西,偶尔有三三、两两的出租车从“大舌头”李军身边一掠而过。此时他走街串巷找寻着邮局,结果在一处两层红色小楼前写着“特殊快递”公司,“大舌头”李军走了进去办理了一项特殊快递,因为“大舌头”李军下山时在山上弄了不少山货,加上二师伯送给他的山货,他弄了一大包.于是乎他用一个中号的竹制背篓捆绑好后背着下的山,“大舌头”李军他办理完特殊快递后一身轻松地走出了“特殊快递”公司,他想找一个小饭店,经过这一阵子折腾肚子也却实是饿了,“大舌头”李军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巷道旁一片竹林里,只见一家小门脸吸引了他,只见这家小饭店用竹子做的门面很独特,门上一面黑匾额上书“饿鬼小吃”看着很特殊,门旁边竖立着一面莱谱匾额写着各种菜名,“大舌头”李军忙大踏步地快速走了进去……
  当“大舌头”李军走到一张饭桌前坐下后,从里边的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女服务员,看着对面门口进来了一个“要饭花子”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全部是左一条、右一块的、全身都是灰和土,忙大声喊:“快出去,我们这是饭店,不是救助站,更不是民政局,快出去!”女服务员一脸瞧不起,此时“大舌头”李军忙哈哈乐了说:“我是来吃饭的,你看我这形象像一个要饭花子是不是?怕不给钱是不是?”“大舌头”李军忙将左手伸进了怀里面拿出来了一沓百元人民币,正好是一万元,“啪”的一声摔到了桌子上,女服务员看了看这个像要饭花子的人,她忙笑脸相迎乐哈哈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先生别怪。”此时“大舌头”李军抬头看了看女服务员,只见她左手拿着一个小本本和一支笔、右手向胸前一扬做了个请的动作,乐哈哈的说:“先生想吃点什么?这里有菜单。”女服务员说完话后将餐桌上的菜单往“大舌头”李军身边一递,此时“大舌头”李军是真饿了,连看都没看女服务员忙低下头看着菜单忙说:“先来一个竹笋肉片、红烧肉、青茶豆腐沙锅、炒个青丝瓜、再来一个鳄鱼肉片炖穿山甲、再来一瓶xo人头马酒,要五十年陈的酒。”女服务员忙用笔记下后转身走向后厨房将单子撕下来交给了厨房大师傅。女服务员转身沏好茶水送到“大舌头”李军的桌子上,此时的“大舌头”李军也是真渴了,“咚咚咚……”一口气喝光了茶壶里的所有茶水,而后朝着女服务员忙喊到:“服务员,再来一壶茶水。”这时女服务员忙答应了一声手中拎着一个暖瓶走到“大舌头”李军面前说:“先生,给您,这是一壶开水。”说完话后转身离开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