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人性与阴谋>第一章 · 第二章

第一章 · 第二章

作品名称:人性与阴谋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发布时间:2019-03-09 16:24:07      字数:3833

  介绍内容
  
  序:人肉美味系列,社会(官场)长篇、人物错综复杂,一个平民小人物,大舌头李军无意之中卷入龙城市市长离奇失踪,三进独龙山、三上虎狼山、三入龙凤山、三次误入无人荒山为思路,让他陷入古墓探险、盗取闽王墓奇珍异宝、神秘人物相伴、层层阴谋诡秘圈套。背叛与友情,阴谋与爱情,正义与邪恶,龙城市市长李斌,借尸还魂、瞒天过海,大隐都市、巧取豪夺、他也是一名专业的极品阴谋家、大骗子、贩枪。一部惊险,悬疑,一起起命案引起了整座城市的恐惶,贪官,阴谋设计、夺取金矿、私藏枪枝、私自引进俄罗斯枪支弹药、坦克装甲车辆,高薪雇用雇佣兵杀手,真相背后请关注黎明前的罪恶,一路高升,一手遮天,霸绝官场,牵系出各阶层人物。一段段恐怖,一圈圈连环阴谋,一道道离奇“大菜”惊诧龙城清水古镇,骷髅头藏宝图的悬念,丝丝入扣、引人入胜,就此展开一段段离奇、迷雾的经历,这究竟是阴谋,还是三十年前的人心情仇,还是蓄意的谋杀?多年的往事,纠缠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迷棋,真相到底是什么?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这一切又将走向何方……
  
  《人性与阴谋》上部
  
  本故事纯属虚构
  
  第一章:江水悠悠景如画,龙城市长失踪影。
  
  夕阳的余辉中,蓝天白云下。远处,一座钢铁斜拉大桥,横跨了云雾茫茫的古老闽江口,在翠绿如墨,茶园遍地的银屏山与大屿山之间架起来一道通往现代化“新城”与闽越王朝“老城”的银色彩虹。
  夕阳的光辉,透过浓浓的雾气,映照在一辆黑色宝马6型轿车上,黑色宝马6型轿车像支离弦的箭,飞驰在浓浓雾气与钢铁桥梁的银灰色之中。
  雾气越来越浓,轿车内一位中年男人静静地思考着什么?前座坐着一个又胖又白,手带白手套,双眼却小得像老鼠一样色迷迷的。此时他的小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车窗外的路线,双手紧把方向盘,车窗外滚滚江水飞逝而过。
  这时中年男人望望窗外,伸出左手,一支澄黄黄的金表呈现在手腕上,表针指向15点11分,他轻轻地笑了笑,心中在想着她那情人的缦妙的身影。这支金表是他5岁生日那天,情人特地从南韩汉城定制的礼物,价格不菲。
  此时此刻,窗外,江风簌簌,江水悠悠,宽阔的闽江江面上只见三、两只白帆正借着上游送来的风儿,费劲地往上游行驶着,映出来雾色白帆,时隐时现,两艘巨大的集装箱货轮拖着笨重的身躯,从高度达一百多米的斜拉大桥底下缓慢地游过去,那一排排、一列列集装箱红、绿相间煞似好看,正驶往斜拉大桥东边闽江口与台湾海峡接口处驶去。
  这时,远处桥中间隐约一个白色人影与手中还挥舞着什么,一辆白色轿车在浮动,越来越近……
  “李市长,离咱不远有一个女孩好像出了什么事?一直在挥手。”这时后座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从梦中惊醒了似的,忙回头往前看看忙说:是吗?说着就往车窗前望去,只见大桥中间一个女子着急地大呼小叫一个劲用手中蓝色纱巾摇摆着,此时整个大桥上也就三、四辆车,偶而一辆一掠而过。可是无一辆车停下来,大桥上静静悄悄的,只有西北风的飒飒呼啸声。
  宝马6轿车加快了速度,车很快就开到了这个女孩身边,刚一停下来,女孩飞快地跑到车前,用手敲打着车窗,这时,中年男人轻轻地打开车门,走了出来。说道:“出什么事情了?”只见女孩二十多岁,瓜子脸、葡萄般的眼睛上挂着泪珠,身高在1米67左右,身材娇美,匀韵。可是,脸上的着急里隐含着惊悚。
  这时女孩忙说:“我是本市龙达公司的负责人,是我车子坏了,我着急回公司,与欧洲达非公司下午4点整签定一份价值42亿美元的合同。可是车子开到桥中间就熄火了,现在已经是3点15分了,快到点了,真着急,雾又这么大。”中年男人忙说:“你先坐我的车子,让我的司机看看能不能修。”中年男人忙向刚下车的司机说,“小陈那,你帮这位女士把车修修,我开车送她回公司,不能误了大事!”“李市长那行啊?”中年男人一挥手:“你修车吧!”说完回转身向女孩说,“你上车,我送你回公司,过了龙江大桥就是市区,雾太大了。”司机忙走到白色轿车前打开前车盖,查看起来。此时,雾气越来越浓,对面一米以外都看不清人了,这位李市长忙打开前车门进入驾驶室,刚坐下,突然,从后座下面伸出一支手帕来,如闪电一般一下捂到李市长嘴上。此时,李市长一愣就晕了过去。女孩快速进入驾驶室,启动车子悄无声息地驶出大桥,车上后座上坐起一个人,显得十分削瘦,一身黑衣,他轻轻从脸部撕下薄薄的假脸,此时露出一副刻有一道刀疤的脸,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轻轻地向前面的女孩说:“按计划进行,先将这位大市长送到独龙山绝龙寺,交与龙先生,我在一号路段下车。”说着车飞驰般消失在浓雾之中……
  清晨,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起了大早,在政府大院里的草坪上打了一会太极拳,这时秘书陈朋走上前来,递上纯棉手巾,说:“季书记,你的太极拳打的真好,应该去国家的竞技场上展示一下才对。”“是吗!我还是觉得自己打清心那。对了,小陈那,李市长和他的秘书去南昌回来没有?今天上午9点可是要开常委会的!”“没有?”市委书记季东停顿了一下:“你去忙吧。”说完,继续打着太极拳。“那季书记,我先去办公室准备一下?”秘书陈朋说着向远处的一幢大楼走去……
  
  第二章:秘书长苦寻李斌,中纪委初登龙府。
  
  话说陈朋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看手表指针正好是7点3分,他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打往李市长手机,可是连拨了3次全是关机,于是拨通了李市长家的电话:“喂,是李市长家吗?”“我是市长家佣人,您哪位?”“噢,我是市委秘书处的陈秘书,李市长在家吗?”“不在!在外地还没有回来呢。”这时陈朋一愣,忙说:“那请李夫人接下电话!”“那请等一下。”
  不一会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是小陈吧。”“是我!李市长回没回来?今天上午市委召开内部会议,会上有李市长的重要讲话,你看怎么办?能否联系一下?刚才我往李市长的手机上打电话,手机关机?”李夫人忙说:“小陈那,你别着急,我这就联系一下,一会再打给你好吗?”“好的!”这时秘书陈朋耐心地坐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等着李市长夫人的电话。
  此时,李市长夫人王晶按着李市长走时留下的手机号和南昌某大商务馆宾的电话号正在联系,商务馆宾的回复十分明确,李市长确实住在6655号总统套房,于9月9号上午退的房间,说是回龙城市。
  而此时所有李市长的手机全是关机,而打往司机小陈的电话通了。“小陈那,是我,李市长回没回来?”“我是小陈,我和李市长昨天下午到的龙城市己经回来了,可是车子走到金川大桥上碰到一位女孩她的车坏了,是李市长亲自开车送这个女孩回龙达公司了,怎么李市长没有回家吗?那个女孩的车子,我己经送到汽车4s修理去了。”这时市长夫人王晶,打断了司机小陈的话语:“咦,这老李啊!他没有回家呀?他干什么去了呢?小陈那,你们李市长是一个人送那个女孩回的公司吗?”“是的!”小陈在电话里忙说,“对了,今天下午我得去鸿丰4s店取车送到龙达公司,到时我找那个女孩再询问一下李市长的情况好吗?”市长夫人王晶忙说:“那好吧!有消息给我打个电话!”此时市长夫人挂断了电话。心乱如麻,她深知李市长这个人,老谋深算。“咳!”市长夫人王晶长叹了一声,于是她给市委秘书处主任陈朋打了个电话,说李市长还没回来。
  市委秘书处主任陈朋接完电话,于是急冲冲走出办公室……
  上午九点,明亮宽敞的5楼市政府会议室里,五名龙城市市政府常委与十七委员正在召开市委会议,由于李市长的缺席,会议由副市长于红主持,这也是市委书记季东点的名,于红实际是季东的得力干将,会议上于红宣读了新的人事调动及新城区三年建设预算,正在这时秘书刘鸣开门走了进来说:“中央纪律委员会的人来找李市长?”大家忙先后站起身来,会议室内鸦雀无声,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都能听到动静。会议室的门轻轻打开走进来6个身高各异,胖瘦不同的人,其中一个矮个胖子从身上拿出工作证件,这时秘书刘鸣走向前来接过工作证件,随后走到市委书记季东面前递给市委书记季东,季东打开看了看,忙说:“快请座,来!沏几杯清茶。”这时秘书刘鸣走到一边沏茶去了。
  矮个胖子操着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说:“我们是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人员,我叫丰泽,今天到龙城市找龙城市市长李斌谈话。”这时还是市委书记季东镇静,说:“李斌市长在外地出差,还未回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人员互相看了看,矮个胖子先开口说道:“走几天了?能否帮忙联系上?”说着回过头来向门口站着的中等身材的人说:“你与南昌的第九巡视组的吴尘组长联系一下?让她与南昌市政府帮忙,将李斌市长请到龙城市来。”此时会议己经终止,副市长于红十分精明,让手下人安排座椅,并与市委书记季东耳语了几句,随后给会议上开会人员摆摆手,大家先后离开座位静悄悄地走了出去。这时矮个胖子忙向市委书记季东说:“你们开你们的常委会,我们在外边等一会,看看能否联系上李斌市长,我们就走。”说完转身要走。
  此时,市委书记季东站起身来走向前与矮个胖子握握手,请来人进会议室坐下,这时秘书刘鸣将龙井茶沏好,与会场三名同事一起将沏好的茶放到会议室的会议桌上,市委书记季东忙摆了摆手,秘书刘鸣与其它无关人员全部退了出去,此时会议室内静若无声,只留下了市委书记季东、副市长于红、秘书长王峰、副市长赵钱、市公安局局长严肃(市委书记助理)、财政局局长刘流(市长助理)、龙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李深深(市委书记助理)及几位工作人员,还有一位岁数比较大的老人一直坐在西墙下沙发一角一声不吱,显得十分神秘。
  其实这都是市委书记季东的手下,而刚刚出门的民政局局长铁风一脸阴沉,好像有啥心事,往常会议上他都最后一个走,今天却与几位同事一块先走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